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又一条路

    虚空之中,生出了十滴雨。

    比起陆云的挥手之间便有滂沱大雨降临而言,实在是弱小不堪。

    甚至比起少年王重阳的召唤火符之术,也大大不如。

    卢俊义画符,只画出了十滴雨。

    但所有的人,面色变了。

    因为面前正在发生的,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

    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

    卢俊义棍棒无双,但他对符道一窍不通。

    他根本不懂何为符道。

    但因着大宋国师陆云的符道真解,他画出了符咒。

    虽然是几滴,已经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符道时代的开始。

    可以想象,未来的岁月里,符道必将发展壮大,从天机阁开始蔓延,从道宫开始蔓延,乃至于蔓延到整个大宋,甚至整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符道将会推动生产力的巨大改革,成为未来世界最大的大道,甚至会代替本该有的科学。

    符道,本身便是道。

    他是真理。

    既然是真理,代替了科学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坐的车将是符车,水里游的是符船,甚至天上飞的也是符道构建的存在,一日万里,乃至十万里。

    弓箭上刻的是符纹,战车上刻的是符文,甚至机关连弩上也是符文,无限增加着战争杀器的力度与距离。

    至于更遥远的未来,会不会出现如原子弹一般的符文大杀器,谁也不知道……

    从这一刻起,整个世界的历史往另一个方向去了,行使向未知的未来。

    孰好孰坏?

    对于其他人来说,谁也不知道。但对陆云来说,必然是好的。

    多年之后,道宫将是这个世界最伟大,最崇高的圣地,而他,也将永远被后人所铭记。

    是道祖。

    也是符祖。

    符道因他而发扬光大。

    历史因符道而改变。

    “天机变,原来是这么个意思!”陈抟老祖嘀咕了两声。“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样的事,陆云能做得,他自然也能做得。

    只是,纵然他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人物,没有之一,他的一些思想还是局限于一些固有的逻辑。

    在陆云做这样的决定之前,他不会想到符道可以这么玩。

    在他的认识里,符道是少数人才应该学的。

    这是潜意识。

    他几乎没有怀疑过。

    因为没有怀疑过,所以,没有想到过。

    如今,他懂了。

    “原来如此!”另一边,张天师也看出了陆云此举的深意,感慨连连。

    华山道统出了陆国师这样的人,果然大兴。

    他道门末法之劫,也从此烟消云散了。

    此举,拯救了天下道门。

    但也……胁迫了天下道门。

    往后,怕是华山一门独尊了,他天师道又将如何……

    “道友与我飞升去吧!”便在此时,陈抟老祖骑着毛驴,慢悠悠来到了张天师面前。

    “你呀……”张天师摇头一笑,哭笑不得,难道他还会将陆国师杀了不成,那不是愚蠢么……

    张天师沉思片刻,对一旁发呆的王重阳道了声。“王道友,未来手下留情啊!”

    大宋现任国师的飞升,显然在不久之后,想必未来的大宋国师,便是王重阳了。

    被梦中证道忽悠了一次的王重阳,心性已然足够承担大宋的国师了。

    张天师挥一挥衣袖,空间之门大开,身影消失不见。

    张天师,飞升了!

    “陆小子,老道的梦中证道之法,也一起传给你了,这玩意练多,容易精神失常,你可要悠着点!”陈抟老子呵呵一笑,抛出一卷道书,到了陆云手中,随即向前一推。

    空间脆弱的如镜子一般被轻易破开,一个黑洞显现于众人面前。

    陈抟老祖骑着毛驴走入其中,黑洞随即隐去。

    陈抟老祖的身影,消失不见。

    他骑着毛驴,也飞升了!

    众人有些惘然。

    似乎今日发生的,都只是一场梦。

    先有女真崛起的消息,二万破了七十万,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紧接着便有大宋国师,天机阁阁主陆云出关,编纂了符道真解,符道的发扬光大成了一件必然的事。

    但又有两位道家高人众目睽睽之下,羽化飞升!

    其中一位,还是骑着驴飞升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汉时淮南王刘安的传说故事,竟这般真实地发生在了众人眼前。

    一幕幕,一场场,接连发生,就算是心智最坚定的人,也觉得匪夷所思。

    许久,众人才如梦初醒,一个个怅然若失。

    “就这么飞升了啊!”陈丽卿摇晃着小脑袋,“我还以为有天花乱坠,紫气三千里呢!”

    “……”

    众人竟无话可说。

    陆云给了小姑娘一个暴栗,小家伙,越来越不听话了。

    陆云随即看了一眼少年王重阳,果然见少年眼角最深处,多了与他身份不相符的成熟,内心里暗暗有些责怪。

    陈老祖也太不靠谱,一次就将他的好徒儿催熟了……

    世间才一日,梦中已百年。

    好好的一个少年,心灵如白纸,正要他好好刻画,好好培养,却被一个梦中证道变成了内心强大,古井无波的大叔,甚至老头……

    也不知道自家徒儿在梦中经历了什么世界,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

    不会是遇到了一个深爱他的姑娘,但又辜负了吧……

    如今以陆云的眼光来看,王重阳此时的真气内力之类没有增加多少,但道行,心性,已经到了。

    到了宗师的境界。

    这便是陈抟老祖所传梦中证道的恐怖了。

    内力,法力,增加无多,但精神力,心性的增长,一日千里。

    “与符道真解合用,似乎有奇效!”陆云突然有所思。

    符道的修炼,忘其形存其意,精神力还是需要的。

    便如王重阳催动火符,威力极强。

    而卢俊义催动水符,只有十滴雨水。

    这是精神力的差别。

    而有了梦中证道,要培养精神力简直是轻而易举。

    梦中证道,几可速成。

    “我符道果当大兴!”陆云欣喜不已。

    往后,这梦中证道与符道真解便可以成为道宫的镇宫之物了,道宫宫主可以全部修炼,其他人次之。

    既要保证道宫道主的绝对优势,亦要促进符道的大力扩展。

    便在此时,有机关鸟自门外而入。

    陆云神识扫过。

    原来是大宋决议征讨辽国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