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不同意

    陆国师的符车行走在草原上。(书^屋*小}说+网)

    一路向北。

    他的身后,一座座辽国关卡被破开,辽军不能抵挡分毫。

    当大辽的国师死去时,陆云便知道自己已在草原无敌了。

    广阔的草原会在他的一指之下化作无边的沼泽,而大宋的霹雳车,奔雷车,乃至于机关兽,则长驱直入,无人能挡。

    数月之间,尽收燕云十六州!

    大宋积攒了多个岁月的历史期望,在这个时代完成了。

    一时之间,天下震动,臣民欢呼。

    大宋的皇帝徽宗更是喜形于色,亲自去太庙祭祖。

    在他的统治下,大宋收复了燕云十六州,做到了先祖未做成的壮举,神威大展!

    民间甚至有了“黄河清,圣人出”的说法,将他恭维成“天赐圣人”。

    他继位后,黄河的水,多次变清澈了……

    象征着大宋的江山永固……

    而此时,大宋欢呼声之外,女真一族,却仍与辽国大军在北方抗衡。

    他们虽然也进展迅速,但哪有大宋进展迅速?

    大宋国师的车继续往北行。

    渐渐到了女真人的地盘。

    陆云坐在符车之上,目光如电,看向了一处王帐。

    王帐之中,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中气十足的与他身旁的几个人说着什么。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女真族的首领完颜阿骨打,而站在他一旁的,是他的几个亲人。

    “我女真的男儿是好样的,女真族的勇士是这大地上奔驰的狼群,而我完颜家,则是狼群中最凶狠的狼王!”某时某刻,这位老者慢条斯理地开口,遥想着当年的事。

    数年之前,女真族不过是白水黑山里的松散部落,是辽人的奴隶,是辽国贵族肆意欺凌的物品,生死都不由自己掌控。

    但那又如何,哪里有逼迫,哪里便有反抗。他带领着女真部落奋起反抗,身经百战,终于推翻了辽国的统治,自己做了这片土地的主人。

    曾经烜赫一时的辽国在他的反抗下走向了穷途陌路,曾经压在女真族头上的国家,如今要被女真族踩在脚底。

    广阔的草原将属于女真一族!

    “父亲……”完颜宗望起身抱拳:“今日兀术那里传来消息,宋朝的军队已经占领了燕云十六州!”

    “宋?燕云十六州?”完颜阿骨打眼中闪过一缕精芒,他想了想,似乎在思量着种种利弊,最终淡淡出声道。“既然打下了燕云十六州,我们便与他分界而治吧!”

    “父亲!为何不将宋……”

    “不要多说了,这协约,没必要撕毁。”完颜阿骨打咳嗽了两声,摇了摇头。

    能够收复燕云十六州,足以可见盟友的战力。

    撕毁盟约打下去,也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

    还不如占领了草原,为他女真族夺得一块立身之地。

    这样的场面形成,来之不易。

    他女真族的勇士,固然是世上最强大的勇士,如今也需要休养生息。

    而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快不行了。

    他只想安安稳稳。

    “唔,你说了这样的话,倒叫本道不好意思将你们灭杀了!”某时某刻,陆云的话语悠悠,飘荡在微风中,传送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一辆符车大摇大摆,来到了大帐之外。

    陆云来了。

    他并没有直接杀了完颜阿骨打。

    这位女真族的首领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杀了并没有什么用。

    而且,相比较女真族的下一任皇帝吴乞买,完颜阿骨打更倾向于主和派。

    每一个势力内部,对待同一件事都不会有相同的意见。

    历史上,完颜阿骨打痛恨辽,但对宋相当和善。当宋以“海上之盟”求燕京及西京地,金国大臣左企弓曾劝阿骨打不要归还“燕云十六州”,但阿骨打还是如约归还了“燕云十六州”中的燕京、涿州、易州、檀州、顺州、景州、蓟州。其中景州虽在长城之内,但并不属于石敬瑭割给辽的燕云十六州之一。

    对宋朝和善,只因为宋朝是盟友,多方援助军事物资,致使金军能有充足资本,与辽军一战。

    即便这个盟友,很是虚弱,战力低下。

    但完颜阿骨打一死,新继任的皇帝是主战派,立马撕毁盟约,寻找借口南下,大肆劫掠。

    “护驾!”

    淡淡的声音虽没有什么攻击力,却如最恐怖的魔咒,惊醒了整个营帐。伴随着无数刀剑出鞘声,女真族的士卒将这辆符车团团围住。

    “女真族的勇士何在,给我杀了他!”完颜宗望一声大吼,便有一个个女真士卒冲杀而上。

    完颜阿骨打没有出声阻拦。

    他虽然老了,但不是任人欺凌之辈。

    狼王的尊严不容冒犯。

    一名穿着深色轻甲,身材魁梧的女真力士出现在符车前方,随着一声雷般暴喝,他两根像大树般粗壮的臂膀猛然上举,把一块不知从何处拾来的重石化为呼啸而出的石弹,猛地砸向那辆华丽的车厢!

    何其恐怖的力量,竟能让一个人变成一台远程投石攻城机!

    重石呼啸裂空高速袭来,沿着一道弧线,无可阻挡地穿过数十米的距离,准确而冷酷地击向车厢!

    但还未及车厢,符车周遭泛起无数纵横交错的丝线符文,将重石搅成了粉碎。

    符车之中,响起了冷漠的声音:“不对本座出手的,可能活。对本座出手的,必将死亡!”

    声音传到了女真力士的耳中,那位堪称人形攻城机,力大无穷的女真人便怒目圆睁,不甘心地倒下了。

    他对陆云出手,所以他死了。

    杀他的,是陆云的念力。

    一个女真力士的倒下,并不足以让女真族退却,反而激起了他们心中杀意,更多的女真士卒张弓拉箭,弓矢如飞蝗一般倾泻而来。

    锃!

    一声清鸣!

    雪亮的紫薇神剑飞出了符车,化作一道淡紫色的剑光,卷叶裂风而去。

    如梭如电的紫色剑光,飞舞在虚空,如流星般划过,快到了极致,肉眼甚至不能捕捉,隐隐可见些许残影。

    厮杀而来的女真士卒脖子上,便多了一道道淡淡的血痕。

    下一刻,淡淡血痕迅速扩展,鲜血狂暴喷出。

    一个女真士卒右手提着刀,左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颈部,鲜血自指间狂溢,怒目圆睁盯着符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缓缓前倾倒下。

    更多的人倒下。

    又有更多的人前来。

    陆云想了想,心念微动。

    符车之中,飞出了成千上万剑。

    成千上万剑,旋绕在符车周围,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只要顺势一搅,便会有成千上万人死去。

    “住手!阁下究竟要做什么!”完颜阿骨打走出了王帐,看着符车问道。

    “女真族么,不许向南扩张。”

    符车之中响起了淡淡的声音。

    “为什么?”

    “因为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