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势如破竹

    “又要打仗了……”

    大宋国师陆云坐在富丽堂皇的马车之上,罗帐轻纱,一边听着李师师与苏清婉弹琴,一边看着一卷书。

    马车无人自动,向前行驶,速度极快,旁边则是天机阁的术士与朝廷的大军,将陆云的车架众星拱月般围绕。

    大军最前方,是一匹高大铁马,四蹄飞溅,奔得快速绝伦。

    那大马纯粹是钢铁铸造,不知为何跑得飞快,马背上还有一个小姑娘上下颠簸,马背上挂着一口宝剑,三筒箭支,一张硬弓。

    原来是少年时的女飞卫陈丽卿小姑娘,在大军最前方撒疯了一般飞跑……

    在小姑娘背后,有一干青铜巨犀机关兽,载着物资干粮,十几个士兵看守一架青铜兽,弓箭上弦,站在三五丈高的耧车之上。

    再后面是铁马铜牛,拉着一些造型怪异的大车,仿佛是攻城器械,千奇百怪。

    再往后面,是一排排骠骑,骑着青铜猛兽,狰狞凶恶,猛兽背后还插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仅仅露出把柄。其中一只青铜战象背上插着一面大旗,迎风猎猎作响,旗面上绘制一头猛虎,旁边是个大大的“陆”字!

    正是陆云的机关大军!

    这一次,陆云奉朝廷之令前去支援山东沂州,不过陆云并不打算直接去沂州城,而是大军顺黄河直下,入水泊梁山,围魏救赵,逼迫梁山大军回返。

    八百里水泊梁山,地理位置极佳,易守难攻,对于梁山是天然的守护,不过陆云有足够的信心,一战平了梁山。

    不过是些草寇,又如何比得上他这些年大力发展的机关大军?

    他便要以机关术吊打了梁山。

    梁山,方腊,辽国,金国,如今的梁山比不得原著里的猛将如云,只算小患,陆云若是没能力平定梁山,又如何对付往后的方腊,金国之类?

    既然要打,就要打出威风来!

    这一支机械化部队加快速度,到了日落时分,来到黄河沿岸,只见江边停着十艘巨型楼船。

    每一艘楼船,都是陆云请公输家族的公输陇鹤精心打造而成。她公输家的前辈在三国时期辅佐东吴,为吴侯孙权建造巨型楼船,高十三丈,吃水三丈,甲板上五层,下面三层,可载兵三千人!

    十艘楼船,就是三万人。

    船上列矛戈,树旗帜,戒备森严,攻守得力,宛如水上堡垒。

    机关兽拖着攻城器,纷纷走进楼船之中,众将与士兵也上了船。

    陆云刚登船不久,便见一个铁甲钢盔的将军上前,双手抱拳微微欠身,铁甲叮叮作响,道:“大人,仆这几年奉命造神武大炮,已经造了三百尊,每艘船上各三十尊,分布在甲板下第二层。”

    陆云微微点头,道:“多年时间,耗财数百万贯,才造就这三百尊神武炮,凌振,若是有大炮炸膛,你说该如何是好?”

    那人姓凌名振,原是东京禁军中的炮手,绰号轰天雷、炮手凌,擅长制造大炮,炮石能打出十四五里远近。天机阁挂出招贤榜时,凌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来,被苏清婉看重,绘了图纸,拨给他人手和钱财,命他造神武大炮。天机阁每年耗钱两百万贯,其中一百万贯就是交给凌振制造大炮。

    “大人放心,属下这一千炮手都是久经锻炼,但若有一尊炸膛,属下提头来见!”

    陆云微微点头,凌振退下,突然空中一只机关鸟飞来,落在陆云肩上,陆云看罢,交给公输陇鹤,陆云呵呵笑道:“梁山反贼头领宋江得知我军消息,赶来救援,依公输姑娘意见,我当如何?”

