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有情,无情

    陆道人到了如今,嘴炮也可以杀人。

    只因为他说的话,都是规则,言出法随,不外如是。

    对付一个半祖,自然是易如反掌。

    那青莲天女本来大发神威,使太昊独力难支点,如今四战剑,十二品莲台以及她自身的法宝都被陆道人收了,片刻之间,厮杀无法维持下去。

    意外闯入的陆道人,让厮杀惨烈的太昊与青莲天女同时停滞了下来。

    “师尊!”

    萧晨面色一喜,忍不住叫出声来。

    救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的事,萧晨觉得应该是他自己的事,他并没有打扰自家师尊,却没有想到自家师尊还是来了。

    在这关键时刻到来,挽救了大局!

    “师尊,就是她,占了若水的身体。”

    萧晨激动开口,对着陆道人说道,而后他将目光看向了青莲天女,恨恨问道:“这是若水的身体,但是她的灵魂呢?”

    青莲天女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万没有想到曾经被她无视的小子,竟然最终让她徒劳无功,冷哼一声,道:“杀了。?”

    “你杀了她?!”

    萧晨内心一颤。

    “彻底碾碎了那条灵魂,纵是经过百世轮回,万年等待也无用,她被我自这个天地间彻底的抹去了印记,哈哈……”

    说到这里,她大笑了起来,带着一丝快意看着萧晨。

    “你说了不算。”

    陆道人悠悠开口。

    “……”

    一句话,憋的青莲天女无话可说。她想开口,陆道人却不想听。

    “修行了这么多年,我觉得现在让你身上的时间倒退个多少年应该没问题。”

    陆道人云淡风轻,淡淡开口,但是整个天地似乎随着这句话而变化。

    时间本是向前奔流不复回,但是这一刻,青莲天女身上的时间开始后退。

    一切都在后退,与青莲天女与若水有因果的范围之内时间都在倒退。

    曾经被猫吃了的老鼠又从猫口里钻了出来,曾经被牛吃了的草又生长了出来,而那些已经分手的恋人,这一刻,也重新回到了过往的甜蜜日子。

    高空之上,狂风卷起乌云,天雷滚滚,无穷无尽的劫雷开始闪耀,似乎是天地都愤怒了,要将这个敢逆时光长河的家伙劈死!

    不过陆道人只看了一眼天,漫天劫雷便都消散。

    而他伸手一抓,便将过往时间里不曾被青莲天女附身的若水抓了出来。

    而后,一切异相全部消失。

    场中又恢复了风平浪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是从太昊张大了合不拢的嘴巴可以看出,真的是有一系列事发生了。

    “你竟然可以复活死去的人?”

    许久,太昊才结结巴巴开口,依旧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与其说是复活死去的人,倒不如说让时间长河后退,那时候,一切都没有发生。”

    陆道人淡然开口。

    “那你不惧怕因果缠身么?”

    太昊忍不住问道。

    “你是指那只猫没有吃到老鼠,牛没有吃到草,恋爱男女还没有分手的因果么?”

    陆道人看向了太昊,呵呵一笑:“因果,也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说没有因果,那就没有因果。”

    陆道人心意微动,诸般因果已断。

    任这一次时间倒流的因果再多,也找不到陆道人的头上。

    元之大道,可绝因果。

    这正是跳出阴阳五行,不在因果命运之中。

    这是大自在,大超脱。

    却也是……大恐怖。

    尤其是在太昊的眼里,他觉得面前的存在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温文尔雅,实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

    似乎即便是天,也奈何不了这个人!

    这样的人若是为恶,可使九州覆灭!

    “我来这世间,论道为首要,杀人这样的事,并没有多少意义。”

    陆道人将太昊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说了几句,而后他伸手一抓,又将一个名为通天死桥的东西抓在了手上,收了起来。

    通天死桥,与洪荒天界有一些关系,他索性收了。

    “你能看懂我的心思?”

    太昊面色又变,问道。

    “你的面上写着什么一清二楚,还要我仔细看么?”

    陆道人反问道。

    “……”

    “多谢师尊。”

    而在此时,萧晨拜了陆道人三拜,恭恭敬敬开口

    他最爱的的女子如今彻底复活了,还认得他,这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的幸福。

    他的师尊,真是给了他太多太多的照顾,叫他不知道如何报答。

    “我还以为你有了恋人就忘了师傅。”

    陆道人呵呵一笑,话语一变:“不过,你的修为还是得提升,若是不能保护自己爱的人,那爱一个人,或许会成为负担。”

    修真修道人士,要不要爱上一个人,向来是一个讨论的话题,往往还会牵扯到无情与有情之说。

    有修士觉得修道当无情无义,绝情绝性,这样才能不为身外之物所拖累,有的做的极端了,先爱上一个女的,然后特意杀了,这就是所谓的杀妻证道。

    的确是……恶心至极。

    当然,太上忘情又是另说。

    还有的认为修道应当有情有义,也正是有情有义,为了自己爱的人,为了整个他关怀的人,乃至于整个种族的生死存亡,一个修士可以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灭杀。

    修炼,应当有情。

    修士,也因着有情才能走的更远。

    这是不同人的想法,也是不同人的道。

    对于陆道人而言,他不用选择。

    他已经强大到即便有无比弱小的爱人,也可以让她片刻之间晋升金仙,与他一个维度的地步,并不需要担心爱人的弱小会为他带来麻烦。

    他更强大到可以以造化之道造化芸芸众生的地步,众生,无论是男女,都是他的晚辈,想要寻到一个与他境界相当的异性极为困难……

    当然,能够与他一个境界的异性,也强大到了无性的地步。

    神本无性,可用一个“祂”来形容。

    便如慈航道人,本来为男,世人喜欢大慈大悲的形象,祂又成了女。

    男与女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师尊吩咐的是,弟子一定努力修炼。”

    萧晨自然而然选择了有情道,恭敬说道。

    他定要努力修行,庇护自己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