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我觉得

    该突破封印的,还是要突破封印。

    到了今日,七根石柱中的太古人物终于要突破封印。

    石柱渐渐变得清晰透明,隐隐可见其中的人影。

    那是一个伟岸的男子,身躯高足有一丈,健硕有力的躯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一条条似虬龙般的肌腱盘绕在身,古铜色的皮肤如千锤百炼的精铁一般结实。

    他绝非那种蛮野的肌肉男,他的躯体近乎完美,那是力与美的结合,是那种修长而有力的完美体魄。

    黑色长发似狂乱瀑布一般,自然垂在胸前背后,一双眸子虽然紧紧闭合,但却仿佛透发出了两道无比凌厉地光束,让每一个望向他的人都感觉阵阵惊心动魄。

    这是一股无形的气质,这是跨越千古而不灭的战意!

    残碎的古老战袍,只能遮挡住腰腹以下的躯体,早已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望之让人触目惊心,可以想象在那无尽的岁月前,他纵横冲杀,血染战袍时的大战景象。

    能够被这等人物杀死的人,毫无疑问都是顶级的太古强者!

    不灭的战意在激荡,这也是他千古不灭的重要原因。

    在他的右手中握着一根锈迹斑驳地古老战矛,古矛底端拄地,铁锈斑斑,矛尖冲天,暗淡无光,与男子并立着,虽然是一杆满是锈迹的青铜古矛,没有点滴璀璨光芒,但是其透过石柱传出的丝丝煞气,却足以让人颤栗。

    自太古时就存在的一人一矛透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息,似那古老化石,又像那战意凌云的不灭之体。

    这是一个矛盾组合,染血的残碎战衣,健硕的伟岸身躯,锈迹斑驳的古老战矛……一副极其震撼人心的画面。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他们在过去,是屠过天的存在。”

    陆道人看着这七个太古人物的卖相,不由想起了他在三国之时的经历。

    三国年代,也有一个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有大贤良师张角法力通天,将大汉的苍天灭掉,欲以黄天代苍天。

    只可惜,他不算完全胜利。

    大汉的天虽然灭了,但张角也是死了……

    当然,这个世界的天,不比大汉年代的天,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有的天道弱成狗,有的天道强成神。

    都是天道,一笔一划都相同,内涵却迥然不同……

    “灭掉天的存在?”

    太上老祖面露几分好奇之色。“那我也有几分兴趣了。”

    他的话语落下,高天之上突然星光闪耀,月华也如水一般洒落。

    “天啊!传说之中的太古凶人真的要脱困而出了!”

    “完了,完了,这一次真的要完了”

    一阵阵惊恐的气息弥漫在花岛之上,这些曾经在修炼界中高高在上的强者,此时此刻,全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机,那是生死存亡的危机。

    北斗七星太古禁忌大阵封印七圣山锁住七位太古人物,大阵终年运转不辍,与天上北斗七星暗暗契合,同时,满天无尽地星辰光耀天上北斗,星辰之力,源源不断的借助天上的北斗七星,汇聚到海面上来,为太古大阵提供能量,然而,每过一万年,太古禁忌大阵都要停转几分钟。

    天上的星光为之散乱,此刻短暂的几分钟之内,古阵已经失去了效用,也意味着圣山的封印力量降低到了最低点,这在以往的万年轮回时或许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如今其圣山已经被消磨成了七根石柱,即便号称神魔都无法毁损的圣山,到了这等境况,恐怕也无法再压制住七位太古强者了。

    七位太古人物即将要突破封印,君临天下!

    “飘渺峰所有弟子都集中到这里来。”

    缥缈峰的几位祖师焦急地喊道,人影闪动,剩下所有弟子快速冲去。

    “快去离开这儿,否则,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明知不可抵挡,缥缈峰的几位祖师还是不愿离开,他们要与缥缈峰共存亡,但他们不想看着年轻一辈就这么没有任何价值的死去,他们要这些年轻弟子能走多远走多远,永远不要回来。

    这是生离死别,这里,蕴含了太多的无奈!

    星光闪耀,远处的七根通天石柱剧烈摇动了起来,整片海域都仿佛要翻腾了过来,不仅那七座主岛摇动,就是这座花岛也要翻过来了一般,猛烈地摇颤。

    无限星光闪烁,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不仅太古禁忌大阵停了下来,而且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星辰之光,不再是压制太古七位人物的力量,反倒成了他们脱困的第一助力!

    具有通天法力的七位强者,在短暂地几分钟内将无尽的星光强行聚拢而来,汇聚成无尽的光束。向着七根通天石柱轰击而去,在璀璨的光芒中,爆发出七声惊天动地地巨响,万里浩瀚之海巨浪滔天,海水涌上了高天!

    传说中的七位太古人物崩碎了七根通天石柱,无尽岁月的封印在这一刻崩裂了!他们一个个战意滔天,身上披着残破地古老血衣,手持着锈迹斑驳地青铜古兵,仰天不断长啸,任那长发狂乱舞动!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大啸音中,在千万重大浪中,七座海岛崩塌沉陷了,它们毁在了七大强者的吼啸声中!

    在他们身前是那十三位疏散了所有弟子的飘渺峰祖师,他们没有让那些弟子留下来和他们一起陪葬,因为他们知道,在这六位太古人物的面前,他们根本无力反抗,但他们还是来了,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一种信仰。

    那个太古男子提着锈迹斑驳的青铜古矛,端坐在那匹染血地天马背上,冷冷地扫视着花岛方向,他们的伟岸身躯仿佛恒古就出现一般。

    此时他们同时注视着一个方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飘渺山第一代祖师浩荡起无尽的可怕天地元气,如一颗璀璨的流星一般,打出浩瀚无匹的千重剑气,向着那骑着天马的古老传说人物冲去。

    手握青铜古矛的男子,端坐在天马背上,一动也不动,任那浩瀚无比的剑气临近身体,他未曾有丝毫神色异动。

    后方,所有飘渺峰的高手都露出了喜色,要知道掌门祖师乃是一位神皇高手啊,即便天阶高手不予还手,生猛地吃上这样必杀一记,恐怕天阶强者也要难保。

    但是,事情远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千万道恐怖的剑气,全部劈中了从封印绝地中走出地男子身上。

    所有的光芒都消失在了他的体内,就像春雨润入了干旱的土地一般!

    瓢渺峰众多高手震惊,手持青铜古矛地男子,坐在天马背上轻轻挥动战矛,一矛便贯穿了神皇高手的胸膛,比闪电还要迅疾!

    “嗤——”

    一声轻响,古矛贯穿了飘渺掌门祖师的胸膛,血雨进溅,瓢渺峰祖师瞬间崩碎,形神俱灭,神皇在他们面前居然挡不住随意的一击。

    持矛男子仿佛普通武者一般,一矛,如此漫不经心的斩杀飘渺峰第一强者。

    “是个有坚守的人,我觉得,他这么死去不好。”

    便有时间线变化,这一刻,时光倒流。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被太古人物杀的形神俱灭的缥缈峰祖师重又回到人间!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但是,太古人物很是清楚为什么。

    居然有人逆转了时空!将时空的道理用在了他的身上!

    “可恶。”

    太古人物有些生气。

    “我觉得,我觉得不好的事,你不做比较好。”

    陆道人淡淡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