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时局变

    陆云吸紫薇星力吸得很爽,殊不知,已经有道家的高人注意到了他。

    若不是他用的是华山道统的练气法门,这一下,便会有天师道的高人给他一个深刻教训。

    开封城的紫薇星力,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吸取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能吸取的……

    要吸取这紫薇星力,至少也是先天之上……

    陆府之中,陆云吸了些紫气,调理一番,方才站起身来。

    外边月光如水,已经是夜半时分了。

    陆云心思一动,念力向开封城蔓延而去。

    这座历史上最繁华的都城依旧在夜间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彩。夜市的灯火照明半边天空,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歌女清丽的歌声,悠扬悦耳。

    而在这个城市上空,氤氲垂落的紫微星力,如长龙垂挂,与龙皇之气相连相生。

    庄严,肃穆!

    而若是开了天耳通,便可以听到这紫气发出的澎湃声,如大浪淘沙,令人悠然神往。

    这真是一个异彩纷呈的时代,不来到这个时代,哪里能眼见耳闻,并且亲身参与其中?

    陆云看了不知多久,只见那城市的烟火渐渐熄了,仰望周天星斗,依稀中他仿佛看到从九天垂落的氤氲紫气,一百零八都天星煞的星光,宝照如华。

    好一个美丽时代。

    他正欲继续观赏这渐渐沉睡的城市,不知从哪里隐隐传来一声冷喝,陆云的一部分念力,便被喝散了。

    那里的风光,顿时失去了感应,一片黑暗。

    陆云慌忙收了念力,瞠目结舌。

    念力被喝散了……

    他引以为傲的念力,就这样被人轻轻给破了!

    “可怕,可怕!京师之内,竟然躲藏个兵家的前辈!”

    好一会儿,陆云才反应过来。

    先前脑中懵了,现在反应过来,他看出破了他念力的是兵家的杀伐之气。

    念力,本身便是精神力。

    而兵家,也重精神力。

    有的兵家高人修一口杀戮之气,看寻常人一眼,寻常人便被杀戮之意吓疯了。

    如那三国的关羽,张飞等人,看你一眼,你便疯了,甚至死了……

    “莫非是兵家的周侗?”

    他的念力既然笼罩而出,单个地方自然分散,被人破了,乍一看觉得不可思议,仔细一想却在情理之中。

    不过,能破他精神力的人,绝非一般人。

    至少,他手下鲁达还没有这样的本事……

    今天的事给他上了一课。

    低调,低调。

    一定要低调。

    京师之地,卧虎藏龙,不敢大意。

    再等待三年,到时才是他飞黄腾达之际!

    春夏秋来,岁月匆匆,时光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缓缓流逝。

    陆云自念力被破之后,在京师中低调的似乎不存在似的。

    他默默看着历史的车轮缓缓行进。

    自大宋一战几乎灭了西夏,西夏俯首称臣,而辽国,也在表面与大宋保持着和平。

    不是它想和平,而是辽国内部出了叛乱。

    辽国内部,耶律乙辛叛乱称帝,辽国道宗皇帝镇压叛乱镇压的辛苦,再加上道宗的身体虚弱,根本无力南下。

    大宋外部无忧,宋哲宗携征夏大胜之势开始改革。

    只是这改革,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朝廷内部,新党旧党扯皮不断,大宋又是士大夫与天子治国,改革的步伐太累,一片乱糟糟。

    想要动一步,都有无数的反弹。

    哲宗皇帝的身体,便在与士大夫的争论中,一天天衰弱,他的元气,一天天被耗尽。

    陆云看着这一切,终于有一天,上了一份证据,是关于佛门霸占田产的真凭实据,顿时在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新党变法,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陆云在这个时候送了一份证据,也是在为赵煦变法革新减轻压力。

    宋朝的佛门虽然略显式微,但是各处寺庙占据的田产、名下的佃户,却绝不在少数。

    掌握天机阁,总不能一事不做,陆云叫手下洞察了佛门的种种黑材料,上报朝廷。

    道门也好、佛门也罢,只要肯用心搜集,黑材料都是一大把,毕竟传教的都是人,是人他就会犯错误。

    如今道家占据优势,陆云趁势推一把,对佛门进行一次绝杀。

    在哲宗皇帝变法过程中受损的各地地主豪强,纷纷擦亮了眼睛。

    很快,各地就上报了诸多僧人不守清规戒律,寺庙强行霸占田产等等诸多奏章。

    这一年,赵煦下令各地寺庙整改。

    大宋变法已经到了一个瓶颈,赵煦已经找不出更多的利益空间,来满足变法的需求。

    变法革新,总要有所牺牲。

    死道友不死贫道,既能刷声望,又能给佛门致命一刀,陆云何乐而不为?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转眼间便已经是两个寒暑,数百日的时光眨眼飞逝。

    大宋最后一位明君,终于鞠躬尽瘁,为了大宋的复兴,耗尽了自己的元气。

    这一年,哲宗皇帝驾崩。

    朝局开始****。

    一个个京中贵人,开始投机。

    赵官家死了,还有另一个赵官家。

    只要能压对人,他们便有了从龙之功,何愁荣华富贵?

    哲宗皇帝没有子嗣,只有五个兄弟。

    申王,简王,莘王,睦王,以及端王。

    简王最得群臣赞赏,却不得向太后喜欢。

    而端王不受众臣待见,却深受向太后喜爱。

    这个时候,端王正不得势,将宝压到端王身上的,很多也只是试一试。

    万一中了呢?

    天机阁之中,陆云站起身来,望着窗外。

    他的身后,是端王府总管杨戬,与鲁达,王老志等人。

    终于到了选择的这一天么?

    陆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到来,却没有做任何改变。

    哲宗皇帝他没有救。

    即便救了,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朝廷新旧两党一直扯皮,哲宗皇帝虽有心却是无力,活生生被烦琐公务耗尽了生机。

    救了,还是一样。

    过几年,还是要被耗死……

    而哲宗皇帝的几个兄弟中,他不想选简王。

    简王受众臣欣赏,但与他有什么关系?

    自以为飞黄腾达,将登大宝,你去了,简王认识你是谁?

    恭维他的人,多了去了,又来一个,又如何?

    所以,陆云选端王。

    锦上添花,终究不如雪中送炭。

    若是等待端王登临皇位,巴结端王的人多了去了,他又认识你是谁?

    “我们……去端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