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破城

    PS:所有章节修改完毕,终于可以正常更新了。(书^屋*小}说+网)

    没烟峡前,忽然有风起。

    没烟峡上,西夏监军昧勒都逋死。

    这位西夏军的统帅,似乎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便倒下了,甚至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更没能留下气壮山河的遗言。

    一道很细的血水,在空中飙散,被正午的阳光照耀的异常清晰。

    他睁着眼睛,似乎是死不瞑目,目光里仍残存着无数迷茫,似乎想不清楚到底是谁杀了他,又有谁能够杀得了他?

    他的全身覆着坚韧的皮甲,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这样的装备,又有谁能够正好射杀他?

    就算是有人射箭射到了他身上,也会被坚韧的皮甲抵挡住。

    这也是他亲临城门指挥的原因之一。

    但他还是死了。

    射杀他的,不是别人,而是陆云。

    数百步之外,陆云拉弓射箭。

    一枝箭便正好插在了昧勒都逋的眼睛里。

    昧勒都逋死,西夏军开始生乱。

    主将死,在这样的战争中,对于士卒士气的打击无与伦比。

    数百步之外,大宋帅帐前,十余名亲兵看着这一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位他们已经熟悉的小道长,竟然在数百步之外,一箭射杀了西夏统帅!

    这么远的距离!

    射杀了西夏统帅!

    就算是军中最厉害的猛士,也恐怕做不到吧。

    递给陆云硬弓的大汉,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他自以为自己臂力惊人,但要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射杀西夏人,他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这小相公好大的力气,我鲁达服了!”大汉嘟哝了一声,啧啧称赞。

    鲁达!

    不就是后期的鲁智深么?

    若不是陆云如今全神贯注,将所有心思投入射箭当中,听着鲁达的话,他一定不介意认识认识传说中的梁山一百零八汉中他比较欣赏的一位!

    花和尚鲁智深!

    当然,他现在还不是花和尚,而是征夏大军中的一员。

    陆云也没有精力去想其他。

    拉弓,搭箭。

    这是他现在做的事。

    远处城门上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而此时,陆云已经从地面上抽出第三枝羽箭,再次重复先前的动作。

    城门之上,再次响起闷哼以及重物坠地的声音,应该是又有守城夏军被射落。

    从第一枝箭开始,直到第六枝箭射出去,四周的宋军士卒都没有眨眼,不是他们因为震撼而不敢眨眼,而是他们来不及眨眼。

    眨眼不及的瞬间,便有六枝箭破空而去。

    六次重复的动作,似乎一瞬间发生。合在一起,能够看清。

    只是,有残影。

    更多的羽箭离开地面,搭上弓弦,破空而去。

    城上的西夏守将纷纷堕地,然后在地面砸出血花,微小朵朵。

    只要有人冒出来,便有箭射中他们的眼窝,喉咙。

    似乎在陆云面前,只要暴露一丁点的破绽,他们就会死去。

    就算是西夏守军身上的盔甲,连弓弩也刺不穿,但他们的眼睛,仍是致命的破绽。

    有破绽,他们便死了。

    再好的防御也是没用。

    看着不停射箭的陆云,宋军士卒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敬畏。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不可思议。

    一个人的射箭,怎么可能会快到这个程度,怎么可能准确到这个程度?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百发百中!

    似乎只要他要射杀你,你便一定会被射杀!

    指谁……谁死!

    这就是道家高手的恐怖么?

    道家高手,的确恐怖,却没有陆云这般恐怖。

    有紫霞功与念力相助,陆云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只有念力,以他如今的念力境界,并不能发挥巨大作用。

    有念力却没有强横内力相助,纵然能够射的中,又能够射几箭?

    要知道哪怕是军中的武道高手,在连续射出数十枝羽箭后,也必须休息,不然肌键绝对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没有第七层的紫霞功,射一箭陆云便废了。

    当然,只有紫霞功却没有念力,也是不行。

    这么远的距离,唯有念力扫描,才使他每箭必中。

    毕竟,距离实在太远,西夏守军的盔甲也绝非摆设。

    每箭或是射中夏军喉咙,或是眼睛,杀伤力最大,自身的气力,也是损耗最小。

    一箭两箭三四箭,五箭六箭七八箭。

    九箭十箭十一箭,十二十三数十箭。

    每每箭出,必死人。

    是为狙杀!

    一个不是军中主帅的人在这样的大战场之上,究竟能起什么样的作用,这是陆云想了许久的问题。

    尤其是在这样的攻城战里,就算是武林高手,一个不留心,也会被流箭射杀。

    那他能够做什么?

    就算是他,去攻城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

    好在,他不必去攻城。

    所以,他的选择是狙杀!

    以手中之箭,狙杀西夏国统帅。

    这样的年代里,统帅在于战场上的作用,无比巨大,统帅一死,军队就算不崩溃,也要士气大衰。

    陆云便以念力为眼,拉弓狙杀,一箭灭了西夏督军昧勒都逋!

    他又连连出箭,将城门之上的西夏头目一个个射杀。

    没有谁,能够逃过陆云的箭!

    一名西夏小头目口里不停地呼喝着什么,显得格外暴戾,似乎在呵斥手下的没用,忽然一枝羽箭自南而来,贯穿了他的胸腹。

    一名士卒躲在城墙后边,顺着狭小的缝隙放箭,忽然,一只羽箭从他的嘴里射进去,从脑后探出,带出血花。

    一名守卒正要将火油泼下,烧死源源不断冲杀而来的宋军,眼睛里突然恐惧无比,然后他看到了一枝羽箭向着自己的恐惧而来。

    噗噗噗,羽箭射中眼睛,射中咽喉。

    那些仿佛具有魔力的羽箭,能够射穿一切。

    没烟峡上,到处都是死亡。

    代表死亡的中箭声与闷哼声不停响起。

    西夏军终于崩溃了。

    宋军开始破城,大军掩杀而过,夺了没烟峡。

    通往咸泊口的天堑到了宋军手里!

    此时,夕阳如血,城上皆血。

    陆云拄弓屹立,一箭在手,指谁谁死,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