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入宫

    辅佐哲宗,还是徽宗,对于陆云来说,这是一个选择题。

    哲宗皇帝向来有进取心,只是身子骨柔弱,距离大限之日不过三年。

    若是陆云以道家高人的手段医治一番,可能会推延哲宗皇帝的大限,让他再多活一个十年,或是二十年。

    毕竟,有念力相助,洞察一个人的肉身轻而易举,再加上陆云突破了先天之境,若是以先天紫气温养肉身,可扫除绝大部分病患。

    只是在哲宗皇帝手下,他的才能却不一定能够充分发挥。

    朝廷的掣肘太大,如今党争激烈,新旧两党你死我活,洛、蜀、朔三党争权夺利,闹得乌烟瘴气。

    朝廷,就是泥潭……

    纵然陆云入了朝廷,想要改革吏治,做出一番事业,多番掣肘之下,也是有心无力。

    似乎在这样的背景下,做一个正直之臣并没有什么用。

    既然没用,陆云便要做一个……权臣。

    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集中权力,才能雷厉风行!

    既然做权臣,做哲宗皇帝的权臣便有些小瞧了哲宗皇帝的智慧……

    一个明君,不好糊弄。

    也只有像端王这样的,写得好字,书得好画,踢得好球,陆云才可以大权在握。

    端王尽可以去踢球,去练字,这朝廷的事,便由陆云说了算。

    虽有难度,却不是大难度。

    昏君当政,向来容易出权臣,比如蔡京。

    若是以陆云的念力扫描,还拿捏不住蔡京的小把柄,陆云可以去撞墙了。

    当然,若是陈抟祖师知道自己的弟子会以比之元神的念力来捉朝廷大官的把柄,他也要撞墙了……

    在对哲宗皇帝与徽宗皇帝的比较中,陆云成功向权臣之路迈入了大大一步……

    说不得,过个几年,北宋六贼会成为七贼,为首的是陆贼……

    但,是非功过,又有谁知道呢?

    “哎!”玄幽道人突然叹了一口气。

    他听着杨戬杨总管的名字,又以对自家徒儿的了解,便对陆云的心思猜的八九不离十。

    扶龙庭,若是这样扶,他还不如不让徒儿跳进这个泥潭。

    毕竟,要做一国权臣,而且可以左右朝廷皇帝思想的权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个不小心,容易折了自己。

    历代以来,权臣能够全身而退的,扳着手腕都能数清楚。

    何况,宋庭虽然羸弱,但这个世间的高人却不要太多。

    做的过火,容易引出一些老怪物。

    据玄幽道人所知,兵家有一位,道家有好几位,另外隐门也有几位。

    三教九流,都有高手。

    纵然突破先天之境,已经是万人之上,仍不是天下第一。

    遇上道家张紫阳,先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与玄幽道人同辈的张紫阳,已修成道家金丹,陆地真仙一般的人物,先天又如何,一招秒了……

    又如兵家周侗老匹夫,兵家的功夫到了极致,纵然不如张紫阳,也比各道门掌教的功夫高一筹……

    又如阉门的几位,在大内皇宫里藏着,想在皇宫里做手脚,只会死的快。

    玄幽道人每次去皇宫,都有一种刀尖上走路的感觉……

    虽然功力不如对方,但玄幽道人却能够算出这几个阉门高手。

    相较于武功,他更擅长于推算。

    华山道统九门神功,玄幽道人一脉独得六本,除却紫霞功,还有《指玄篇》、《观空篇》、《胎息诀》,《易龙图》和《无极图》。

    紫霞功与无极图是道门武道玄功,练到极致可保自身安全,胎息诀则是养生法门,与前两门经典配合,成了华山道统传人行走江湖最大的底气。

    观空篇和易龙图是推算之道,两本神功将陈抟老祖推上神坛的经典。将这两门经典练到极致,号称一眼之间知天下大事,寻龙定脉,开辟洞天无所不能。

    玄幽道人功力到了紫霞功第七层,只论功力是在江湖一流,算不得顶尖,但论及推演天机的本事,只有寥寥几人与他并肩。

    他刚才顺手,掐指一算,面色陡然一变,似乎自家徒儿有些不妙,急忙对陆云吩咐了一二。

    陆云听的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说。

    这样的事,要知道真假,第二日自然会知道。

    第二日是早朝,陆云按部就班,入了朝堂,百无聊奈听着朝廷官员说话。

    哲宗皇帝论功行赏,与西夏国一战,有功之臣皆得赏赐,种师道等人都被封为节度使,群臣都皆大欢喜。

    陆云果然被封为三品,掌管天机阁,管理天下术士。

    天机阁主是文官,陆云站在文臣中间,年龄极小,惹得不少官员侧目。

    陆云也见到了后世鼎鼎有名的几位,比如宰相章谆,比如“奸相”蔡京,当然他现在还不是宰相,只是一个户部尚书。

    至于高俅之类,自然不可能出现在这朝堂之上。

    倒是杨戬,童贯之流,陆云见到了。

    退了朝后,陆云跟着众臣退下,正要回去,有杨戬叫住了陆云:“向太后有请!”

    陆云心中一凛,知道这便是自家师父说的血光之灾了。

    朝廷里的人,向来喜欢玩这样的把戏。

    他们不在乎你是优秀还是愚蠢,只在乎是否忠于朝廷。

    陆云是道士,朝廷对于陆云这样的人,向来是既防又用。毕竟道士有超越帝王的能力,驾驭不妥,便会酿出大乱。

    无论是太优秀还是太愚蠢,有大野心或者淡泊明志,都会血溅当场!

    有才而无大才,有野心而无大野心,只有这种术士,才能被皇室控制,也才能从皇宫里活着回来。

    陆云已然知道了向太后要做的事,从从容容,跟着杨戬入宫,见了向太后,只是说些家长里短。

    过了一会儿,老太后说累了,陆云便告辞离去。

    陆云走后不久,屏风后面走出来两个老太监,与向太后说了会话。

    那两个面容枯槁的老太监,正是玄幽道人所说的阉门中的前辈高人,埋伏在大殿的暗处,还能有什么好事?

    如果陆云在谈话中稍稍露出点不良想法,便会被这两个太监当场斩杀……

    陆云念力超人,感知到了两个太监的恐怖,却面不动色,终于成功从皇宫里安全走了出来。

    “还是不够啊!”陆云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恐怖。

    那两个阉门高手,纵然有念力驱物,他也不一定能赢,性命倒是可以保住。

    毕竟,他会飞……

    水浒,还是那个水浒。

    只是,武力层次有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