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古神荒漠

    失乐园,众神之墓地。

    这里,一个个半祖或自己道灭,或被陆道人送了一程,只惊的半祖的徒子徒孙觉得天都要塌了。

    但对于陆道人而言,这一切都是随手而为之,不算什么事。

    他将目光看向了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矗立在前方,高耸入云端,虽然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但是其“势”仿佛可撼天动地,那是一种源于心灵的震撼。

    “武之道么?”

    陆道人轻吟。

    他自身走的并非武之道,对于武道也只是了解一些。

    当然,也有许多的武者死在了他的道理之下。

    “不到在这样的时代还能见到你这样的神通者……”

    天碑之上,有苍老声音感慨而出,似乎是见着陆道人的神通惊人。

    “你是谁?”

    萧晨诧异,不由开口。

    “这个……很差!”

    苍老的声音透露着不屑的意思,即便萧晨没有看到谁在说话,他也能感觉到发自声音的鄙视。

    “资质不怎么样,仅仅是二十年一见的根骨,连那种千年、万年一见的人杰都不行,这样资质太差了!”

    声音犹如划破远古的时空而来,飘渺而又久远,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沧桑气息。

    “……”

    萧晨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是哪个混蛋在无缘无故骂自己,他怎么那个混蛋了?

    说自己资质太差,他的资质差么?

    他正要开口,陆道人呵呵一笑,阻止了萧晨,望向天碑,道:“你是天碑之印记?”

    “我是最后的纯粹‘武者’印记,没有神通,没有法术,不借天地之力,只修武体。?”

    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

    “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天地之间,诸般大道,武道只是其一,我不仅见过武道,还见过李之道与庄之道,这个世上,本来没有李道,庄道,有人创造出了,便有了这条道。武道,只是我道的一处风景,是我参考的对象,至于说他战力最强,我不觉得是这样。”

    陆道人悠悠出声,又将目光看向萧晨:“不过,我这个徒儿,你或许试着可以传承传承武道。”

    “他的资质不怎么样,仅仅是二十年一见的根骨,连那种千年、万年一见的人杰都不行,这样的资质怎能得传承?”

    武道印记重复话语,说出的话,让萧晨再次中枪。

    又在鄙视他的资质!

    “资质……”

    陆道人哑然失笑:“资质的问题,难道还是问题?只要我愿意,什么体都可以塑造,五行体,混沌体,神王体,霸体……在我这里,资质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所以……”

    陆道人微微一顿,看向萧晨:“这里的天碑功法,你自己学一学罢,至于武道印记,让这个印记爱传谁就传谁,你不要放在心上,没什么稀罕的。”

    “是,师尊。”

    “……”

    武道印记沉默了起来,似乎是头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向来是他嫌弃别人资质太差,今日他的传承反被别人鄙视了?

    还有这种事?

    ……

    就有这种事。

    陆道人让萧晨领悟了片刻天碑功法,他们便走了。

    离开了大商帝国,陆道人带领着萧晨去往了一处大漠。

    这里,没有别的人敢深入,这是长生大陆出名的四极禁地。

    若问长生大陆哪里最可怕,哪里堪称绝地,但凡有所了解的修者一定会说是四极绝地。

    最北古神荒漠以北、最西百万铜山以西、最东茫茫东海之波以东、最南千万荒岛以南,究竟还有着怎样未知的世界,谁也无法说清,因为走进深处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

    因为未知,所有才显得可怕。连天神都很难进入,无法揣测里面的情况。

    十几万里的浩瀚大沙漠,漫天黄沙吹起,遮天蔽日,天空中仿佛下起了黄金雨,时时有黄金色的沙丘消失,而有另一片片沙丘刹那间形成。

    这里的罡风格外的可怕,连神的躯体都能够撕裂。

    也是因着如此,陆道人带领萧晨来到这个地方,让他进行修行。

    无论是淬体还是修炼神通,这里都是一个绝好的地方,正适合萧晨。

    至于陆道人自己,他已经过了这个阶段。这里的罡风如果能吹断他一根头发,就算他输。

    他在这里等待着那些被他灭杀了的半祖神的回归。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这一日,陆道人听到了悠悠钟声传来。

    目之所及,远方金色的大沙漠深处,一座神庙静静的坐落在那里,仿佛亘古就已经存在一般。

    古庙在夕阳下被染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彩,悠悠钟声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在晚霞中古庙给人以无比神秘之感。

    而在不远处,一座道观静静坐落,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像是自太古划破时空而来。

    又有一座很小的神岛,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仿佛被镇封无尽岁月了,没有丝毫能量波动,只是孤寂的定在那里。

    陆道人一步迈出,到了这三座建筑之前。

    便有庙门开启。

    一个幼小的身影沉稳的迈步而出,他身穿着宽大的僧衣,不过三四岁的样子,僧衣大半都拖到了地面上。

    这是一个幼童,或者说是小和尚,不过三四岁的样子,却能够抵抗大漠中的极限寒冷,从容而镇定的走出了庙门。

    他肤色白皙,额头饱满,眼睛大而有神,睫毛很长,鼻梁挺直,嘴唇很厚,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忠厚慈善地小童,五官中的耳朵最为特别,人虽然不大,双耳却很大,很有福态,厚厚的耳垂快要触碰到肩头了。

    随即,远处道观亦开。

    一个三四岁的小道士从容迈步而出。?虽然是一个幼童,但是看起来格外的老成,尤其是一双眼睛深邃无比,仿佛可以洞悉世间的一切。

    刷。

    天空中的那座很小的神岛上,轻飘飘落下一个孩童,满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飘洒,一双眸子充满了灵气。

    更确切的说,是杀气,杀意之浓,可让萧晨内心震颤!

    三个小孩见了陆道人,齐声道了声:“道兄。”

    这样的场面看起来无比诡异,即便萧晨见多识广,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三个小屁孩,居然对着自家师尊称一声道兄?

    “恭喜三位道友脱劫而来,迈入祖神之境。”

    陆道人悠悠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