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青云山破(上)

    智多星吴用身死,小李广花荣被俘,甚至公孙胜请来助阵的几位术士,也死了两个,剩下的几个,也被陆云一边的术士缠住,不得脱身。

    济南城注定是要破了!

    大宋大军风卷残云,横扫战场,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青云山贼寇若是不投降,便只有死路一条。

    公孙胜也没有了道家高人的模样,蓬头乱发,被惊慌失措逃离的人群裹挟着仓皇而走,又被陆云看了十几眼,方才晕过去,直接被宋军捉拿了。

    群龙无首,青云山贼寇这才彻底败北。

    陆云制定的谋略,终于完美实现。

    不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以消灭贼寇有生力量为主旨!

    这种超前的思想,远远不是宋江所能理解的。

    或许吴用能理解,只是陆云给的诱惑太大,他根本难以拒绝!

    陆云以蔡京大军引诱出宋江,使宋江大军出了青云山,吞了蔡京的大军,随即占领了济南一座大城,让天下震动。

    青云山因此威名大震,甚至让宋江的声名闻于徽宗皇帝面前!

    这不正是宋江最期望的么?

    招安,招安,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只有把事情闹大,让皇帝注意到,他才有招安成功的可能。

    否则,谁理会你宋江是谁,谁又知道你宋江的忠心……

    但没想到的是,大宋国师陆云转眼间,又包围了济南城,三下五除二,将济南城里的宋江贼寇通通灭了。

    如今的宋江,纵然占领着几座山,也不过是小贼,陆云遣几位上将便可以灭了,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手!

    没了智多星吴用,失了入云龙公孙胜,小李广花荣,宋江手下,便只有一些土鸡瓦狗了……

    济南城中,陆云施法灭了城中的大火,吩咐士卒安抚城中百姓,严禁扰民,自己则与一干将领来到衙门议事。

    “恭喜国师,贺喜国师,此番能够大破贼军,全赖国师英明神武,奋不顾身!”高封站在陆云一侧,说着好话。

    他已然决定投靠陆云,自是捡好听的说,内心里也是感慨连连。

    想不久前,蔡太师出征,自以为能够得到好处,却被青云山贼寇打成了狗,灰溜溜逃回了京师……

    而国师,不愧是大宋国师,国师出手,反而将青云山贼寇打成了狗,甚至贼寇的几位首领都被国师俘虏了。

    陆云呵呵一笑,笑道:“没有诸位将领,各位道友,我一人又如何能破青云山贼军,此次回京之后,必定为诸位请功!”

    此话一出,每一位将领都是喜气洋洋,跟着国师升官发财,安安稳稳过日子,谁又不乐意呢?

    “此次大捷后,几位道友可往京师修行!”陆云又对几位道人道。

    蓬莱仙阙正觉真人张鸣珂,紫霞仙阙妙明元君汪恭人,紫罗仙岛镇海真人李成,青华仙府妙正元君贾夫人,太行洞府定光真人鲁绍和等几位道人,闻言也笑了起来。

    他们是道家的人,但只能称为散修,而京师之地紫薇星力,向来由龙虎山道士控制,龙虎山一脉太强大,他们轻易惹不得。

    他们虽然有些法力,但遇着龙虎山张天师,也只有被吊打……

    如今有陆国师在,他们也有了吸取紫薇星力,扶龙庭修炼的可能!

    这也是他们出手相助陆国师的缘由之一!

    世俗金钱不在乎,修为还是很在意……

    “诸位请看!”陆云微微提高声音,众将顿时瞩目,纷纷肃然而立,向前看去,却是一份地图,上面标注着“青云山”三个大字。

    “济南城的贼寇虽然已被消灭,但还有些许流寇逃窜而去,何况,青云山的最大反贼宋江未灭,因此,我欲一战平定青云山,艾山,五莲山,崂山,玲珑山,一举扫清残余宋江贼寇,哪位将军愿往!”

    “末将愿往!”卢俊义,林冲,索超,秦明,张清,呼延灼等大将纷纷喝道,立刻请命。

    “好!”陆云打量着手下诸多大将,情不自禁生出了一种历史错乱感,又有几分得意。

    原著里,无论是卢俊义,还是林冲,索超,秦明,都是宋江的人……

    而现在,他们都是陆云手下的将领。

    管你什么五虎上将,现在陆国师的军令才是最大的。

    “传本国师军令,卢俊义,陈道子往青云山,灭杀反贼头领宋江!”陆云终于发号施令。

    原著里,卢俊义被宋江,吴用等人害的惨不忍睹,家破人亡。这一次,他想看卢俊义亲手捉了宋江……

    “末将领命!”卢俊义面色肃然,领了军令而去。

    陈道子也点点头,随卢俊义出去了。

    “林冲,攻打艾山!”

    “索超,攻打五莲山!”

    “秦明,,攻打玲珑山!”

    “呼延灼,张清夫妇攻打崂山!”

    “末将领命!”

    一个个将领纷纷离去,场中便剩下了陆云与几个小姑娘。

    “陆大叔,你刚才好威风,他们都听你的!”陈丽卿小姑娘两眼放精光,看的兴奋不已,又挥了挥小拳头,娇滴滴说道:“陆叔叔,人家也想去战场!”

    “去战场有什么好的,刀枪无眼,和平才是最好!”陆云望着暴力的小姑娘,颇为无奈。

    “本姑娘十八般武艺,不比那些好汉差,也想上战场,得个女将军当当!”陈丽卿笑嘻嘻道,睁着眼睛,一眨一眨看陆云。

    看了一会,发现陆云不为所动,又看向公输陇鹤,公输小姑娘轻拂秀发,摇头笑道:“陆国师决定的事,我可劝不动,再说,战场太危险,小姑娘家家,去了太危险。”

    “这一仗,我爹爹去,以他的法力和智慧,必然能灭了宋江,往后便没仗可打了!”小姑娘有些垂头丧气,准备去寻李师师小姑娘。

    这些大人,真不好玩。

    陆云望着小姑娘离去,幽幽一叹。

    往后想打仗,还怕没仗可打么?

    宋江不过是小患,接下来是方腊,方腊之后又是辽国,辽国之后又是金国……

    西边有西夏,西南有吐蕃,南边有大理,东边有东瀛……

    若要打仗,不仅有仗打,还会打的人厌倦,打的人恶心,打的人心累……

    “杀出一个朗朗乾坤么?”陆国师沉吟了一句,呵呵一笑,暂且不去管它,去听公输姑娘的琴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