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北伐

    大宋的朝廷吵翻了天。

    吵翻天的原因便是来自北地的消息。

    与大宋抗衡了多年的辽国快完了。

    被更北方的蛮子打垮了七十万大军。

    被辽人抢走的燕云十六州,现在就在大宋面前放着,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将它重新收回!

    收复大好河山,封王封地的丰功伟绩就在大宋臣工面前,无数人都疯狂了。

    神宗皇帝遗诏:收复全燕之地者赏以封地、给以王爵!

    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都疯狂了起来,一个个启奏出兵攻打辽国。

    就算是文人,也想得到这收复失地,封王封地的巨功。

    当然,这之中也有少量不和谐的声音,提出“联辽抗金”的思想,但他们的声音太微弱,被淹没在广大的抗辽浪潮之中。

    不打自己的仇人辽国,反而帮仇人打仇人的仇人,这几个人是脑子坏掉了么……

    徽宗皇帝以及诸多大臣根本没有理会。

    伐辽,这是国策!

    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势力角逐,最终徽宗皇帝拍板决定,由童贯为主帅,卢俊义为副帅,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兵讨伐辽国,收复燕云十六州!

    大宋军士,雄赳赳,气昂昂,为了收复失土赶赴前线。

    与此同时,一辆符车出了汴京城。

    符车的速度很快,超越了当世任何工具。

    符车运行的很平稳,纵然外边道路如何崎岖难行,人在符车之中,没有半点颠簸的感觉,似乎是这符车行走在路上,却与道路隔着一层看不见道不明的物质……

    符车又很大,宽阔的车厢之中,容得下百人。

    当然,现在的符车之中,只坐了四个人,便显得有些空旷。

    在当今的大宋,有这样符车的,只有一个人:大宋国师陆云。

    大宋的国师,带领着他的两个徒儿,还有一个陈丽卿小姑娘,往草原去了。

    “阁主啊,玉麒麟也算是一条好汉,他的功夫不在本姑娘之下,有他攻打辽国,应该轻而易举,阁主怎么也出来了!”陈丽卿坐在符车上,从面前的温火上取下来一串烤肉,塞在嘴里慢慢吃,边吃边嘟哝道。

    “小丽卿要是不想去了,我可以放你下来。”陆云淡笑道。

    “不要!”小姑娘急忙摇了摇头。“外边的世界这么好玩,我才不要待在天机阁里,太闷了,上一次去南方阁主没有带我,这一次去北方,一定要带我去草原好好玩玩。”

    “……”

    这很好,很强势。

    岳飞翻了个白眼,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去草原玩玩……

    真当北方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现在的草原,是大宋的么?

    这是辽国的地盘……

    不过,有师父在,应该无忧吧。

    “师父,那童贯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征,难道真的会失败?”岳飞想了想,开口问道。

    既然师父往草原而去,便有他的用意所在。

    如若不然,又何必去草原。

    “童贯么,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不过战争向来不是由人数说了算,拼的是血性,勇气,乃至于天时地利,辽国的七十万大军又如何,还不是被女真的两万打的落花流水!”陆云目视远方,目光有些恍惚。

    历史上,童贯北伐,是失败了。

    不仅失败,还为靖康之变埋下了祸根。

    童贯在大名府指挥北伐,布置了两路大军同时东西进击,由杨可世为前军先锋直取燕山,结果被辽国名将耶律大石在兰沟甸偷袭成功,首战告败。

    随即,童贯让人写劝降书给耶律大石,耶律大石自然不为所动。

    耶律大石何等人物?是一力西征,建立了西辽帝国,称霸中亚的世之枭雄,哪里会轻易投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奇袭了白沟河,没了河流阻碍,辽骑长驱直入分两翼包抄王禀的大军,胜了。

    又尾追一路劫杀,此战,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之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

    童贯率军北伐,被打的晕头转向,不知东西,不得不乞金兵代取燕京,以百万贯赎燕京等空城而回……

    这一次来草原,陆云也是为了确保此战必胜。

    他在,宋军输不了……

    就算是遇上辽国的那个国师,他现在也有完全的把握,灭了此人!

    “师父又何必这么麻烦,不如直接出手,免得我大宋损兵折将!”岳飞在一旁,疑惑问道。

    王重阳深深看了岳飞一眼,这样简单的事,还想不明白么。朝廷有人需要功劳,若是国师出手了,哪还有他们什么事?

    将士们还怎么立功劳?

    不过,自家这位师父还是来了。

    任性的来了……

    符车穿过平原,越过河流,飞过大山,一路顺风无阻,终于进入了北方的一处战场。

    童贯还是和历史上记载的一般,让手下的将军杨可世为前锋,率军攻辽。

    当然,与历史上不一样的,是大宋的机械化实力,远远超过了历史上那个大宋。

    伴随着嗡嗡鼓振的声音密集响起,无数惊雷车,霹雳车发动,弓弩利箭划破天空,像雨点般铺头盖雨向辽军袭去。

    锋利的箭矢割破战场上的空气,明亮的光芒反射着日光,在青色的草原上映出一道道雪白色的光彩,看上去异常美丽,却又异常恐怖。

    噗哧声不绝,锋利的箭矢射中一名名辽国的士卒,几百匹战马惨然坠地,战马上的辽国士卒惨然后倒。

    然而,死亡和鲜血并没能击溃草原骑兵的战斗意志,反而让这支骑兵暴出更强大的战意,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吼叫着咆哮着顶着箭雨继续前冲。

    这一幕,超出了宋军的意料。

    辽国骑兵,不应该是立马逃窜么,怎么可能不怕死的冲了上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宋军士卒便被砍下了头颅。

    至死,很多人以为北伐很容易,而自己只是来领军功的……

    他们似乎没有想到,被女真打成狗的辽人,居然有勇气与他们硬拼,还将他们打成了狗。

    “童贯的手下,真是……一群废物!”符车之上,岳飞早已经怒气冲天。

    有这么精良的武器,居然还被打成了狗!

    这样的事,太匪夷所思了。

    “终究还是要我出手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