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文王

    尘归尘,土归土。

    虚幻的归虚幻,现实的归现实。

    陆道人心意微动,便有创世界。

    围绕着九州之地的所在,陡然有了地水风火,有了混沌开辟,虽然在真实世界的众生眼中虚幻不可见,但在虚幻众生的眼里,却是无比的亲切。

    他们觉得,那就是他们的归宿!

    茫茫天地之间,虚世界生!

    它将所有虚的存在召唤而去。

    无论是小李飞刀李寻欢,还是楚留香,乃至邪王,白虎圣皇,这些都是人心虚幻想象而出,他们的归宿便是这虚世界。

    若是有大神通者去看,会发现虚世界与真实世界其实是镜内镜外的关系,两者对称,却永不相交。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白虎圣皇身影不见,他的声音却依旧在虚空中飘荡。

    他如今来到了虚世界,他惊喜的发现,在这个所谓的虚世界里,他反而是真实的!

    真实世界他为虚,虚世界他为真。

    真真假假,叫他这个半祖感慨难言,又对陆道人感激不已。

    他知道从此之后,他安全了!

    “虚的尽去,真实世界也当有变化。”

    洪荒古村,陆道人淡然而立,悠悠开口。

    天地异变开启,九州之上灵气越来越盛,已经不比长生界差上多少了,甚至,还在不停地激增,仿佛想要重现太古洪荒之时的景象。

    海上,一处岛屿浮现生成,处在自成天地的神秘空间中,正在慢慢从遥远地未知地域连入人间界。

    龙岛正在降落人间。

    几乎与此同时,古村大地之间,朦胧地虚影浮现而出,一座巨大的城池似乎将要显化在地表之上了。

    九州之外的汪洋中,一些地方都出现了朦胧的影迹,似乎有巨城、有荒漠、有古岛将要跨界出现。

    当然,最为清晰的龙岛已经初露端倪了,隐约间东海之上已经可以听闻阵阵龙吟兽吼。那巨大地咆哮声让人心胆皆寒。若隐若无间巨岛边缘地带显化的庞然大物已模糊可见,让许多人第一时间认出那是————蛮龙!

    上古蛮龙出现,自然在第一时间传遍九州,不少人都开始关注那里,绝对是一个石破天惊地消息。让神都要颤栗的龙族如果重现于世,整个修炼界恐怕都要重新洗牌。

    九州之地,天空中,一个羽扇纶巾、飘逸儒雅的中年文士降落而下,他看着这一切,连连叹息三声,默默站立良久。

    “千百年后,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能否有人会记得,燧人氏埋骨深渊上,又有人会否知晓,神农也已埋骨天荒?”

    “阴阳交战,泣血玄黄……”

    “上五千年的尽头,潮起潮落,上五千年,人类走向繁盛之极点,本已冲出一条独特的文明道路,但是终究自毁了……”

    中年文士用手一拂,一片虚幻的画面映在黄泥台上空,一座座摩天大厦鳞次栉比,冲天而立,当夜晚降临,霓虹闪烁,繁华的夜都灯火通明。宽阔的大街上,机车飞驰,浩瀚的天空,飞船冲向星宇,一片如梦似幻的景象。

    “凡人也有凡人道,但终是自毁了……一切被打回原点。下五千年,神国降临,虚幻与真实逆转。”

    一幅幅换面在飞快变换。

    “轰隆隆……”

    无数神魔虚影显现而出,他们来自虚幻,本将寂灭于虚幻,现在,他们却到了虚世界。

    “周文王何必感慨万千,虚也好,实也好,不过是一念之间。”

    陆道人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打量着这个中年文士。

    这个中年文士,正是传说中的周文王。

    “唉!”周文王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正是这个存在使得一切全都改变,幽幽道:“女娲、伏羲、燧人氏带领人族斩荆棘、拓前路,一切都是为了人类活下去。祖先抛头颅、洒热血,伏尸无数,终在那茫茫洪荒间为人类开辟出一片生存之地,谱写出一首首可歌可泣的血泪战曲。但是,祖先以血肉之躯铺就的生存之路,到头来却比不上一部虚幻的神曲,任那虚无的‘大道至圣’凌驾人族祖先之上,甚至可奴役我们的祖宗。”

    “到如今,人族兴旺昌盛了,可以立身在这片大地之上了,但是祖先以热血和生命谱写的战歌早已被世人遗忘,很多人宁愿去唱那虚幻的神曲。虚幻与现实逆转,阴阳交战,谁在泣血?是……我们的祖先!伏羲何在?女娲何在?燧人氏何在?纵是祖神幸运活下来,也要流出血泪……”

    “伏羲,女娲,燧人,他们自在他们该在的地方,你们这些后辈该做的,是尽快成就祖神,与域外祖神相抗,那个地方我去过,天外混沌之地,祖神,祖神王,无上祖神真是满地走,何必纠结那些小小的虚幻半祖人物。”

    陆道人淡然开口。

    “什么?你去过?”

    周文王刹那之间,震惊无比。

    九州之地向来羸弱,每一次都是被动的防御域外入侵,即便如此,也是死伤惨重,他却不想他面前的这位存在竟然去过域外混沌之地,还见过异族祖神?

    祖神,祖神王,无上祖神,三种祖神,让他的心一沉。

    “祖神之道,在于坚持我道,祖神道,并不怎么难。”

    陆道人淡然开口:“而且祖神,也可以被杀死。你若是看懂了这条腿,说不得你也可以成就祖神,做一些你该做的事。”

    陆道人伸手一挥,一根祖神腿到了虚空之中,甫一出现,杀气之凛冽,遍传九州之地,让九州的每一个生灵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怖。

    他们的内心在颤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多谢前辈。”

    周文王终于知道面前存在的恐怖,在这位存在面前,半祖为蝼蚁,祖神也可以被杀死!

    即便虚幻与现实逆转,这位存在也丝毫不在乎,似乎只是小事情。

    他运转己道,将祖神之腿的杀气全部摒却。

    整个九州之地,这股杀气又消失无踪,让芸芸众生心中稍安。

    “新的时代……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