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五雷大,法

    “入道从法,先明天地之根,次究神炁用。(书=-屋*0小-}说-+网)天之默运,则轰雷雨电,春生秋煞,变化无穷。地之默载,则果蓄荄根苗,发生长养,厚载无量……”

    天机阁一处楼阁面前,陆云身着一身青衣道袍,悠闲地倚在黄竹躺椅上,手捧一本《五雷大法》,饶有兴趣地品味。

    在他旁边,苏清婉与李师师小姑娘各躺在一张躺椅上,学着陆云的样子。

    却不是在看书,而是在晒太阳。

    而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姑娘,跑来跑去,一点也不消停。看上去便与两位文文静静晒太阳的小姑娘不同。

    天机阁里,陈列着许多兵器架子,十八般兵器样样齐全,不但齐全,甚至连各种型号、重量的武器都有,显然是给不同年龄、不同身高的人准备的。

    跑来跑去的小姑娘一会儿摸摸刀,道了声太轻,扔在地上,一会儿又抓起两把大锤,耍了片刻,丢回兵器架上,一会儿又从架子上取下一张小弓和箭筒,将那箭筒挂在背上,引箭上弦,咄的一声便射中五十步之外的靶心上。

    “丽卿妹妹好厉害!”晒太阳的苏清婉与李师师立刻拍手称赞起来。

    苏清婉是感觉有意思,同时有些吃惊,李师师小姑娘便完全是吃惊了。

    比她还要小的小姑娘,不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身力气也大得惊人,更兼一手神射,也不知是怎么练出来的……

    两个小姑娘吃惊,陆云却一点不吃惊,荡寇志里的女魔头陈丽卿,将梁山好汉尽数灭掉的存在,如今有这样的表现,也在意料之中。

    当然,现在的陈丽卿还不是女魔头,而是一个小姑娘,单单纯纯却有些暴力的小姑娘。

    陈丽卿小姑娘与陈道子相依为命,陈道子又投靠了陆云,陆云索性让陈道子将陈丽卿小姑娘送到天机阁里,陪其他两个小姑娘玩耍。

    陈丽卿一箭中靶,得意洋洋,又把箭筒里的十余支箭都射了出去,齐齐攒在靶心上。

    “小丽卿,你真的是百步穿杨,单这一手本事,哪个好汉也不敢小觑了你。”陆云站起身来,称赞道。

    陈丽卿咯咯笑道:“打不过我的,我都大眼不看他一下。只可惜,这么多人,都没人陪我打!”

    陆云一笑,这个小姑娘,最喜欢打架,不过来天机阁投靠的都是英雄好汉,哪一个会跟一个小姑娘打?打赢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输了更是丢脸丢到家。

    所以,小姑娘时常感叹人生寂寞无敌手……

    陈丽卿见这位天机阁最大的官又走神了,不由有些闷闷不乐,气鼓鼓道:“陆阁主,看书有什么意思,与我打一架!”

    陆云摇了摇头,笑道:“这本书可非同寻常,等我学会了,我们再打。”

    陈丽卿小姑娘还要纠缠,陆云微微抬手,小姑娘便离了地面。

    上不接天,下不接地。

    小丫头挥舞短胳膊小腿两脚乱踢,却踢不到任何东西,顿时鼓起腮帮生气。

    旁边已经传来了师姐与李师师小姑娘的讨伐声,陆云哈哈一笑,放了陈丽卿下来。

    陈丽卿小姑娘刚来天机阁时谁也不放在眼里,见到这个道一声“不行”,见那个道一声“太弱”,见到陆云也不放在眼里,结果被陆云以念力吊打了,这才服了陆云……

    陆云不与陈丽卿小姑娘玩耍,倒的确是有要紧事。

    自师叔张紫阳飞升,石泰游历四方,天机阁最高的战力便又成了陆云,他自然要变得更强,才能承担起国师重任。

    这几日,他一直仔细领悟张紫阳留下的两卷书籍,收获匪浅,只一卷《五雷大法》便让他喜不自禁。

    道门所修的大有不同,或修剑,或修气,而雷法在道门里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绝对是神功里的神功。

    比如茅山派的《真王景霄大雷琅书》,比如太清《玄一碧落大梵五雷秘法》,比如《五雷都篆大法》,是道家各派的重中之重,肺腑之间吞吐无边能量,一招雷法下去,任你如何变化万千,仍将你化作灰灰……

    陆云的师叔张紫阳一道净化意已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当世难寻敌手,即便是创造出《五雷大法》,也在情理之中。

    而另外一卷无名书,却更为神妙,是张紫阳自身修炼乃至平生游历的一些心得,所见乃至诸子百家秘法,法门,甚至还有兵家的排兵布阵之道,鬼谷派的阴阳天眼等。

    凡此种种,比起《五雷大法》,还要珍贵了许多。

    有许多思想,更让陆云叹为观止。

    比如樊笼的思想。

    自家师叔在书中有过特意强调,若是习惯了以天地元气对敌,有朝一日不能动用天地元气,必将吃大亏。

    对付习惯了使用天地元气的术士,只要樊笼一出,便教他百般法门都用不出,到时一箭便能够射死……

    又如画符的思想。

    什么是符?

    并不是所有的线条都是符……

    自家师叔讲,认识符,首先需要以精神力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认识这个世界天地元气的脉络。

    以精神力凝天地元气于线条痕迹之内,一朝激发,与周遭天地元气产生感应,便能令风起水动云生云灭天干物燥。

    是为符。

    是为风符,水符,火符,云符,世间诸般符……

    两卷书,看的陆云如醉如痴,渐渐到有些头晕目眩,思维陷入某种僵滞局面时,他便换另一本,而当这本的也再难前进时,便会换回原先那本。

    这几日陆云轮换到以自己强大精神力也不得不休息的地步,他便出来歇息片刻。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刚才与陈丽卿小姑娘一番嬉闹,疲惫精神已去,自是要再次领悟。

    时间便在这样的领悟缓慢流逝。

    将近傍晚时分,陆云终于又出现在楼阁之外。虽然面色疲惫,但还是露着几分喜色。

    几位小姑娘正要说话,突然惊呆了。

    陆云伸指。

    有神雷落于兵器架上。

    兵器架,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