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异界祖神

    萧晨修炼多日,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打老鼠。(书^屋*小}说+网)

    这是磨炼他战技的一种方法,也是萧晨已经习以为常的习惯……

    在过去的日子里,这样的事他做的很多,已经习惯了。

    一番厮杀,似乎是耗费了几个时辰,但是在陆道人让萧晨出手打老鼠之时,他已经将萧晨附近的时间流速控制了。

    萧晨杀老鼠几个时辰,落在陆道人的的眼里,其实是刹那。

    这时光流逝的不同,让陆道人并没有等太久。

    他们便又重新启程。

    陆道人与萧晨来到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山脚下,那里有一个漆黑的大洞,暗黑无光,阴森无比,仿佛连接着黄泉,阵阵呜咽声从里面传出,死气森森。

    洞窟深邃,入口在山脚下的一直通向山腹中,而后地势渐渐下沉,向着大地深处通去,足足深入地下千丈,陆道人到达了一片广阔的地宫中,周围是一双双碧光幽幽的鼠眼,不过他根本不乎,继续前行。

    地宫地势越来越开阔,且大的洞府中渐渐有光亮在闪烁,竟是一颗颗发光的奇异晶石镶嵌了洞壁上。

    忽然之间,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汹涌而出,径直向着萧晨偷袭而来。

    陆道人心意微动,这股力量便散了。

    “一个祖神骸骨,想要偷袭,真是想多了。”

    陆道人目光所及,那是一具白骨,身上没有一点血肉,骨骼晶莹如白玉,没有任何阴森的感觉,有的只是一股邪气,让人不由自主产生惧意。

    这具白骨非常奇特,并不是人类的骸骨,人形的身体两侧,生有八只蜘蛛腿般的白骨刺,长达一米五左右。而在他尾骨处,还生有一只蝎子尾巴般的白骨倒刺,长足有两米。

    他的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正是祖神气息,一切都预示着,这个骸骨生前是一个祖神。

    ?“尘归尘,土归土。”

    陆道人淡然出声,话语落下,让那个祖神骸骨归了土。

    就在这个时候,地底之下,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声音,像是有一个顶世巨人在走动,又像是十万神魔被人关在了地牢中,齐声嘶吼,透过封闭的绝室传出闷吼声。

    “轰隆隆……”

    又有无尽的鼠妖像是一股洪流一般,从远方冲涌而来,一双双凶光四射的眼睛,全都在盯着这里。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妖鼠,尖厉的叫着,争相恐后向他扑来,悍不畏死。

    “师尊,这些也要杀么?”

    萧晨明显一颤。

    老鼠似乎太多了些,杀起来很费劲……

    “有一种道理,叫做镜花水月。”

    陆道人伸手一挥,无穷老鼠都变作了影子。

    它们嘶吼着,追逐着,似乎要将陆道人吞噬,但是它们只成了一片虚影,如动画投影一般从陆道人所立之地穿过。

    井中月,曾经是仙逆大世界掌尊神通,如今在陆道人眼中,越发神秘莫测。

    那亿万老鼠的真身成了影,而它们的影成了真,在另一个镜面世界,与陆道人永远平行不相交。

    “师尊威武。”

    萧晨真心礼赞陆道人。

    他杀来杀去废了许多功夫,不如自家师尊心一动……

    继续前行,陆道人听到了洪水奔腾的声响,同时阵阵惨烈的阴煞气息冲来,地下的凶恶超乎常人的想象,是名副其实的大凶大恶之地。

    洞府最深处,一条黄色的大河,滔滔奔涌,尸臭与死亡气息,铺天盖地,这里简直比死亡世界还要可怕,煞气腾腾,死亡气息弥漫,大河之上阴风怒号、尸气笼罩,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黄泉。

    这竟是一条尸河,完全是由尸水汇聚而成的尸河!

    “吼……”

    震慑人灵魂的咆哮声从尸河的上游传来,随即,黄色恶河泛起大浪千重,尸河中涌起的黄色尸水像是一堵无边无际的黄墙一般,层层叠叠。

    刺鼻的尸臭与让人窒息的恐怖煞气,让人灵魂都感觉冷。

    周围尸雨滂沱,大片的恶臭黄水在降落而下。吼声震天,大地深处在猛烈摇动,尸河咆哮,涌起无边大浪,惨黄一片的死寂恐怖,让人心悸与寒。随之,一个庞然大物自黄色的尸水中挺立而起。

    “卑微而又弱小的低贱生物,敢闯我洞府,扰我修行,自寻死路!”

    沉闷的声音,像是闷雷在轰鸣一般,尸河都在随之汹涌。

    数十米的身高,狰狞恐怖无比,竟是一个人身鼠头怪物,具有人的身体,鼠类的头颅,像是一堵小山一般,矗立在尸河中。

    “哗啦啦……….”

    铁索抖动的声响传出,随着它浮出水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条巨大的血色铁链绑缚在它的躯体上,禁锢着它的肉身。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辱骂我家师尊?”

    萧晨面色一冷,喝问道。

    “就你一个卑微的蝼蚁,我说的就是你!卑微的蝼蚁,我要吃了你!”

    一声怒吼,巨大的怪物张口喷出一大片黄色光芒,恶臭扑鼻,乃是尸河中的精华,是被怪物炼化的至邪恶水,拥有难以想象的毁灭腐蚀之力,非同小可。

    “……”

    萧晨一怔,陆道人却是哑然失笑。

    嗯……在这个怪物的眼里,来到这个洞府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萧晨。

    至于陆道人自身,怪物根本看不见。

    萧晨觉得怪物在骂他,其实怪物是在骂他。

    “语言的多样性,真是奇特。”

    陆道人呵呵一笑,将那些腐蚀之物看的灰飞烟灭。

    “谁,给我出来!”

    直到此时,怪物终于知道场中还有一个存在,他怒吼着,身体两侧的四杆骨矛这一刻爆发出刺目的白光,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把恐怖的死亡长矛,直奔萧晨所在的地方刺来。

    大破灭战矛,源自异界的无上神通,达到极致境界,纵然是隔着几个星球、甚至隔着一片星空照样能够杀敌。当年的异界祖神,在遥远的天外,隔着无限星空,都可以伤到人类的祖神。

    “我……”

    萧晨内心有些受伤,心中的怒气却是更甚。

    骂他师尊不行,骂他,也是不行!

    当即,黄泥台之上八音运转而出,生与死,阴与阳的道理流转,狠狠与大破灭战矛相撞。

    剧烈的撞击之下,整片地宫都在剧烈摇动,尸河更是迸发起百余米高的大浪,黄蒙蒙,恶臭臭,阴风怒号,鬼哭神嚎,让人发毛,若不是地宫曾经被无上神力加持过,只怕早已被毁灭无数次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怪物突然惊恐大叫了起来,它的身体自行崩溃,却又随之快速重组,凄厉惨叫亦变成了畅快的大笑之声。

    “哈哈哈……”

    重生的怪物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像是刚刚新生与觉醒一般,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之色,随即,仰天便是一声长啸:“我祖神巴布拉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