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宗师

    天机阁里,陆云闭关良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冲击宗师境。

    呼吸吐纳之间,无穷紫薇星力顺势而来,又有一百零八道周天星力五彩纷呈,也顺势而来,落入陆云身体之中。

    这是陆云额外的收获。

    征讨梁山,他自梁山头领手里得了周侗的都天宝鉴的一部分,张紫阳飞升之前,送与陆云的一卷书里,也有些记载。

    陆云便得了完全版本的都天宝鉴……

    若是周侗知道张紫阳神不知鬼不觉得了他的看门功夫,还记录在书中,传给了自家师侄,会不会气的吐血……

    当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再大的愤怒,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没有什么愤怒是永恒,只有自身的存在,才是最关键。

    陆云闭目而坐。

    他却看见了自己的肉身。

    念力无形无质,按着陆云心思,进入他的下丹田之中,仔细打量着下丹田发生的一切。

    这实在是一种奇特的体验。

    他要突破,他又如旁观者一般看着他突破。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陆云既是当局者,又是旁观者。

    他看着一道道星力进入他的体内,化作五行之力,在下丹田之中充盈翻滚不休。

    他看着自己的肉_身一步步的改造,向着越发完美的方向而去。

    他看着一层层元气温润着他的五脏六腑,滋养着他的骨骼,肌肉,筋皮,渐渐让他的身体散发出淡淡五色毫光,好像切得最为完美的金刚钻,在灯光下熠熠闪耀。

    他看着雾气一般朦胧的五色元气汇聚成一团,随着时间的推移,液化的趋势越来明显。

    他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头逐渐涌现出大欢喜,大快乐,大领悟……

    他最后忘记了时间。

    他入了道。

    沉醉其中。

    再次睁眼,已经是东方泛白,天地间的阴阳二气流转变化,一滴滴液化的真元,出现在了下丹田之中。

    不是一滴,也不是两三滴,而是很多滴。

    几乎充斥了下丹田的一半。

    这是无穷的生机。

    这便是宗师的开始。

    这便是玉液真元。

    玉液真元,便是宗师之路的开始。

    陆云起身,望着东升的大日,心中满是喜悦。

    丹田之中,一滴滴混元玉液真元滚动如珠,却给人一种真实不虚的感觉。

    等到玉液真元把下丹田填满,也就是他仙道筑基彻底圆满的时候。

    那时,便可趁机进阶大宗师。

    陆云的师叔,紫阳真人张紫阳曾经在传与陆云的道书里说过,当修行者体内无穷生机汇聚之时,方可引动先天一点灵光,修出先天元神,开启真正长生的道路。

    这便是金丹之道。

    而生机浓郁到极致,聚出无穷玉液真元,是凝练先天元神的根基。

    张紫阳在书里回忆,他从先天到宗师之境用了十年时间,彻底圆满又用了三十年,突破大宗师则用了三天。

    而后,他在人间几无敌手……

    陆云厚积薄发,一日之内突破宗师。

    又快到了大宗师。

    当然,只有生机,没有什么领悟。

    或许这一步,又得很多年。

    或许,只是几天。

    谁又能说得准呢?

    但无论如何,陆云成就了宗师,这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他走出闭关之所,天机阁里已经有无数人在等待,为首的是天机阁副阁主杨戬,正焦灼不安,见到陆云,立刻奔上前来,急迫道:“我的国师大人,您总算是出来了,官家在宫中已经等候多时了,快随杂家去见官家!”

    “莫非是方腊的事?”陆云看着杨戬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由问道。

    这个时候,也只有方腊才能惹出一些事了。宋江,他的头颅还被挂着……

    “方腊造反,童贯征伐不利,让方腊夺了江南四州之地,官家正生气呢!”杨戬闷声闷气道。

    “方腊啊!”陆云望向南边,突然呵呵一笑。“正好想去南方一趟,便顺手平了他吧!”

    “……”杨戬哑然无声。

    “……”一旁,卢俊义,燕青,呼延灼,秦明等人更是一脸呆愣。

    公输陇鹤小步走了过来,摸了摸陆云的头,疑惑道:“不烫啊!”随即看到众人都在看她,吐了吐舌头,精致的脸庞微微有些红了。

    她可以说她是下意识么……

    天机阁众人都怔住了,觉得他们的陆国师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只有陈丽卿挥舞着小拳头,一脸兴奋,叫嚣道:“好啊,陆叔叔,快带本英雄去江南,这些叔叔都不是好汉,不与我打,只有那方腊,可以做本姑娘的对手!”

    “你又调皮了!”李师师姑娘在一旁轻笑,大眼睛却在一眨一眨看着陆云。

    “本国师无戏言!”陆云淡淡道了声,见众人依旧没反应,又道:“我已经突破了!”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露出笑容,一个个恭喜陆国师修行更近一步,将来得道成仙,只有燕青这样心思细腻的好汉,心里还在嘀咕,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中亡,就算是突破了,也不能得意忘形,否则后果难料,心底暗下决心,一定要劝劝国师才是。

    ……

    与此同时,杭州城内,一个道人望星空。

    道人长的并不英俊,甚至于看上去有些猥琐,鼻子右边有个大黑痣,上面长着一撮黑毛,与道家高人的身份完全不符。

    他的确不是道家的人。

    他虽身着道袍,却是鬼谷派的传人。

    他便是方腊的军师,鬼谷一脉高人——包道乙。因着他的算计多端,方腊才能够挫败童贯十五万大军,并夺取了四州之地。

    但如今,这位高人眉头渐渐皱起,甚至于快要凝成一团麻。

    他开始掐起手指,十根手指如幻影一般闪动起来,推演起来。

    鬼谷派,无论是合纵派,还是连横派,推算都是必精要务,鬼谷派的推算之术,在诸子百家之中也属一流。

    但今日,他却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感觉:大劫将至!

    包道乙不信邪,再次推演,废了半天功夫,什么也没有推演出来,却脸色青白交替,猛然间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倒。

    “大劫,大劫,哪里来的大劫!方腊明明有真龙气象!我怎么会算错!”

    ……

    便在包道乙愤怒不堪之际,陆云下江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