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讲道理间,祖神灰飞烟灭

    怪物毁灭,祖神重生,张狂而又畅快的大笑之声,回荡在地宫之中,震动尸河恶水,波涛汹涌。

    “异界祖神?”

    陆道人轻吟,打量着这个祖神。

    ?“异界?不错,以你们的方式来思考,确实如此,我乃异界祖神巴布拉!”

    前方的怪物一副睥睨天下,惟我独尊的气态:“这只肮脏的老鼠比你这样的人类还让我感觉不舒服与不愉快。”

    看着自己此刻所寄居的躯体,异界祖神巴布拉又看向陆道人……身旁的萧晨,完全不像是在看着一个人,倒像是看着兽类一般,充满了蔑视。

    “从你的话语之中,便可见你距离道,还有很远的距离。”

    陆道人听着祖神巴布拉的话,并没有任何生气的念头,反倒是萧晨,同样是蔑视的神色,像是看着蝼蚁一般。

    “我倒是觉得这只老鼠比你可爱,你让我感觉很恶心。”

    萧晨嘿嘿一笑,开口道。

    “你……”异界祖神巴布拉冰冷的盯着萧晨,道:“当年,纵然是女娲、伏羲都不敢如此辱我!”

    “他们是懒得搭理你。”萧晨嗤笑道。

    “你这卑微的人类,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真是开古往今来之先例,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我要让你明白祖神的威严不容冒犯!”

    异界祖神巴布拉虽然话语很平淡,神色也很镇静,但越是如此,越是表明,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一股无匹肃杀冷意,铺盖天地,席卷而出。

    祖神,从来不会说笑,言出必果!

    “祖神的威严?在我的面前,即便是祖神,也难以有威严。而且,对于人类,又谈何“卑微”二字?”

    陆道人淡淡看着巴布拉,好似前方的不是祖神,而是和小猫小狗一样的一个存在:“道之三境,今日教教你怎么做人。”

    “可恶!”

    一声怒喝,赫见无穷力量汇聚,巴布拉右臂平举,指掌间血光冲天,一杆古老的战矛充满腥气味,慢慢浮而出。

    “我的大破灭战矛不仅可以洞穿世间一切,还可以穿碎整片世界!”

    祖神级的大破灭战矛,显化在巴布拉的手中,血气滔天。

    陆道人不为所动,摇了摇头,道:“可惜你没有能力将这把战矛真正召唤而来,不然我便又多了一件藏品了。”

    “吹大气,当年人类的祖神也也不敢如此对我说话,昔日这杆战矛上沾染了不止一位祖神的鲜血!当年,我不过隔着一片星空,都可以震伤你们的祖神有巢氏,让他血染大地。如今纵然没有了那等实力,也足以杀你!”

    ?“杀!”

    祖神级的大破灭战矛显化在巴布拉的手中,霎时气焰滔天,愤怒一击爆出,将天空都给捅破了,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而后他一步就冲到了陆道人的近前,战矛凌厉带杀,猛刺而来。

    在这一刻,无尽血光冲天,像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一般,方圆百里到处都是刺目的光华,天上地下通红一片,尤其是巴布拉,周身的血光更是冲破了云霄,像是千万把顶天立的的巨大神剑背负在他的身后一般。

    “道之一境,看山是山,看不透世间万物,只是最为片刻的以肉眼观世界。”

    面对祖神巴布拉的猛烈攻杀,陆道人显得风平浪静,甚至他还有时间将一个个的字说出来,说给他的徒弟听。

    那被陆道人说出的一个“山”字,陡然变作了太古神山,气势磅礴、雄浑霸道,将大破灭战矛的锋利攻击完全抵挡。

    “可恶!”

    面对陆道人平平淡淡的对待,甚至只是一句话就抵挡住他的攻击,无比强烈的愤怒之火已经彻底点燃,熊熊燃烧的怒焰,欲要吞没天地乾坤,赫然可见巴布拉单手擎着大破灭战矛,缩地成寸,瞬间又到了眼前,魔焰滔天。

    所谓盖世高手,眸睨天下,那种无敌风范完全可以想象,巴布拉在身前状态颠峰时,一定如此,现在,他的血肉尽失,神魂破灭,只能借助残破的怪物尸身复活重生,但还是展现出了一种霸绝天地的气势。

    他单手擎矛,捅破了苍天,整个人与大破灭战矛合一,像是天生一体,此刻的气焰威压九重天,方圆百里一片通红,到处都是血光,浩瀚能量让人颤栗。

    “道之二境,看山不是山,领悟了一些道理,看清楚了一些法则,便觉得自己升了维,有资格掌控一切,以众生为实验,觉得天下无敌,除他之外都是蝼蚁,话语出口,尽是些蝼蚁,卑微之类的词。自觉得高贵无比,终究还是道之二境。”

    陆道人再次开口。

    这一次,他说的话很多,不过对于萧晨而言,他依旧有时间听清楚陆道人的每一个字,甚至还能做出一些思考。

    而此时,那似乎能把天捅破的祖神大破灭战矛依旧没有刺下来。

    直到萧晨彻底有所领悟,大破灭战矛终于带着可怕的力量猛击而下,那股声势,几乎凡是挡在其面前的东西,几乎全部都是会在顷刻间毁灭一般。

    但有“蝼蚁”二字跳了出去,迎面对上了全力一击的祖神。

    顿时之间,轮回的力量,命运的力量,乃至预言,时空的力量,都在这“蝼蚁”二字之上显现而出,无边的大道气息,改造着祖神巴布拉的肉身,镇压着他的道理。

    到了最后,他的那一刺并没有刺下来,场中多了一个蚂蚁,还在虚空中,正在往下掉。

    “道之三境,看山还是山,无论是祖神,还是你眼中的蝼蚁,其实都可以互相转化。祖神可以成为蝼蚁,蝼蚁也可以成为祖神,即便你是祖神,又有什么可骄傲的?”

    陆道人轻飘飘开口,想了想,那祖神化作的蝼蚁便灰飞烟灭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需要将你杀了。至于说你卑微,说你蝼蚁,我觉得没必要。”

    陆道人的话语终于说完。

    而异界祖神巴布拉也灰飞烟灭。

    “昔有诸葛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今日有师尊讲道理间祖神灰飞烟灭”。

    萧晨内心震撼,幽幽想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