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祝家庄大战

    大宋国师率大军攻击梁山老巢的消息传到沂州城,宋江大惊,与吴用商议一番,只能放弃攻打沂州的机会,立刻回马梁山,免得被陆贼夺了老巢。

    梁山大军连夜班师回梁山,走到半路已是第二天清晨,骑兵都在马背上睡着了,实在不能前进,只能稍微休息片刻。

    而在祝家庄,祝彪与扈三娘得了陆云命令,率领庄客布置,将祝家庄打造成一个战争堡垒。

    扈三娘与祝彪本来就是一方豪强,庄客多有亡命之徒,忙时务农收割,闲时操练对阵,战斗力不逊于官兵。祝彪庄上有三千庄客,扈三娘庄上也有两千,就地分派出来,分为五支队伍,加上卢俊义带来的一千精兵,和呼延灼的五百连环马军,共有六支半。

    呼延灼的连环马军是尖子兵,布列在前,马带马甲,人披铁铠。马带甲,只露得四蹄悬地;人披铠,只露著一对眼睛,杀气森然。

    呼延灼曾经倚仗这一支马军破了辽国的火牛阵,威名赫赫。公输陇鹤又设计了轻型战车,三匹马拉着一辆,车中两名弓箭手,一名钩镰手,弓箭手远程射敌,钩镰枪手近战时勾人腿马腿。

    呼延灼坐在马上,威风凛凛,有斥候来报:“梁山贼寇已在三里之外!”

    他向西方看去,只见一路大军迤逦前行,举着火把,尽是劳顿之辈,不由冷笑道:“疲惫之师,我若破不了这一军,有何面目回去见国师?”

    呼延灼当即让卢俊义与燕青带领一军在左翼埋伏,林冲带领一军在右翼埋伏,扈三娘、祝彪带领一军,徐宁、索超带领一军,位于连环马之后,随时准备冲锋,鲁达、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屺两路步兵在后面掩杀。

    待到了二里之地,呼延灼对身旁一位面色不显,干干瘦瘦的老头言道:“还请王先生出手!”

    老头正是茅山道士天机阁副阁主王老志,这次也被陆云派了出来,闻言眼中精光闪过,双手飞快画出一道符文,喝道:“谕!”

    只见一个金光闪闪的蝌蚪文从空中轰然坠下,四周的天地元气如波涛怒卷,向外激荡,瞬间化作遮天蔽日的一片大雾,将梁山贼寇笼罩其中。

    不少梁山兵纷纷攘攘,大惊失色,乱作一团,宋江急忙大喝:“举火照明!”

    “不可!”公孙胜面色一变,叫出声来,却见此时,天空之中,有无数呼啸声传来。

    箭的雨。

    一场箭的雨,将大雾尽数笼罩其中,那些举起火把驱雾的梁山军士,在雾色中极为显眼,顿时被箭雨射了个正着,一时间,凄凄惨惨声不绝。

    尸体留了一地!

    甚至,宋江也差点命丧此地!

    若不是他旁边有小李广花荣与李逵等守着,这一下这一位梁山反贼头领便可能死在此处了!

    绕是如此,宋江已经心惊胆战,不知所措,旁边公孙胜见机大喝出声:“熄火!熄火!弓箭手向前射!”

    公孙胜毕竟在梁山大军里有些威望,梁山众人听了,渐渐不再惊慌,一个个射起箭来,开始反击。

    只是结果却完全不一样,呼延灼的连环马军连人带马都有盔甲在身,箭射到上面即便滑开,除非射到双眼,而宋江一方虽有甲马,却不能完全防护,一轮下来,梁山贼寇前排倒了一地。

    却在此时,王老志又冷喝了声:“疾!”

