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长生天

    第三场斗法,完全出乎了人的预料。

    事实上,当辽国国师祭出御剑术时,擂台之下观战的众臣已经呆了。

    御剑术,不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么?

    它便这样突兀显现在了群臣眼前,甚至让他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种师道,这位朝廷大将,立刻看出了御剑术的恐怖,匆忙之间,已经守护在新皇旁边。

    随后反应过来的是宰相章惇,一声令下,便要叫众军集结,以防不测。

    御剑术,实在是太过恐怖,已经有了威胁大宋皇帝的可能。

    他不能任由这样的事发生下去。

    便在此时,有两位老太监无声无息间到了场中,守护在赵佶身旁。

    正是陆云曾经见过的阉门高人。

    赵佶还是一副性质盎然的样子,丝毫不见半点惊慌,待看到两位阉门高手到了他身前,更是放下心来,挥挥手,阻止了章惇要做的事。

    这两位太监既然来了,他更不会有事了。

    骚乱片刻,擂台之下又恢复了平静。

    只是擂台上的情况,叫众人心惊。

    对上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御剑之术,国师又怎么抵挡?

    万一国师一不小心被御剑术杀了,整个大宋的脸便丢尽了……

    无数人的心情,随着剑光流转而上下颠簸,种种凡俗感情,如激动紧张恐怖惶恐等,一同涌入脑海之中。

    待看到国师不慌不忙,一剑在手,万千剑不能破,众臣方才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而来的国师登天又惊爆了一干群臣的眼!

    国师一步一登天,婉似羽化飞升,这又是何等的境界?

    飞行,向来是所有人类最梦寐以求的梦想,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都做过展翅翱翔于天地间的美梦,那是自由自在,那是无拘无束,那是超脱!

    但,那只能是一个美梦……

    而如今,却有国师踏空,羽化飞仙,登临绝顶,何等潇洒!

    便是赵佶也都看呆了。

    国师,竟可翱翔于天地之间?真是让他这个皇帝也羡慕万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倘若他也能够自由自在飞翔,他当在天空之上与一干群臣吟诗作赋,说不得再会一会那天上的仙女!

    “仙女?”赵佶轻吟,突然面色一喜。

    这个世界,既然有会飞的人,那神仙岂不是也应该有?

    有神仙,长生不老岂不是也应该有?

    他富有四海,岂不是能够让国师练就些长生不老丹,他好得长生?

    赵佶的心越发欢喜了,他已然决定自此战结束后,便要让国师炼些长生不老药,纵然凭全国之力他也在所不惜。

    世上还有什么比长生更让他向往?

    一个越发崇拜道家的皇帝,就这么练成了……

    而在高空之中,被赵佶视为高人的陆云,此时并不轻松。

    若是轻松,他也没必要升天了……

    他的升天,看似潇洒之极,实则是无奈之举。

    毕竟,擂台太小,而对手太强。

    他若是在地面,胜利的机会实在太小。

    论精神,陆云的念力很强大,但辽国国师也丝毫不差。

    论之真气,内力,陆云更是差远了。

    他如今不过二十岁,对上一个修炼了七八十年的老家伙,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无论是内力,还是精神力,陆云都不占上风,他只能潇洒升空,借助距离对敌。

    果然,他破了辽国国师的御剑术。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一滴水银,出现在陆云大手上空,滴溜溜旋转。

    下一刻,它骤然间在空中消失不见,沿着怪异的曲线来到了大辽国师之前!

    这滴水银运行轨迹太过诡秘,走的不是直线,也不是曲线,更像是海水深处的那些游鱼,倏乎在前,然后陡然后转,根本无法猜测。

    待到了老者面前,水银变化,化成了一把剑。

    水银的剑。

    一把剑刺向了老者。

    辽国国师似乎也没有想到,陆云抵挡住他御剑术的同时,还能够以汞为剑,借助地势反杀而来,蹙眉更深,精神力疾出,于身前三尺之地险之又险地挡住对方的剑。

    只听得一声极轻的声音,辽国国师肩头的衣服,被撕开了一道小口。

    只是撕开了一个小口,水银便没了任何攻击力。

    但这道裂口虽然很不起眼,却说明老者输了半招。

    老者终于怒了。

    辽国国师看着高高在上的陆云,脸上的神情渐凝,不是得见大敌的凝重,而是情绪寒冷如霜,杀意如风雪渐凝。

    “愚蠢的人啊,激怒了我,必将承受长生天的怒火!”

    老者的面色,突兀从愤怒变得虔诚无比,似乎是忠诚的信徒在对上天祈祷,渴求获得力量。

    老者是辽国的国师,也是辽国的祭司,他信奉的是长生天。

    他相信长生天能够为他带来力量,无比恐怖的力量……

    按理说,陆云本应该对着这一幕发笑。

    一个人大吼一声:“上天,给我力量吧”,难道上天还真的会给他力量?

    这实在是再荒谬不过的事!

    如果在以前,陆云也会觉得荒谬。

    不过现在,他却不觉得。

    辽国的国师,既然用此种方式做杀手锏,又怎么会作假?

    陆云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

    天上的朝阳,已经移入了云层之后。

    老者祈祷,伸手,一根手指指向天穹。

    那根手指上空,生出了一轮朝阳。

    光明慈悲而冷漠,温柔而强大。

    它普照世间,它无处不在。

    跟随它的必在光明里走,背弃它的必在黑暗里行,并将毁灭。

    辽国国师的眼眸里晶莹无比,苍老的脸颊上满是感动的泪水,喃喃颤声说道:“感谢长生天赐予我力量。”

    云层外的朝阳骤然大威,一股磅礴的力量穿越虚空,直接灌注到他苍老的身躯里。

    这股沛然莫御,甚至应该用灿烂辉煌来形容的庞大力量,就这样从苍穹之上落下,进入到人类的身躯里。

    如果没有任何经验或准备,相对渺小而脆弱的人类身躯或许会直接被这股力量崩成无数碎裂的光片,或者惘然变成一个白痴。

    但这种境遇,对于辽国祭司来说并不陌生,他曾经领悟过长生天的启示,他明白只需要全方位的敞开自己的心灵以及肉身,便能得到长生天赐予人类最珍贵的礼物,从而能够利用这股不应该在人间出现的力量。

    高空之中,陆云的面色巨变。

    如果说先前他还能与辽国国师抗衡,那么现在,辽国国师的力量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似乎人力根本不能及……

    陆云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若是等到辽国国师完全继承这股力量,他必输无疑。

    便在陆云忍不住要出手之际,汴京城外,来了两个人。

    更确切的说,两个人以及一头毛驴。

    一个老者。

    一个中年人。

    一头小毛驴。

    老者突然停了下来,看向汴京城高空,哑然失笑:“什么时候,大宋的天成了长生天?”

    老者拂袖。

    云层外朝阳灭。

    皇城擂台之上,辽国国师吐血。

    他已然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