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符城

    我不同意,你便不能做。

    完颜阿骨打听明白了陆云的意思。

    这一瞬间,他有一种冲动,不惜一切代价灭杀此人的冲动。

    只不过,他并没有下令。

    若是女真族的萨满长老还在,他会毫不犹豫请出他们来对付这个不速之客。

    但不久前的战争之中,他们的萨满长老为除去辽国国师,全部牺牲了。

    如今的女真族,并没有任何巫师。

    而完颜阿骨打,深深知道一位巫师的强大。

    一人,可破一军。

    一人,可杀数万人。

    巫师,只有巫师来对抗。

    用数量来对付,只会让他的儿郎徒然牺牲。

    陆云坐在符车之中,漠然看着完颜阿骨打的神情变化,再次出声。

    “你们只有两条路,要么离开这片大陆,要么离开这个世界。”

    “耍我们?这有什么区别!”完颜阿骨打的一个儿子,名为完颜宗干的,再也无法忍受面前之人的狂妄,举起血色巨刀,奔跑着,向符车奔来。

    管你什么高手,先将你砍了再说。

    “不要!”完颜阿骨打大吼。

    但已经来不及。

    陆云微眯着眼,伸手一指。

    天空之中,便下起了雨。

    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突然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

    淅沥沥哗啦啦的雨声中,奔跑着的完颜宗干心中骤然生出强烈的警兆,却不知警兆从何而来。

    随即,他有些惘然。

    大雨落下。

    他的大刀碎了。

    他的衣服破了。

    他的全身被雨点打的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似乎这每一滴雨,不是雨,而是一把把刀。

    ……

    无数雨滴如无数把锋利的小刀,从天空上方落下,落在完颜宗干的刀上,大刀片片碎裂。

    落在完颜宗干的衣服上,衣服变成粉碎。

    落在完颜宗干的身上,完颜宗干便身受千刀万剐。

    不过,完颜宗干并没有死。

    陆云不想让他死,他便没有死。

    完颜宗干却想死。

    受种种疼痛,还不如去死。

    “完颜阿骨打,你要让我再降一次雨么?”

    符车之中的声音,渐渐多了些不耐烦。

    完颜阿骨打沉默了片刻,问道:“这有什么区别?”

    先前他的儿子问了这个问题,现在他又问了这个问题。

    离开这片大陆,与离开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区别。

    这片大陆,难道不是唯一的大陆么?

    “从现在你所处的位置,一直往东走,说不定能到达一个新的大陆,那片大陆叫美洲。活下来,或者活不下来,那要看你们的运气了!”

    “我们愿意离开!”无尽的沉默后,完颜阿骨打终于道出了这么一句话。

    拒绝,便是死亡。

    马车里的人,太过强大。

    无论是万剑归宗,还是覆手为雨,都证明马车里的人有覆灭他们的实力。

    这大概是他见到的最为强大的人了。

    甚至比起当年他们见到的辽国国师还要强大。

    一场雨,能灭了他们全部!

    他必须为整个部落考虑。

    草原上的人,弱肉强食,强者的话,不容他们拒绝。

    那便往东迁徙吧。

    女真族的族人,已经承受过无比困顿的环境,再迁徙一次又有何妨?

    放弃了北地的繁华,放弃了赢得的一切,女真族离开了亚洲大陆,向更北方,更东方而去,去寻找传说中的美洲大陆。

    陆云不允许他们存在于这一片大陆,他们便只能离去。

    符车继续前行。

    继续往北而去。

    又往西而去。

    这里的温度渐渐冷了。

    符车之上,有符火生出,为符车带来温暖。

    符车到了更北方的大草原上。

    这里也有人生活。

    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生活看起来比金人还要落魄。

    一枝羽箭深深射进雪经外的缓坡,藏在雪坡里的一只雪兔后臀被箭簇撕裂,拼命挣动弹跃而起,又摔进雪地里,弹动几下便毙命。

    沉重的脚步声在坡上响起,一个穿着兽皮棉服的妇人,翻过了雪坡边缘,搜索受伤雪兔的目光首先看到了一辆巨大马车,不由一惊,吱呀吱呀叫了起来。

    有陆云从符车上下来,开口道:“我没有恶意。”

    妇人听不懂陆云的话,但妇人听着陆云的话,心底便生出了一个不可动摇的念头:他绝对是好人。

    那名妇人立刻露出笑容,轻轻行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又从雪兔身上拔下羽箭,细心观看箭簇的磨损,然后抓起雪团,把兔子身上的血渍擦干净,便扔了进身后的袋子里,热情邀请陆云往家里而去。

    陆云没有拒绝,携着两个弟子,并陈丽卿小姑娘,跟随着妇人而去。

    一处孤伶伶的帐蓬上,涂着一种近似黑泥的涂料,看模样应该可以挡风遮寒。

    陆云进了帐蓬,妇人热情地扔过来一大块肉干,又给他们倒了一碗奶茶。

    肉干里没有太多盐,嚼乘虽然无味,但如果混着唾液久了,则会散发出一股粗励原始的香味。

    至于奶茶,则有些粗糙。

    喝了,还要陆云将它们逼出来,只是增加了身体之中的些许废物。

    陈丽卿小姑娘倒是很开心,语言虽然不同,但她与妇人聊的很欢。

    第二日,陆云离开了这里,开始返回京师。

    有岳飞一直心事忡忡,现在才说出来:“师父,这是什么族,他们的妇人,竟然也要亲自打猎,他们的孩子,十二岁就要成为战士,与野狼厮杀?”

    这是岳飞与妇人交谈问出来的。

    大宋国的妇人,可从来不做这样的事。

    打猎?这是男人做的事。

    与野狼厮杀?十二岁的宋人可没有这样厉害的小孩。

    当然,陈姑娘除外……

    “他们,是蒙古族。”

    陆云淡淡道。

    未来草原的霸主。

    几乎横扫了全世界的民族。

    成吉思汗的军队都打到了非洲……

    乘其弱小,杀么?

    不杀。

    人家请你喝茶,你反过来杀了人家,算什么事?

    再说,人这么多,哪里能杀得完。

    辽,金,蒙古,西夏,东瀛,大理,吐蕃,欧洲,非洲,美洲……

    同化才是道理。

    发展自身才是道理。

    去了一趟北方,要做的事,也差不多做完了,也该回去了。

    回去之后,在京都筑一座城。

    符城。

    符城在,大宋便灭不了。

    任外敌如何强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