    他一指指地,那梁山大军的地面上,陡然地水风火翻涌不停,一片战场突然变成一片大坑,里面烈火燎原。

    但凡梁山兵将,跌进去之后都惨叫连连,死得稀里糊涂,不明不白。

    梁山一位头领,名为王英的,便落入土坑之中,被烈火烧的尸骨无存。

    又一位梁山头领死了。

    宋江看的目眦欲裂,其他人更是吓破了胆,梁山大军乱成一遭,踩踏死亡者不计其数。

    纯阳真人颜树德在大军之中大呼出声:“我们遇伏,唯死战冲锋,出了浓雾才能活命!”

    花荣等当即各领军杀上前去,只是道路狭窄,都挤在路中,人马践踏,乱作一团。

    正在此时,呼延灼的连环马车杀来,只听一声暴喝:“投矛!”五百支长矛如雨落下,不少梁山军被长矛连人带马钉在地上!

    那马车杀来,纵横厮杀,马背上骑士挥舞大刀片子落下,车里弓箭手不停向前方射箭,钩镰枪手奋力勾杀漏网杂鱼,四处飞溅的鲜血,把雾色也染得绯红!

    连环马主要用于冲阵,先冲乱对方阵脚,到了敌人中间,马匹难行,卢俊义与林冲两军见状,即刻率军冲出,在栈道间,一左一右,所向披靡,大枪挑起一串串尸体!

    乱军之中,梁山军被迫后退,颜树德砍死几个逃走的士卒,高声叫道:“退则死,进则生,有进无退!”瞥见一人一马单骑杀来,连忙叫道:“公孙道友,赶快破去迷雾!”说罢,挥舞七十二斤镔铁大砍刀,纵马迎上,刀枪相接,两个人两匹马,都被震得后退几步!

    卢俊义惊疑不定,喝道:“好力气!某家河北卢俊义,你是哪个?”

    “某四川纯阳真人颜树德,今日要你的命!”

    卢俊义纵马提抢,大笑道:“梁山叛贼不自量力,快快下马受降!”

    说话之际,卢俊义手下却丝毫不慢。两人刀枪相交,都是身子大震,坐下骏马吃力不住,被震得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两人从马背上跳下,步战争雄,一杆枪一把刀,将四周化作修罗场,无论敌我,进入这个方圆十丈的圈子,都被刀光剑枪劲绞杀!

    卢俊义这边受阻,林冲也被赤发鬼刘唐拦下。

    林冲性格阴柔,枪法严密,只在最后才做出致命一击,许多栽在他手上的人,只觉自己与他势均力敌,往往就在最后一刻莫名其妙送命。

    赤发鬼刘唐只与他纠缠了几十个回合,便险象连连,心惊肉跳,旁边李逵杀来,两人合力战林冲一人。

    至于王老志,已被两位亲兵扶在一边,另有杨志在旁守护。

    王老志今日连连发动道法,已然伤了元气。特有杨志在一旁守护,凡是有暗箭明枪之类攻击而来,杨志通通一刀劈了。

    他手中的刀是祖传宝刀,杀人不流血,方圆一丈,其他人根本靠近不得。

    另有扈三娘、祝彪、徐宁等大将冲上来,与梁山反贼纠缠不清。

    却在此时,公孙胜做法,破了迷雾。

    后方又有尘烟四起,却是梁山其他部曲,率领梁山军杀到。

    呼延灼见状,连忙擂鼓,祝家军听到鼓声,徐徐后退,卢俊义等人也不敢恋战,纷纷跳出战场退后。

    他们要做的,便是利用天机阁的术士对梁山贼寇阻拦一二,至于梁山的大部队,还是由国师去对付。

    两三百门大炮,正在梁山等着梁山反贼,他们又何必在这里与贼寇死拼……

    王老志又突然嘴里念念有词,向空中洒下一片大范围法术,所有将士被这法术洒在身上,如同吃了兴奋剂,脚步飞快,如箭一般,离开了战场,梁山兵追也来不及。

    王老志做了这道法,终于萎靡不振,无精打采,被杨志送到一个机关兽上,嘴里念叨道:“感觉身体被掏空……”

    战场另一边,梁山水泊之中,陆云下令十艘楼船向梁山开炮,不料这炮火落下去,却轰出一个儒家大师来!

    儒家程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