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人来

    以道家高人身份去了一趟端王府,这国师之位便八九不离十了。

    比起在哲宗皇帝手下立军功得个三品天机阁阁主,要容易了许多。

    端王耳根子软,又崇尚道士,作为一个君王来说自然不是什么优点,但对于陆云来说,是好事。

    昏君,终究比明君更任人唯亲些……

    这一次,陆云颇为自得,不仅国师之位即将到手,而且未来徽宗身边的六大奸臣,杨戬已经是自己人,童贯,梁师成业已对自己服软,至于高俅,对自己更是畏惧,还有一人,眼下不曾发迹,只有蔡京这位户部尚书,才是自己掌握大权的最大对手。

    不过,他一个文臣,又如何知道先天高手的强横之处?只要紧紧把握住他的把柄,蔡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将六贼折服,大宋方可能有新的气象。

    新党旧党,在哲宗皇帝手下,实在是太自由了些,互相扯皮,党争不断,纵然是明君,也做不成任何事。

    但再顽固的新党,旧党,遇上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无所不用其极的六贼,便距离离开朝廷中枢的日子不远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凡是反对陆云思想的朝廷大员,都要离开朝堂。

    用奸臣打压排斥顽固派,再力压几位奸臣,改变一切,这是陆云的想法。

    毕竟,忠臣与奸臣斗,忠臣胜少输多。

    陆云这一次,不打算选忠臣的路。

    忠臣的路,太难,太死板,而陆云,只看结果……

    陆府之中,陆云手里捧着一本道经,有苏清婉微微气喘,从外边走了过来。

    “师弟,你变坏了。”苏清婉一身红衣,鲜艳似火,全身散发着少女的青春气息,只是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噎了陆云一下。

    “怎么了,师姐?”陆云将道经放下,饶有兴趣问道。

    “老爷,老爷,大内的童贯童总管,送来几箱子古玩玉器,又有一些书画字帖,怎么处理?”陆云话语刚落,便有刘管家兴致冲冲跑了过来,大声喊道。

    陆云大手一挥:“收下了!”

    “你看!”少女气嘟嘟盯着陆云。“师弟,你贪污了!”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若不收下他的礼,他反而心里不安,以为我怀恨在心,所以,他们便要害我!而我收下他的礼,他反倒安心了。师姐,你懂了么?”陆云呵呵一笑,解释道。

    少女老老实实摇了摇头,听的一头眩晕。

    师弟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但怎么听怎么不对,但她却说不出哪个地方不对……

    “师弟,你要堂堂正正,不要和他们同流合污。”苏清婉想了片刻,认真劝道。

    “知道了,师姐。”

    “老爷,蔡尚书府上来人送了厚礼,三箱的大银,一小箱金条!还有书艺局的梁师成梁总管,也送来一箱子古籍。”又有刘管家兴致冲冲跑来,高声叫道。

    “收下了!”陆云一挥手,又收了。

    “师弟……”

    “他们也是小人,不收下后患无穷!”陆云解释了一句,又听得古籍二字,一招手,那装有古籍的箱子便被他吸到身前。

    “老爷果真神人也!”看到这一幕,刘管家立刻大拍马屁,佩服的五体投地,连苏清婉都似乎忘了先前的一幕,看着飞来的箱子发愣。

    “师弟,你竟然修炼到了这个境界!”苏清婉呆愣了刹那,随即化作一道红影出了客厅。

    她也要去修炼,再不好好修炼,会被师弟甩得越来越远……

    至于师弟,修行到了这种高深境界,又怎么会在乎什么世间的金银?

    师姐离去,陆云也不阻拦,知道师姐是刻苦修行去了。这位师姐,天资聪慧,修为进展迅速,要不然也不会被玄幽道人收为徒弟,只是当师姐将比较的对象选成他自己,不是自讨苦吃么?

    他有念力在身,寻常人不能比……

    陆云不去想师姐的事,随意拿起一本古籍,粗粗看去,原来是皇宫大内之中的藏书,被梁师成这个败类拿来送人情去了。

    宋人爱书,爱学,从立国以来,天子诏令学者奉敕编纂的御览书集,就有上十万卷之多。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那蔚然大观的《太平御览》。

    为了编纂历代皇帝御书、御制文集,官府从天下间征集了无数藏书,可以说,天下学问八CD藏在皇宫大内之中。

    诸子百家,三教九流,无所不包。

    这一次梁师成送来的,便是一箱子记载有道家前辈思想结晶的古籍,其中有些思想,让陆云也不由得为之赞叹。

    甚至还有几篇,是道家几大修道门派内的典籍,如茅山上清宗的《登真隐诀》,龙虎山天师道的《老君音诵诫经》。

    只是,这些典籍并非修行典籍,而是一些无关轻重的养生典籍。

    这是大宋的一个传统,每隔一段时间,朝廷征集天下藏书,道门各派便会将一些无关修行,只谈养生的典籍换个响亮的名字交上去。

    “什么时候,真正搜刮一次,让他们也出出血!”每看到了关键时刻就没有了,陆云看的牙痒痒,真恨不得将这些道家大派的真货给挖出来。

    只可惜,这只能想想罢了。

    道家各门各派,隐藏的高人不要太多。

    他虽然修为进展迅速,但在张天师,张紫阳等人面前,还是有些弱了。

    在这个世上,能吊打他的人,大有人在。

    万一做的过火,容易有危险。

    虽然,成就国师后,一般道门便不敢随意违背他的意愿……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只有自身实力硬了,做什么事都方便。

    他可是未来的大宋国师,斗法斗不过他人,还做什么国师……

    陆云这一次便有一种预感,端王登基必有波折。

    却不是内部的,而是外部的波折。

    毕竟,旧皇逝去,新皇登基之时,是大宋最薄弱的时机,也是外敌最容易敲诈勒索的时机,想必辽,西夏,吐蕃诸国不会放弃这次好机会。

    这三国若是来了高人,解围的便只有他了。

    “上一次在军阵之中,不曾遇西夏国的高手,不知这一次,又将如何?”陆云心中一边思量,一边吩咐手下人送了几件古玩给梁师成,算是回礼,同时派了天机阁人手注意监察京师。

    果然几日后,有消息传来。

    有辽国,西夏,吐蕃三国使者至汴京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