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北辽灭

    辽国的骑兵冲到了大宋士卒的面前。

    随即,宋军崩溃了。

    没有必胜的决心,也没有牺牲的勇气,只有夺取军功的欲望。

    当现实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一个个宋军士卒便开始逃窜。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然而,却发生了。

    即便拥有着强大的机械武装,羊还是羊。

    “或许,卢俊义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观!”陆云沉吟道。

    大宋的军队,有很多类型,有的是废物,有的是精兵。显然,杨可世手下的是废物,不知道,他看好的卢俊义的手下,又是什么样的表现?

    应当比杨可世好吧。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卢俊义的个人魅力与指挥能力,他还是放心的。

    不过,眼下他要做的,是挫败辽军骑兵,以及顺便救了这些宋军。

    陆云伸手一指。

    搭弓射箭的草原骑兵,叫嚣着,发出猖狂的笑声,像一阵风一样在草原上收割着宋军的性命,在他们眼中,这些宋军不过是一群小绵羊,即便是拥有再好的武器,也不过是替他们送来了上好的武器。

    他们是草原上的骑兵。

    他们无所畏惧。

    因为无畏,他们无敌。

    但突然之间,他们的速度变得慢了很多。

    之所以变慢,是因为他们脚下原本坚硬一片的草原,忽然间变得酥软了起来!

    被掀起的草根渐渐渗入泥底,残留在草面的断裂兵器开始向泥底沉坠,他们骑的马也在向下陷。

    战场中心的这片草原,突兀变成了一片沼泽。

    陆云伸指,草原便成了沼泽。

    辽军的速度被消去。

    骑兵失去了速度,便与步兵没有什么两样。

    辽军骑兵的神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他们,不仅不能追上同样陷于沼泽之中的宋军,更可怕的是,他们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避开羽箭,甚至都无法做到至少不让敌人的箭枝射中自己的要害!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远处观战的杨可世一扫先前大战的阴霾,疯狂吼了起来。“全军出击,搭弓射箭,射死他丫的!”

    他的神情激动,甚至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

    今日他的心情,一波多折。

    他受童贯统帅信任,为征辽先锋,自是自信满满,得意洋洋,只以为建功立业的美事就在他眼前。

    但不料被什么女真打成狗的辽军强大如斯,竟将自己的大军打成了狗,只差一点他就要逃走了。

    但天无绝人之路,峰回路转,辽军竟陷入沼泽之中,一动都不能动,成了活靶子。

    他大宋别的没有,弓箭飞弩多的是。

    这一次,一定要痛击辽军!

    嗖嗖!

    一声令下,征辽大军前锋全军出动,同时搭弓射箭,向着被围在沼泽地的辽军骑兵们射去!

    噗哧一声,一枝锋利的羽箭射中一名辽军骑兵的胸膛。他痛苦地皱了皱眉头,然而他还来不及重新举起手中的长刀,紧接着第二支箭,第三支箭,更多的箭再次射中他的身躯……

    最终这位骑兵瞪着眼睛,带着不甘与痛苦的困难缓缓跪到了地面上,膝头沉进酥软的地面,然后前倾倒下。

    再强大的辽军骑兵,一旦失去了机动力,便成了无法移动的箭靶。无论他们拥有怎样强大的技能,被无数羽箭连番射击,最终也只能血尽而亡。

    宋军大胜。

    辽军全军覆没。

    杨可世兴奋到了极点,这是北伐首捷,意义非凡!

    不过却有一点疑惑萦绕在他心头。

    草原上为什么会出现救命的沼泽呢?

    然后,他瞥见了一辆黑色的马车。

    这辆马车极尽奢华,上面的线条更是密密麻麻互相贯通,甚至仿佛要比夜里穹苍上的亿万颗繁星还要复杂。

    杨可世收起了得意洋洋的神情。

    原来是国师大人来到了草原。

    在国师面前,任何的得意洋洋都不需要。

    他沉默地看着马车驶出他的视线,面色变得平静,道:“准备扎营,等待童贯大人!”

    ……

    “师父,这就赢了?”少年岳飞回味着刚才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这是第一次见自家师父在战场上出手。

    师父只是一伸手,整个战场的局面便被反转。

    明明是辽军要大获全胜,但师父一指落下,草原变成了沼泽,困住了草原上的骑兵。

    骑兵成了活靶子,辽军全军覆没。

    王重阳眼中也有些精光闪过,在他梦中的那个世界里,从来没有自家师父,也从来没有自家师父这么恐怖的人,一个人,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就算是他,在千军万马之中,稍有不慎,便可能死于非命!

    在梦中的世界,戎马倥偬,就算他有先天功疗伤,也落下了不少的隐疾,待到临老,终于成了大患,使他最终没有突破大宗师境界!

    而自家师父,却在战场之上迎刃有余。

    难道这就是符道的强大?

    “我出手,难道会输?”陆云淡淡言道。

    几个徒弟想了想,齐齐摇了摇头。

    自家师父出手,哪里会输?

    虽然,赢得有些太简单了。

    “这辽国,还有一个大高手,这次来,正好要会会他。”

    他话语刚落下,天空中突然有一颗流星飞过。

    “哇,是流星!”陈丽卿小姑娘叫道,欣喜不已。

    王重阳与陆续却面色一变。

    草原上的流星?莫非是谁要死了不成?

    陆云伸手掐指,过了片刻,摇头失笑道:“我还没动手,你就要死了!”

    他推算的结果是,辽国的大祭司要死了。

    ……

    辽国的国师,草原上的大祭司,的确要死了。

    这位数年前差点将陆云打成狗的老者,此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强大,瘦的成了皮包骨,面色也衰败到了极点。

    在镇压女真人反抗的那一战中,他被女真族七个萨满巫师设了诅咒之术,精神气都开始衰落。

    虽说最后他一手逼迫的七位萨满巫师自爆,但他同时也受创不轻。

    诅咒之术,本可以化解,但随着他退出战场,七十万辽军大败,辽国国力衰败,诅咒便成了很大的问题。

    又有南方的宋军攻伐而来,夺了很多城池。

    辽国的国力更弱。

    辽国即将灭亡了。

    现在,他感觉到自己也要回到长生天的回抱了。

    “往西方走,永远……不要回来,辽国还可以保留,我的道统……也可以保留!”大辽国师猛然又吐了一口血,用了禁忌之术,做了生命最后一次推算。

    随即,他望着自己的徒儿,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辽国师,草原大祭祀,死。

    年轻的祭祀磕了三个头,走出帐篷,对等待的一位贵人道:“西征!”

    这一年,北辽灭。

    北辽残部耶律大石横扫中亚,欧洲,在欧洲建立了西辽。

    西征,西征!

    这一次,他直接征到了欧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