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做过一场

    水泊梁山,风云起。(书=-屋*0小-}说-+网)

    远道而来,顺天行事的大宋国师,与他的师兄,儒家的宗师,终究因着道不同,而要做过一场。

    谁是谁非,打赢了才算。

    讲道理讲到最后,还是要看谁拳头大!

    拳头大,才是真理。

    若是陆云胜了,他自然要将梁山反贼消灭干净,而若是程颐胜了,大宋国师被灭,则可携梁山大军进逼朝廷,为他们的谋划更近一步。

    两人都清楚这之间的事,丝毫没有留手。

    陆云一身令下,强劲的霹雳车发动,锋利的长矛像密集的暴雨般射出,长矛撕破空气的声音尖锐的令人耳痛,从四面八方笼向程颐的身躯,没有留下任何的空隙。

    这是绝杀的一击,集合了公输家族千年智慧的霹雳车,赋予了每一根长矛足够的速度与力度,绝对能对术士造成极大的杀伤力,甚至能够破了罡气。

    霹雳车,可灭术士!

    但程颐仍是面色淡然,任由那些长矛射到身边,却见那些长矛如同受到无形阻力,扎堆成团,驻留在空中,只有一支长矛贯穿他的罡气,停在程颐鼻尖三寸之处。

    程颐看着这根长矛,微微变色,向楼船旗舰看去,目光停留在陆云身边的公输陇鹤身上。

    “公输家族的人?”

    公输陇鹤仰头道:“正是公输家族!”

    程颐面色变冷,道:“公输家族的战争凶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他挥一挥羽扇,上百支长矛激射而回。

    这上百支长矛非但没有伤的了程颐,反而被程颐做法,沿着相反的方向激射而去,目标直指公输陇鹤,其势汹汹,势必要将公输陇鹤斩于矛下!

    陆云站了出来,将公输陇鹤护在身后,随即往高空里看了一眼。

    数百根长矛,同时灰飞烟灭。

    被陆云看成了灰灰。

    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咦!”

    程颐发出一声轻咦,眼睛一亮,羽扇轻挥,道了一声:“天!”

    有大儒曰:天。

    于是众人便感觉到了天。

    一股沉重的威压,突兀降临在每个人的心头,似乎在场的每一个人,当真违反了上天的旨意,要受天的谴责。

    这股威压降世,冲刷众人的灵魂,惊、怒、哀、怖,强大的压力要打出众人心灵的破绽,要让众人生出大恐惧,要让众人认识到这天这地的威能,让众人臣服,让众人服软,让众人匍匐跪在地上,俯首称臣!

    在场所有人接触到这股威压,立刻被打锤出心灵破绽,或惊、或怒、或哀、或怖,俯首膜拜,就连一些练气士也没能支撑多久,便被这威压彻底击垮,跪在地上。

    这些人都是下九流中人,天生就有一种自卑心,面对儒家的大儒,仅仅提起一丝反抗之心,便被先天上的优势将自尊击溃。

    只有兵家的几位,苦力支持。

    “破!”

    陆云冷哼一声,运用无上道家罡气,又夹杂着一身无畏气势,只一声吼,便将众人心头的沉重感完全喝破。

    别说是这程颐口里的假天,就算是真命天子,陆云也不去拜他!

    再者,儒家讲究天地君亲师,程颐如今是反贼,又如何代表了天?

    不过是徒惹人笑!

    不过是精神威压,还奈何不了他!

    “轰了他!”

    陆云大手一挥,对身旁的公输陇鹤发号施令。

    公输陇鹤立即下令,数百尊神武大炮同时指向程颐。

    一声轰响,百炮齐鸣,将方圆几十丈范围都笼罩起来。

    两百大炮,炮轰程颐!

    轰鸣声不绝,震天动地,科技的力量在大宋的国土上发威,似乎要将假传天意的大胆之徒轰成碎渣。

    程颐连忙将黄雨伞抛起,脚下踩着雨伞,乱炮打来,炸得黄伞金光四射,程颐也被震退数里之外,气血翻涌,口里赞叹着炮火的强大。

    只是,他还是没有死。

    不进没有死,甚至没怎么伤元气。

    只是程颐的内心,却起了杀机。

    这凡夫俗子的东西,竟能够对他产生丝丝威胁,的确了不起。

    只是,到如今这个地步为止了。

    他再也不能允许这些东西存在下去!

    一根根鹅毛从羽扇之上飞出,化作一条条无色神龙,张牙舞爪,带着一往无前的气息向十艘楼船扑去。

    “放肆!”陆云终于动怒。

    这是他数年来集合大宋无数物力财力才造出来的,这老儒却想破坏,岂不是叫他的苦心生生白费?

    真是好大胆!

    陆云面色阴沉,一步踏出,到了高空,一指指出。

    有九天雷动,神雷噼啪降临。

    指哪打哪,天眼之下,一条条白龙无所遁形,纷纷被毁。

    五雷大法,至刚至强,专破世间一切法!

    又有陈道子手画了一道火符,喝道:“火起!”

    只见那烈焰般的符文凭空飞入虚空之中,当即将一条白龙点燃,风中的白龙滋啦燃烧,眨眼间被烧成灰烬,却是两片洁白的鹅毛,缓缓飘落。

    又有陈丽卿小姑娘战战兢兢,小手挥舞,空中显出一道道冰棱,将一条白龙冰冻了片刻,随后有陈道子一道符,彻底送了白龙归天。

    陈丽卿小姑娘哼哼两声,表达着某种不满,以及些许欣喜……

    “我要灭它们,你们又如何能够抵挡?”程颐却不屈不挠,又是大手一挥,数条白龙厮杀而去。

    “樊笼!”

    陆云突然一指指出。

    程颐所在的位置,似乎与人世间隔绝了起来。

    没有风,没有雨,没有阳光,甚至没有元气。

    樊笼之下,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

    先前胸有成竹的程颐顿时面色大变。

    却在此时,陆云到了一声:“破!”

    有剑倏忽到了程颐面前。

    程颐撑伞,挡在剑之前。

    伞瞬间被破。

    剑继续向前。

    程颐低头,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

    “闭嘴!”陆云冷哼。

    道家高喝,阻止了程颐要说的话。

    程颐闷哼一声,强行大喝了出来:“复得返自然!”

    儒家的浩然之气出声,樊笼被破。

    只是,他却吐了一口血。

    便在这瞬间,他断了一臂。

    程颐急忙离去。

    无数飞箭,炮弹追随程颐而去,却根本没有碰的上程颐分毫。

    陆云站立虚空,心意一动,收剑。

    剑便到了陆云手里。

    剑名紫薇神剑。

    是天子之剑。

    刚才伤程颐的,便是紫薇神剑……

    这是陆云最大的底牌。

    在大宋的领土上,他有紫薇神剑,便可号召紫薇星力护体,任何人也伤不得。

    有陈道子缓缓而来,问道:“阁主不去杀了他?这种人,只有斩尽杀绝,才能放心!”

    “中了我的紫薇神剑,他活不了多久了!”陆云摇头,指向梁山道:“占领梁山水泊!”

    今日,终究还是他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