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飞升

    汴京城内,大宋的百姓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似乎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

    而在汴京城外,却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道不同,不相为谋。

    兵家的高手周侗既然未能在改朝换代的事上与道家高人达成一致,一场斗法自然是少不了了。

    张紫阳不会让周侗这么轻易离去,而周侗也想称量张紫阳的道行。

    有光起于九天之上。

    一百零八道周天星力,随着周侗的一呼一吸间从天而降,五彩缤纷,化作一把十丈宝刀,一股强大莫名的杀意自宝刀之上渗透而出。

    “兵家的都天宝鉴,吸收一百零八道星辰之力,为自己所用,果然神奇。”老道人赞叹说道。

    他虽然在赞叹,面色却平静如水。似乎对其他人,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大宋臣子皇帝,乃至陆云来说都威慑力十足的宝刀,并不值得让他担心半分。

    “我苦修都天宝鉴多年,也很想知道它到底强不强。”周侗注视着老道人那张平静的面容,忽然笑了起来,宝刀微动,便有一股吸力凛然强大难以言喻。

    受吸力召引,数千数万块山石自地面悬浮而起,密集布于空中仿佛无数凝固的巨大雨珠。

    一场雨倏忽而至。

    山石的雨。

    漫山遍野如凝固般的山石,呼啸着落了下来,仿似一场夏夜的磅礴暴雨,轰轰击打在山间,瞬间让坚硬的山崖间多出无数坑洞,溅出遮天蔽日的砾尘。

    那老道人便站在漫天石雨之间,一动也没有动,只是将目光向上方看去。

    虚空中便似乎多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任漫天石雨降临,到了老道人身前三丈处,陡然消逝的无影无踪。

    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石雨落而消失。

    不能伤老道人一分一毫。

    石雨却也无穷无尽,似乎永远没有停歇之时。

    老道人终于拂袖。

    漫天石雨不复再起。

    老道人伸指点出,正对周侗。

    一点净化意。

    感受着那股世间最纯正的净化意,周侗头顶十丈宝刀刹那间化作三尺宝刀,落于手中。

    宝刀在他身前横横划过,如同一道直线的横线,呼啸披风,拂尽所有障碍。

    只不过这强横的一刀刚出,便被净化成虚无。

    老道人净化的力量,似乎能够将一切返本朔源。

    防御无敌,杀伐,亦无敌。

    “不愧是道门奇才张老头!”

    周侗心里诅咒了一句,身形却暴退,下一刻出现时已经在三十丈之外。

    接引着周天星力,宝刀一刀一刀,横平竖直,向着最前方切割而去。

    是最为简单的线条切割。

    大道至简。

    每一刀,都是均匀的平衡的完美地对空间的切割,对天地的切割。

    切割线条无论巨细,皆往深处往细微处去。

    数十丈之间的岩石尽皆碎为齑粉。

    地上瑟缩发抖的草树尽皆碎为齑粉。

    山地间穿行的风尽皆碎为齑粉。

    甚至于两位老人之间的空间,也被切割的七零八落。

    至于老道人的净化意,也因为空间的碎裂而变得黯淡,开始支离破碎。

    净化意不在了这个空间,它又怎么净化?

    老道人看着眼前无数根细至不可见的线条,在心底深处发出一声幽幽叹息。

    这位兵家的道友,终于施展出了自己的底牌。

    刀意之强,竟能够划破空间!

    空间破了,净化意自然伤不了兵家的道友了。

    这位周道友,这些年还真有进步!

    不过,以空间破碎来对付他,似乎还是有些想当然了。

    破碎空间么,并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周道友要破碎,他便送周道友破碎虚空。

    老道人再次伸手点出。

    周侗面前无数根细至不可见的线条,骤然变得粗壮起来。

    而且,不断延伸。

    从一根根看不清的细线,变成了一根根肉眼可见的粗线。

    又从一根根粗线变成了一个个面。

    虚空之中,有一个黑洞渐渐衍生。

    “张老头,你疯了不成?”这个黑洞甫一显现,周侗的面色便难看到了极点,似乎是遇上了最不愿见到的东西。

    他当然不愿见到。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现在飞升了,岂不是留下了太多遗憾?

    何况,飞升有风险。

    再者,他又不是道家这些人,飞升做什么?

    不过,现在的事似乎并不由周侗决定。

    老道人继续挥手,便有一个个黑洞生。

    一个个黑洞,包裹了周侗,即将吞噬了周侗。

    “张老头,你要我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那周侗愤怒到了极点,再次张口一呼,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牵引而来,化作一口神刀,一刀刀斩在老道人身旁。

    一刀两刀三四刀,五刀六刀七八刀。

    九刀十刀十一刀,十二十三千万刀。

    一瞬间,老道人周遭,也出现了一个个黑洞,散发着无尽的吸引力。

    “飞升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道人衣袖飘飘,面上却满是从容镇定,沉吟片刻,微笑道。

    老道人早已经到了这个境界,本应该飞升而去,却因着一些有趣的事留在了人间,他想看看自己的这位师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这些日子,他已经看到了。

    现在飞升了,也不是什么坏事。

    人总是要离去的。

    他微微挥袖。

    有两道流光毫发无损,出了黑洞,落向了汴京城。

    似乎,若是老道人愿意,他还能从这黑洞覆盖中安然出来。

    周侗正在抵御黑洞吸引力,看见这一幕,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随即又哭笑不得:“张老头,你要飞升,又何必带上我,你已经功成圆满,我的大业,还没有完成,我的都天宝鉴,只传了一百零八分之二十……”

    他话还没说完,已经飞升了……

    这个世上,再也没了周侗。

    这位一心想着颠覆赵宋皇室的兵家高人,被张紫阳“飞升”了。

    “去了另一个世界,又何必去想这么多事情,只愿老道的感觉没有错误,今日助师侄一臂之力,他日师侄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张紫阳微微一叹,一步踏出,身形也消失不见。

    张紫阳,亦飞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