第七十二章道友请留步

    太平道。(书^屋*小}说+网)

    黄巾军。

    陆云第一次见到了大汉末期的“反贼”……

    东汉末年,统治者腐朽无能,外戚、宦官相继专权,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朝政腐朽,民不聊生,又因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在巨鹿‘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他们头扎黄巾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动了史称的‘黄巾之乱’,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并最终导致了三国时代的到来。

    若是在宋时,他见到形同梁山贼寇的反贼,说不定会灭上一灭。

    只不过如今他在汉末年代,他既不是国师,也不属于任何一方。

    他是一个局外人。

    天外之人降世。

    大汉朝廷与黄巾之间的事,不干他的事。

    所以,他便有闲心,看着场中太平道的道人做事。

    围绕在太平道道人身边的,无论是身着寒衣也好,身着绫罗绸缎也罢,一个个都跪在地上,神色激动,也不知等待着什么。

    “求仙师救我一命!”

    “求仙师垂怜!”

    “仙师,救救我的儿子吧。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

    原来是求符治病来了。

    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在疫病面前,都可能会死,都是一样的平等。

    “好,好。”

    伴随着一声笑,太平道的道人中走出一人来,约有二十五六上下,模样和蔼可亲。

    只见他借过一只装满水的碗来,托在左手,右手祭出一张黄色的符纸。

    “疾!”

    在闭目了片刻后,那年轻的仙师口吐真言,猛地将右手中的符纸甩入装满水的碗中,只听呼地一声,那张符纸竟然在清水中燃烧起来,旋即化作灰灰。

    “有些意思!”

    陆云面上露出一些笑意。

    用符水治病救人,换做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会拒绝,并认为这是神棍玩弄的小把戏。

    不过,陆云并不这么看。

    他钻研符道多年,虽不是开创符道一脉的祖宗,却也是将符道发扬光大的圣人,哪里看不出,这符的确有用。

    那位老汉饮下符水之后,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脸上的病容也彻底消散了。

    以符救人,原来是同道。

    陆云对于这些同道不由生出些好感来。

    张角率领的太平道自黄巾起义之后被认作朝廷最大的反贼,被整个天下所排斥,任何一个势力都借着围剿黄巾而壮大。

    不管是刘备也好,曹操也罢,乃至董卓,袁绍等人,都是借着黄巾军的头颅不断上位。

    陆云记得清楚,曹操便曾经收复了无数黄巾残军,置为兵员,迅速发展壮大。

    刘备么,更不用说了,剿灭黄巾而发家。

    陆云并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的立场。

    不过,当大汉疫病爆发,无数家庭生离死别之际,似乎救这些陷于疫病中人的,只有太平道,只有黄巾军。

    刘备还在卖鞋,曹操么,还在京师。

    至于袁绍,袁术等人,谁管这些百姓的生存?

    只有张角。

    太平道掌教张角于东汉末年救世济民,带弟子奔走于瘟疫地区,其信众或受符箓而愈,或未能救活。

    其中无论真假历史如何传说,有一点无法否认,那就是张角当时确实救活了许多感染病痛瘟疫之人,要不然的话也就没有那飞速壮大的三十六方众,更没有那么多人愿意卖尽家资举族投奔!

    哪怕是以现代的科学水平,也不可能什么病都能治愈,能够在古代那简陋的卫生条件下救治感染瘟疫之人,谁人敢说张角是装神弄鬼?

    在那个时代从死人身上散发蔓延出来的瘟疫,在当时的条件下谁人又能够比他做得更好?

    可惜的是,张角反了,他做的这些便成了蛊惑民众。

    随即,黄巾军的起义成了为王先驱。

    无数汉末势力借着黄巾军破产后留下的资产迅速壮大。

    黄巾军的资产,在于民。

    没有民,如何崛起?

    黄巾裹民百万之众。

    甚至超过了两百万。

    一个朝廷,能够让两百多万百姓造反,也是没谁了。

    合该灭亡。

    理当,换一个朝廷。

    孟子不是曾经说过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他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牵挂,所以,他随心所欲。

    陆云心里想着这些事,缓缓伸手,一指点出。

    既然遇到了,不如救一救。

    闲着也是闲着,救些普通百姓,也不是什么坏事。

    便有神光洒落于众人周身。

    一个个得了疫病的百姓,纷纷气色好转,随即发现困扰自己多日,甚至可能要了自己命的病痛,竟消失不见了。

    一个个愣在原地,有些愕然。

    这种幸福,来的太突然,几乎让人不能相信。

    随即,一个个磕头起来,对着陆云不停跪拜。

    “仙师慈悲!仙师慈悲!”

    大喜大哭声充盈不绝。

    ……

    太平道的符水,陆云一眼便看出了它的原理。

    符水的效果,其实并不是直接治疗瘟疫,而是通过将一部分天地灵气化入到那一碗水中。

    凡人若是饮了蕴含天地元气的水,就好似被一位绝世高手给他度入真气一般,以此来补充他的元气,滋润他的身体,将他的身体“暂时”恢复到正常状态。

    这种手段,多多少少有一点欺诈的性质,但却绝不是骗术。

    能这样做,已经很不错了。

    又有哪一个修道者吃力不讨好,愿意将天地元气摄取到水中,给凡人服用?

    何况,病人的身体因着天地灵气暂时恢复正常,甚至比平常还要好上三分,那他的免疫能力自然也会恢复,抵抗瘟疫的能力自然也会大大加强,多半能够以此来扛过病魔。

    符水救命,便是这个原理。

    有的人,可能还是会死。

    但更多的人,被救活了。

    而以陆云的境界,要做到这种地步,其实很容易

    撒下蕴含极强生命力的神光,在场的所有人便被陆云救治了。

    ……

    马元义有些目瞪口呆。

    他今日救了几百人,便已经累的够呛。

    自家师父发明的符咒虽然简单,可以大规模的推广,但如此大规模的施展,对他来说,依然是不小的负担。

    不想来了一个道人,一挥手,便救治了所有的人。

    他不由有些震惊。

    随即而来的是欣喜。

    若是有这位道友相助,世上的百姓又能多活一些了。

    于是,他急匆匆道了一声:“道友请留步!”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