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颜树德

    既然不用领兵作战,陆云也乐得清静,在天机阁里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

    读一会书,修一会道,再教小姑娘画画符。

    陈丽卿小姑娘是陈道子的女儿,陈道子又是道家一脉的人,陈丽卿小姑娘自小随着陈道子了解了许多道家的用语,正是陆云所说的具备修炼符道的那一类人。

    如今修起符道来,比其他人要容易的多。

    当然,想画出完整的符来,还要一些时间。

    小姑娘自得了陆云传授,也不去寻众好汉比武,而是经常闭着一双眼,两只小手张牙舞爪,在偌大的天机阁里摸来摸去,似乎要感悟所谓的天地元气规律。

    天机里阁的其他人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位小姑奶奶,总算是安分了下来。

    陆云却隐隐发笑,若是这位小姑娘真在符道上入了门,只一手火符,恐怕会将天机阁整得鸡犬不宁,那时,才是好汉们难受的时刻……

    小姑娘学符,陆云也自己画符,符道的天地实在太过神秘,教陆云这位刚入门的修士痴迷不已。

    甚至陆云还教天机阁手下众巧匠,按着他的意思做了一辆马车。

    一辆马车,本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既然是陆云亲自吩咐,这辆马车便有些意思了。

    这一辆马车,用的是大宋最好的钢铁所铸,即便是万箭齐发,刀剑斧头一齐砍来,也打穿不了它。

    马车由钢铁铸成,它的重量自然而然沉重起来,然而当一匹孤伶伶的骏马在前边拉车时,这辆马车竟被轻而易举地拉动,像风一般疾驰而去。

    坐在这辆材质由精钢铸造本应极为沉重的马车里,陈丽卿小姑娘早已经惊呆了,无论这辆马车行驶的多迅疾,车厢里的人竟是感受不到丝毫颠簸,而且,它居然能够被拉动!

    那么重的马车,就算是天生神力的她自己来,也不一定能够拉动……

    “陆叔叔,这就是符道?”小姑娘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陆云看,似乎要看出花来。

    “这就是符道。”陆云望着奔驰的马车,不由自主想起了历史上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在如今的大宋,若是将符道运用于马车之上,马车的速度,比之蒸汽机还要快了数倍。

    但不幸的事,符道只有少数人才能够了解一二,刻有符的马车,如今的大宋,也只有一辆。

    而蒸汽机,却能够普及。

    “好奇妙的符,居然能够让马车变轻!”小姑娘啧啧称赞。

    待马车停了下来,陈丽卿小姑娘立刻跳下,闭上眼睛,去感知。

    “你能感知到什么?”陆云也从马车上下来,问向面色认真的陈丽卿。

    “似乎有一层无形的膜,不过眨眼间又没了!好奇怪的小东西!”

    明明存在于眼前,却抓不住,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让小姑娘心底痒痒的,恨不得直接抓住事情的本质。

    “小丽卿,我便借你一双能够看清一切的眼,希望你有所领悟!”陆云淡淡一笑,念力奔涌而出,围绕到了陈丽卿小姑娘面前。

    不同的人,看到的不同。

    寻常人能看到花草树木,显微镜下能看到尘埃细菌,至于电子显微镜下,便连细胞,原子,分子也能看见。

    陈丽卿功力不到家,陆云便借她一双慧眼,看清楚一次……

    这位小姑娘,荡寇志里能够灭了梁山,显然气运不凡,陆云便助她一臂之力……

    有了陆云相助,刹那之间,小姑娘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了然于心,哪怕只是周身变化的气流,天空中徐徐而来的微风,都被她察觉的一清二楚。

    小姑娘伸手,一层无形的薄膜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出现在她的手指与车厢板间,缓慢地流淌。

    那是风的流动……

    与磁悬浮列车一个道理……

    当然,小姑娘没有听过磁悬浮列车,但并不妨碍她对马车构造的理解,对符道的理解。

    “原来如此,这一辆马车,好高深的道理!”陈丽卿兴奋不已,待陆云收了“慧眼”,仍是叽叽喳喳。

    她想了想,在空中比划了几次。

    有几滴雨水出现在空中。

    随即落地。

    陆云终于笑了起来,没有枉费他一番功夫……

    天机阁里充斥着笑容,而在千里之外的水泊梁山,却非如此。

    自晁盖死后,及时雨宋江便成了梁山首领。如今,这位梁山之主便坐在聚义堂首座的地位上。

    不过,他却没有先前的意气风发,反而心情抑郁。

    攻打曾头市,是他早已经预想的事。

    做掉原来的梁山之主晁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接下来的事,却非他所预料。

    曾长者是女真人,生了五个儿子,曾涂、曾密、曾索、曾魁、曾升,都是一骑当千的好汉,教头史文恭更是万人敌,与卢俊义齐名。

    他本要寻大名府的卢俊义破了史文恭,却不想卢俊义已经投了天机阁,只能悻悻骂上卢俊义几句,将卢俊义抹黑。

    但骂人终究没什么用,史文恭还是要人来破的。

    他梁山,却无人可用……

    在座的兄弟,想要抵挡史文恭,还差了些。

    便在此时,有人来报:“公孙先生请了高人来了!”

    “快快有请!”宋江大喜,亲自出门去迎接。

    前些日子,公孙先生下了梁山,去请他的一些道友,终于回来了。

    忠义堂之外,是两个人。

    一个道士打扮,不是公孙胜还会有谁?

    另一个,却是儒家模样打扮,手里却捉着一把镔铁大砍刀,威风凛凛。

    “不让公明哥哥失望,我请来四川纯阳真人颜真人,定能破得史文恭!”公孙胜笑道,将来人介绍给梁山众好汉。

    “某乃四川颜树德,自幼熟读儒经,读出‘智仁勇’三达德,因此改名颜树德。本想会会枪棒天下第一的卢俊义,却始终无缘得见,在这里既然有他的师兄弟史文恭,便与他斗一斗!”

    宋江大喜,忙将颜树德迎进去,大力赞扬,心里却不屑一顾。

    儒家仁义礼智信五行并生,阴阳并济,这颜树德虽背着纯阳真人的名头,但只看行为便知智仁勇三法只练出一个勇字,十足的莽夫一个,不足为虑。

    虽不足为虑,但还得依赖这颜树德,宋江让人杀鸡宰牛,大力招待,又说了无数好话。第二日,颜树德便亲自下山,梁山众将也一同下山,去挑曾头市。

    第一战曾途出战,不出三个回合,被颜树德斩于马下。

    曾升见折了哥哥,大怒出战,不出十个回合,也被颜树德斩于马下。

    史文恭终于在城墙上坐不住,出门迎战,大斗一百回合,也被颜树德斩了……

    随即,水泊梁山平了曾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