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灭一国

    方腊手下大将,庞万春死。

    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大宋国师一眼看死。

    这是赤裸裸的忽视。

    这是赤裸裸的践踏。

    无论是方腊,乃至方腊手下的大将,如石宝,方杰,厉天闰之类,甚至鬼谷派天师包道乙,都愤怒起来。

    无比强大的愤怒,甚至要怒发冲冠,怒火攻心。

    被一个人围了城,又被阵杀大将,这种耻辱,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清。

    管对面是什么人,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想法:报仇!

    “杀!”方腊发出一声厉啸,暴怒的面容如风雨来临时的大海,乌云密布。

    “放箭!”石宝亦大吼。

    一声号令,杭州城守军万箭齐发,满天箭雨,遮天蔽日,直向陆云射去,连阳光也遮住了。远远望去,乌压压一片,尽数射向一个人!

    波澜壮阔!蔚为大观!

    这是人间的奇景。

    一军对一人。

    怎一个宏伟了得?

    不少士兵望着这一幕,露出喜色。

    纵然那道人会飞,万箭穿过,岂有不死之理?

    天师包道乙却没这么乐观,他已经决议祭出自己的玄元混天剑,飞剑杀大宋国师。

    便在此时,天地之间,有风云至。

    无边的大雾,迷了所有人的视线。

    陆云写了个云字符,便有云雾铺天盖地。

    包道乙冷哼一声,吹了一口罡气,道了一声:“破!”

    云雾散去,风景显现。

    却惊了众军的心。

    如同闪电一般的羽箭,近到这位大宋国师的面前,却如同进入了相对静止的空间,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速度,变成了静止的死物。

    漫天箭矢,并未伤着大宋国师分毫,竟是全部诡异的静止浮在空中。

    再锋利的箭簇,再坚硬的箭杆,一旦失去了硬木弓和绞筋弦所赋予的速度,便失去了所有的杀伤力。

    陆云心念一动。

    便有静止的羽箭轻飘飘地落下。

    于是场中便落下了一场雨。

    箭的雨。

    从高空中砸落了下来。

    守军乱。

    却没有什么死亡。

    陆云还不屑于对普通士兵出手。

    他需要做的,是斩首。

    方腊一方的首没了,大军自可瓦解。

    陆云一指点出,道了一声:“风!”

    风字符落下,漫天狂风卷起。

    风字符退却,守军的弓箭已尽数折段,守军不由大骇,跪倒在地,不敢起身。

    纵然有大将催促怒喝,纵然有他们的国君在,也没有什么用。

    天上的道人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不是神仙又是什么?

    他们只是普通人,又怎么可以和神仙打?

    他们已经被折服了……

    在术士与术士的战争之中,普通士卒已经没有参战的资格。

    他们参战,只有死亡的份。

    当然,要除了公输家族。

    公输家族的霸道机关术,一手霸道机关兽,霸道无边,专破术士肉身,还是能够与术士争锋一二的……

    “妖道受死!”邓元觉抓一个士兵起来,却见那士兵畏畏缩缩,已经失去了战力,不由大怒,用力一扔,将士兵扔在一边,摔的头破血流,另一手,已经将手中的禅杖如流星锤一般扔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包道乙祭出玄元混天剑,包道乙之徒郑魔君也吹口气,头上滚出一道黑气。黑气中间,显出一尊金甲神人,手提降魔宝杵,望空打将下来。

    石宝,方杰等方腊手下最杰出的武将,纷纷将手中利剑投去。至于厉天闰这位,他已经死了。

    风符至时,他没有防备,不幸被一道风符割了头颅……

    风符能割了士卒的弓,自然也能割了将军的头颅。

    不过其他几位大将肉身强悍,又极为小心谨慎,躲过一劫。

    陆云身在高空中,望着漫天飞来的刀剑,乃至金甲神人,未有丝毫动容。

    他轻轻迈步。

    念力涌起。

    送他上青天。

    从高空之中,到了更高空。

    或许是一百丈,或许是三百丈,或许是五百丈。

    只知从天上望下去,可以看见杭州城的轮廓。

    至于方腊的大军,看上去像是一群蝼蚁。

    密密麻麻,却没有任何用处。

    陆云只迈步,便破了几位大将的攻势。

    石宝的流星锤到了三十丈,便无法持续上升,掉了下去。

    邓元觉修行的是佛门功法,力气惊人,原著之中可以和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比力气,他扔的禅杖,甚至到了一百丈的高度。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还是掉了下去。

    纵然一个个大将力大无穷,他们的武器也得遵守这个世界最为简单的规则。

    重力!

    受着重力,武将们的攻击便完全失去了作用。

    再强大的攻击,无法攻击到陆云身上,还有什么用?

    众人的合力攻击,便只有包道乙的飞剑,与郑魔君的金甲神人追击而来。

    但,那又有什么用。

    陆云伸指。

    道了一声“雷”字。

    有九天雷动,风云变色,神雷噼啪降临。

    五雷大法,至刚至强,破了金甲神人,劈坏了包天师飞剑。

    郑魔君与包天师同时吐血,已然重伤。

    方腊的两位术士,或者是,所有术士,全废了。

    方腊手下,只有两位术士。

    一个不如一个……

    鬼谷派,推算在行,打斗却不一定……

    陆云屹立在云端,俯视人间。

    “我在此处无敌了!”

    陆云悠悠长叹。

    登临云端,武将攻击不能到,又没有术士与他争锋,他只好无敌了。

    “这场事,也可以完结了!”

    陆云挥手。

    指向了杭州城的大将。

    便有一道道雷电闪烁,劈杀向杭州城的大将。

    第一道神雷,轰碎了石宝。

    第二道神雷,砸死了邓元觉。

    第三道神雷,砸死了方腊。

    又有第四道神雷,无数道神雷,倾斜而下,似乎无穷无尽。

    但神雷,本应该是有穷尽。

    纵然是修行五雷大_法的金丹高人,大宗师一样的人物,他的肺腑之间,也容纳不了如此巨大的能量。

    何况陆云宗师级的人物?比不得大宗师……

    陆云,是大宋国师!

    一国之师!

    大宋的国师,在大宋境内,自可号召无穷紫薇星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位国师又学了周侗的都天宝鉴,吞吐之间,可吸收一百零八道周天星力,法力无穷!

    在大宋,陆云便几乎无敌了。

    他做的事,便是替天行道。

    在天面前,方腊,又能如何支撑?

    可怜一代枭雄,被漫天神雷砸成了灰灰。

    陆云一人,灭杀方腊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