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三国

    陆云飞升了。

    又没有飞升。

    亦或者说,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并不是飞升而去。

    而是凭借着元始珠的力量。

    要飞升,至少也得破碎的境界,陆云如今还是宗师,怎么可能飞升而去?

    给后人留下无数念想,所以陆云“飞升了”。

    大宋的事已经不需要他操劳了,他离开大宋游历的岁月里,他的徒儿亦突破了宗师之境。

    再加上他留下的紫薇神剑,王重阳当世无敌只是时间问题。

    陆云后继有人。

    他的徒儿也能在他离开之后镇压一个时代。

    朝廷之中,卢俊义做到了太尉的地步,武将的巅峰,大权在握,深受徽宗皇帝信任。

    至于陆云的对头蔡京,很欣喜陆云的离去,恨不得立刻打压陆云的势力,却不知陆云留了一手,往京师转了一圈,便悄无声息在蔡京的身上做了些手脚。

    以陆云的境界,在蔡京的脑海中留下几道精神烙印并不是什么难事。

    往后蔡京不但升不起对付陆云势力的念头,而且还会按着陆云的意思实行改革。

    这样的事,很久之前陆云便想做。

    他想改变皇帝的想法。

    既轻松又见效。

    只是大宋的高人太多,给陆云上了一课。

    强行催化,那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如今,陆云于当世无敌。

    他便做了。

    却是对蔡京。

    让这一位权臣将剩余的人生全部用于改革大业,无负当年王安石的期望。

    他的人生,也算是值了。

    想必必然会被后人铭记。

    若是蔡京知道陆国师临走也要坑他一把,会不会欲哭无泪……

    大宋的事很多事都被陆云放下,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天机阁,以及阁中的几位小姑娘。

    自家师姐。

    李师师小姑娘。

    陈丽卿小姑娘……

    想了许久,陆云还是放下了。

    有元始珠在,他随心所欲。

    什么时候想了,便什么时候回来。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未必不可以。

    陈抟老祖家的毛驴都飞升了……

    他所做的,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最根本的。

    大宋这个世界他没了提升的可能,他便只好走了。

    下一个世界:三国。

    陆云道了一声元始珠,身影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到了三国的年代。

    ……

    天不生圣人,万古如长夜。

    某时某刻天穹震动,然后出现裂痕,有一道人自裂缝中崩出,划破青天,呼啸着向人间划过。

    一个青衣道人,落于安静的海洋上,掀起恐怖的巨浪。

    这里已经近乎永夜,黑夜如幕,黯淡的星光下,可以看到无数冰山。

    一座座雄峻恐怖的雪峰,雪峰极高,峰顶仿佛要刺到夜穹。

    这里是世界的最北端,是最严寒的地方,也是最黑暗的地方。

    忽然有飓风自夜穹里来,吹散那些晦暗的乌云,露出满天星光,还有一轮明月。

    “天在玩我啊!”

    陆云来到了人间,仰望着明月,欲哭无泪。

    他到了三国。

    降临的地点,却是北极。

    元始珠划破了空间,却只是划破了空间。

    它没有去阻冥冥中的天意。

    因此陆云来到了这最北苦寒之地。

    不过这恐怖的北极,人间的禁区,陆云曾在大宋时去过,欣赏了片刻,便没了兴致,向着南方走去。

    大汉冀州某处。

    一座简简单单的房屋之中,有一个手持九节杖衣,头戴黄巾的男子正在盘膝打坐。这一刻,他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睛,是深湖水般的蓝色,像是黑夜裹的两粒宝玉。

    不动时,似乎全无生命,闪动时,精光四射,胜过天上最亮的星星。

    这一刻,他眼睛闪烁的光芒,甚至比繁星还要耀眼。

    不见他如何动作,便来到了房屋之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遥远北极之地,嘴里喃喃道:“天降圣人!”

    而在此人的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此刻正在顶礼膜拜现在的场景。

    “大贤良师慈悲!”

    这种声音充盈不绝。

    无数激动的呐喊,自这位大贤良师最忠实的信徒呼出,他们疯狂而执着,似乎可以为大贤良师奉献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

    似乎这位大贤良师,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就是他们的一切。

    在大汉,能被民众如此敬畏崇拜的,便只有一位:太平道道主张角!

    “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汉子走过来,微微有些吃惊。

    能称张角为大哥的,自然是张角的二弟,或是三弟。

    这个汉子,是张宝,张角的二弟。

    在张宝的眼里,大哥向来宠辱不惊,一切都成竹在胸,什么时候直接跳到了房屋之上。

    必然有奇怪的大事发生了。

    “有圣人降于北海!”张角眼中神光闪烁,显得很不平静。

    “圣人?”张宝听着这个称呼,面色一变。

    “这位圣人是我们的希望,造就地上神国,混元乾坤的把握又增加了几成!”

    “难道以大哥的本领,还不能完全做到?”

    “革天之命,哪里是那么容易革的?”张角闭上了眼睛,下达了旨意。“若是圣人到达冀州,立刻请他来做客!”

    “是,大哥!”

    ……

    洛阳,白马寺。

    一位身穿僧袍,面色白中透红,面貌俊伟的男子此刻正在白马寺里,观看这一天地异象。

    他双目开阖间精光若现若隐,直望进人的心里,其天庭广阔,站在那里自有一种出尘脱俗的味道。

    “师尊,不知发生了何事,让您破关而出?”此人的身后,一个木讷的和尚躬身道。

    “有天人降世。”此人淡淡道。

    “怎么可能?天人?”和尚惊呼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只是这天人,似乎对我佛门不利!”

    “那该怎么办?”

    “现在不是我佛门大兴之际,不必理会,等日后慢慢计较。”

    “是,我佛。”

    ……

    大汉。洛阳城,良山道观。

    对于普通人来说,良山道观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恐怕只要朝堂上那些真正的大人物,才知道良山道观是何等的深不可测。

    良山道观,乃是文侯张良所建,亦是张良传下的道统。除《黄石公行军秘法》等兵家秘传之外,张良在黄石公那里学到的《黄石公备气三元经》,《黄石公北斗三奇法》,《黄石公五垒图》等道家秘传。

    因为张良的特殊地位,在张良飞升之后,历代的良山道观观主,都是大汉有实无名的国师。

    大汉已经历经了将近有四百年的风风雨雨,良山道观的观主也换了四任,如今是第五任。

    这一日,闭关二十三年的良山观主破关。

    “天人至,究竟是圣人,还是贼寇?”

    他想了想,往北方而去。

    一步七八里。

    号称:缩地成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