    公输陇鹤命人抬来沙盘,观看片刻,道:“此刻宋江等人既然已经知道消息,必然救援梁山泊,不如在祝家庄附近设伏,一面大军依旧炮轰梁山,一面这一路也可以暂时阻挡宋江支援。”

    陆云点头道:“就依公输姑娘说的办。请卢俊义,林冲,鲁达三员大将与扈三娘一同去扈家庄,想必能稳拿颜树德!”

    他命人唤来扈三娘和祝彪,道:“你祝家庄扈家庄有多少人马?”

    祝彪道:“祝家庄三千庄客,扈家庄也有两千庄客,刀枪齐全。”

    “再给你一千兵,前往祝家庄设伏,务必将梁山反贼阻拦片刻。呼延灼将军率领五百连环马车,随时准备偷袭!”

    扈三娘与祝彪连忙称是。

    扈家庄与祝家庄的,也投了陆云。

    陆云极为满意,卢俊义、林冲、鲁达等人率领一千精兵下船,抄近路直奔祝家庄而去。

    而大江之上,十艘楼船放开帆,驶入梁山水泊,一直开到水泊深处,只见遍地水草荷花,大船开不动,只得停在深水处。

    早有梁山水军得知情况,驾着小船上前,还没到一箭之地,都被弩车射翻,死伤无数。

    相比陆云庞大的舰队,梁山水军根本就是儿戏,不堪一击。

    陆云站在楼船顶层,正望着远处的梁山,突然心神一动,冷哼一声,伸手一抓。

    有人自水下凭空升起。

    面上是一脸的惊乍,却一动也不能动。

    “原来是四位梁山好汉……”

    陆云淡淡言道,看着在空中苦力挣扎的四道人影。

    短命二郎阮小五。

    立地太岁阮小二。

    活阎罗阮小七。

    浪里白条张顺。

    水泊梁山的四位水军头领,本准备从水下潜到楼船底下,凿穿楼船,却哪里躲得过陆云的神识,被陆云轻易捉拿!

    不费吹灰之力!

    “押下去!”陆云目光一闪,看了四人一眼。

    四人同时大叫一声,从高空坠落,已然重伤。

    立马有部将将四人捉拿了。

    这四个人,陆云倒没什么恶感,若是投降了,可以活。若是不投降,那便杀了。

    没什么其他的道理可讲。

    早有一个个部将目光崇拜,齐声高呼:“国师神威!”

    陆云笑而不语,念力笼罩向水泊梁山,水泊梁山的一草一木,都在陆云目光之下。

    他观察梁山群峰,突然看到山顶聚义堂外的大旗,只见上面写着“除六贼、匡社稷、替天行道”,不由冷笑一声,大手一指,道:“把那座山给我轰平了!”

    轰天雷凌振手中令旗一挥,喝道:“炮!!”

    十艘楼船缓缓转动船身,只听甲板下传来骨碌骨碌的滚动声,一排排舷窗打开,里面炮兵推出一架架神武大炮,炮口乌黑,直指梁山聚义堂!

    船上神武大炮所用的炮弹乃是霹雳弹,外面是铁皮,里面是火药、铁砂和毒粉。凌振计算好方位,即刻下令全船开炮,但见百炮齐发,震耳欲聋,船下硝烟弥漫,一股硫磺味儿传上来!

    陆云站在楼船顶层,目光看去,只见炮弹落下,那梁山之上大大小小的房屋在炮声中倒塌,当头一炮便击中梁山聚义堂。

    夕阳中,聚义堂轰然炸得粉碎!

    那“除六贼、匡社稷、替天行道”的大旗,在炮火和毒烟之中咯咯吱吱倒下来,还砸死了几个喽啰。

    又是一炮下去,送了几个梁山头领归天。

    比如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铁扇子宋清等,一并死于炮火之下。

    “不堪一击!”陆云摇摇头,不再去看战场。

    残阳如血。

    陆云炮轰水泊梁山。

    一战……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