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战争(修)

    QH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书屋 shu05.com)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陆云望着不断操练的大军,脑海中不由冒出这样一首诗来。

    自别离了自家师父与师姐,第二日陆云便随军开拔,一路紧赶慢行,走了十几日,月中时分来到太原府,见过大将军章楶

    章楶乃是泾原路经略使,种师道是泾原路经略司,归章楶所管。数万大军停在太原城外,安营扎寨,章楶拨来粮草,让人马歇息几日。

    因为即将面临大战,兵营中的气氛渐渐紧张起来,种师道将大军拉出来,在校场中演武布阵,操练士兵。

    陆云如今便站在种师道身旁,望着校场练军情景。

    在他的身旁,亦有几位将领,看向陆云的眼神里有着几分敬意。

    之所以有敬意,是因为陆云的道家高人身份。

    道家高人就是道家高人,每每行事必有深意。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见到了陆道人的神秘之处。

    道家天眼之术,号称上察九霄,下视幽冥,天地万物,皆不能逃出陆道人的法眼。

    无论是敌军派来的斥候,还是地下存在的暗井水源,陆道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样玄妙的事,军中大将本来不信,但随着陆道人预测什么,什么就会发生的到来,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陆道人说,此地有水源,此地必会有水源。

    陆道人说,敌军斥候在十里之外,西北方向,果然有敌军斥候到来。

    陆道人说,今晚敌军夜袭,便有敌军夜袭,随即……敌军被包了饺子!

    当然,若是不提醒,他们宋军便会被包了饺子……

    因着这种种玄妙之事,军中将领早已将陆云当做神仙一样看待。

    有神仙在军指引,他们必将胜利。

    种师道瞥了一眼身旁的小道人,也不由为之叹感叹不已。

    难怪玄幽道人会收陆小道人为徒,这么小年纪,居然开了天眼!

    道家天眼神通!

    种师道虽不明白是什么,但听起来就很厉害。

    事实上的确也很厉害。

    有天眼通,敌军想夜袭完全不可能。

    斥候打探消息也不可能。

    西夏军成了没头的苍蝇,而宋军却可以知己知彼。

    这样的战争,胜机很大……

    陆云看着众军或崇拜或敬意的眼神,淡然而立。

    道家天眼,他自然没有修成。

    不过有念力,他便相当于有了天眼。

    他的所有判断,也是依靠了念力,并不是不存在的天眼。

    有念力,他已经得到了军中将领的敬意。

    再也没有一人敢因他的年龄小瞧他。

    一切都在朝着他预料的方向进行……

    “种帅,章帅议事!”便在陆云思量之际,有种师道亲兵来报。

    “走!”种师道叫众军继续演练,目光看向陆云。“小道长,随我去军帐议事!”

    此话一出,众将莫不羡慕。

    他们跟了种帅多年,仍没有资格随种帅在章帅面前议事。

    这陆道长来几日,便有了这个资格,实在厉害。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陆云淡淡一笑,随种师道去了中军大帐。

    坐在中军大帐主位的正是大宋名将章楶,如今已经七十有余,他以文人之身领兵,一生耗费在对夏之战上,这一次,定要灭了西夏,完成他一生的夙愿。

    在这等人物面前,别说陆云,就是他的师父玄幽道人也得尊敬三分。

    陆云虽去了中军大帐,有了议事的资格,但他哪有开口的可能,章楶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几十年,早已准备万全。

    这些日子,章楶手下大将郭成、折可适率骑兵与西夏监军昧勒都逋遭遇,连番大战,互有胜负。那昧勒都逋统帅两路大军,手下十几员大将,骑兵近万,步兵更是数不胜数,后面还有西夏六路统帅嵬名阿埋的十万大军。

    宋军如今需要做的,便是夺下没烟峡,随即进军咸泊口,与西夏军决战。只要把咸泊口打下来,西夏国失去这个重兵要塞,宋国的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进可战,退可守。

    如今没烟峡尚在西夏国手中,第一关便是要夺了没烟峡。

    种师道立刻请命,请求出战。

    章楶大喜,又商议了一番,到了中午,章楶便下令全军开拨,直扑没烟峡。

    而在此前,秦风路、东山军路两路守军几乎同时进发,秦风路守军在西南方,牵制西夏卓啰和南军司,东山路守军进攻夏州,牵制西宁府守军和翔庆军。

    这两路大军只为配合章楶的泾原路大军,一举拿下没烟峡,打开西进的道路。

    大军直扑没烟峡,夜半时间正到了没烟峡。

    章楶不愧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将,一边命令士卒连夜兴修堡寨,一边又命骑兵前进六七里,擂鼓鸣炮,让没烟峡的西夏守军疑神疑鬼,一宿未睡。

    用兵之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教对手无法看清真实情况。

    章楶用了一辈子兵,已深得其中三昧,果然,西夏军监军昧勒都逋碍于晚间,生怕中伏,不敢出战。待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站在城头向外一看,骇然失色。

    十里外,宋军已搭建起连绵五六里的军寨,分作三个大营,前后相连,左右呼应!

    章楶又设下计谋,军寨之中不设一个守兵,也不设人巡逻,整个军营如同鬼营,又发了一份信书,道:“午后决战!”

    昧勒都逋又疑神疑鬼,果真不敢劫营,下令众军严阵以待,哪知等了一上午,也不见宋军攻城,那些西夏军一宿未睡,又紧张一上午,疲惫不堪。

    他们疲惫不堪,宋军却睡了一上午,待午时已过,宋兵营中一阵炮响,战鼓鸣响,数万大军从营中涌出,两翼骑兵齐头并进,中间步兵蜂拥,前方是弓手,涌到城外三里处停下,鼓噪着决战。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昧勒都逋不欲开战,又怕丧了士气,终究决定开战。他对于西夏军队的战力还是自信满满。

    陆云终于见识到了古代攻城战的残酷。

    虽然章楶设计去了西夏军的三分勇气,但攻城战,依旧是残酷无比。

    沙场征战,抛石破城,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宋兵死去,又有无数守关西夏兵死于大宋箭雨之下。

    陆云并没有随军冲杀,他立身于帐旗之下,看着一条条生命的死去,由震惊渐渐变成了愤怒。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无时无刻吞灭生命的绞肉机。

    “弓来!”陆云眼中精光爆射,出声喝道。

    立有身旁亲兵送上一把弓。

    “太轻了!”陆云轻轻抬手,弓旋即折断,不由皱眉。“谁有强弓?”

    “用洒家的罢!”旁边一个大汉,送过一张弓来。

    的确是硬弓。

    在陆云手下没有断。

    闭目,箭出。

    西夏督军,昧勒都逋……死!

    被陆云一箭,隔着数百步,射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