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一个小眼睛。

    眼睛多又不能吓人,即便血祖的每一只眼睛都有太阳那么大。

    在场的许多道君,便看到血祖的一个个眼睛被面前这位存在打爆,而那无数可以吞噬天君血肉,污秽道果的血线血雨,丝毫奈何不了这一只手掌。

    “你让我生气了。”

    血雾之中传来阴森森的声音,整个玄州上空,一瞬间都成了一片血海,这片血海似乎可以阻止人的神识探查,任何法力神识遇着这一片血海,都将被吞噬。

    “血之大道么。”

    陆云一步迈出,漫步在无边血海之中,那可以污秽了任何法宝的血海从他身上流过,却不能污了他的肉身。

    陆云有如闲庭胜步,行走在这一片血海之中,饶有兴趣打量着这一片血海。

    这里的血海,蕴含有血之大道。血祖的诞生。更是与诸天强者的陨落有关。

    寂灭道人每逢纪元盛世蛰伏,到了纪元末期便出来灭世。他会聆听每一位强者的故事,然后杀掉这个强者。

    有许许多多的道君奋起反抗,有许许多多的不堪一击,也有的,可以坚持许多时候,甚至躲过一劫,在与寂灭道人厮杀的过程中,无数强者的血液混合着寂灭的气息,逐渐形成了可以污秽一切的血海。

    血海中有生灵诞生,是为血祖。

    他的肉身之中,天生便蕴含了无数强者的血液,对于血之一道,最为精通不过。

    如今他不过是把血雨往仙界一撒,几乎就能够覆灭一个仙州所有的生灵。

    当然遇上陆云,还是差了一筹。

    他会重置时间,让血祖把吃了的吐出来……

    “先天不灭大道,道君巅峰的,是越来越难杀了。”

    陆云并不在意血海对他的吞噬作用,他只是淡然行走在血海之中,研究着血海之中以及血祖攻击所蕴含的道理。

    血海之中,存在着一种在这个世界被称作先天不灭大道的道理。

    先天不灭,顾名思义,自然是不灭,当然在实际操作中,是很难被灭。

    如果说道分高低上下紧密疏松,有的道理就像是一盏茶杯,轻轻一碰就可以被毁灭,遇着其他的道理,就像是茶杯遇上了石头,一下子被砸的粉碎,再也不复存在了。而有的道理就像是金刚石,即便被其他的道理扑上来,也只如清风拂面,根本奈何不了金刚石一样的道理。

    至于先天不灭大道,是道君中的巅峰存在才能领悟才能接触的大道,领悟了这种道理,就立于先天不败之地。

    其他的道理攻击,对于领悟了先天不灭大道的存在来说,就跟毛毛雨落下,根本无法奈何不得。

    这也是血祖血雨落下,即便是仙人仙君,道君转世,也要恐惧万分拔腿就跑,而一旦跑不掉就死的原因。

    能够修成仙人,自然而然已经有了领悟的道,但是他们的道被血之大道一接触,便被同化,放在宏观的角度来讲,就是仙人的肉身在接触血雨的一瞬间,也成了血雨而他们的大道,成了血之大道的养分。

    血祖之强大,可见一斑。这也是他能够掀起一场场浩劫的原因所在。

    当然,就算是领悟出了先天不灭大道,也不敢说自己便能做到先天不败,就算是万象道祖这等逆天人物,已经领悟了出了先天不灭道理。他的九世肉身甚至都炼成了先天法宝,与帝和尊论道三百年,还是败了,连前世肉身炼成的先天法宝都被帝和尊收走了六件,先天不败也就成了一个笑谈。

    即便是炼成先天不灭大道,也仅仅是相对的先天不败,无法做到绝对的不败。

    当然,有先天不灭大道,要磨平对方的大道,便变得有些困难了。

    血祖如今是深有体会。

    他并不知道陆云所在的境界是无道之境,他知道的是在他的血海之中乱蹦哒的这个,实在是太难杀死了。

    他一向吸食别人精气精血和法力大道,如今却半分也吞噬不了,心中又惊又怒。

    他张开一血盆大口,向着陆云狠狠吃去。

    陆云便看到了血祖的口。

    这大口滚圆,口中一根根倒钩般锋利的雪白牙齿,一圈又一圈遍布口腔之中,从口腔连接到肠胃,从肠胃连接到尾部!

    似乎血祖天生就是为了吃而生的。

    陆云不喜欢看血祖吃人,自然不喜欢自己被吃,眼见大口落下,陆云一巴掌拍出,顿时血祖那无数圈利齿纷纷崩断、破碎,化作齑粉!

    恐怖的破坏力沿着血祖的口腔一路向他的肠胃破坏而去,所过之处,一切尽碎,连同他的肠胃牙齿,统统化作齑粉。

    轰。

    漫天血雾消失,血祖吃痛,再也不想吃陆云,急匆匆去了。

    而他的真身,也第一次显现在远远观战的诸多存在眼前。

    那是一条水蛭,史前巨蛭,庞大无比的异种水蛭。

    它的背上长满了一只只怪眼,绿幽幽生光,眼睛并排生长,巨蛭收缩身躯时,眼睛便会聚拢在一起,排列成由一只只眼睛组成的大眼形状!

    巨蛭舒展身躯时,背上的眼睛便会排列成排。

    而这头巨蛭在虚空中游动,身躯扭曲不定时,一只只怪眼便会随着他的身躯扭动而上下移动,血雾中看不到巨蛭的身躯,只会看到这些绿幽幽的怪眼毫无规律的移动。

    这头血蛭的身躯到底有多大?

    他的一只怪眼,几乎可以与一轮太阳媲美,可以想象,他的身躯是何等惊人!

    而更可以想象的是,这么一只史前巨蛭,要吞噬多少生灵才能将他喂饱?

    陆云想了想,道了一个“饱”字。

    这饱字一出生,便具有先天不灭的境界,化作一道流光,正套在血祖的头上。

    血祖惊怒不已,努力挣扎试图摆脱,却根本不能摆脱。他愤怒之下,血海滔天,将这个饱字包裹其中,无数血线一拥而上,试图将这个饱字吃掉。

    然后,这个饱字真的被他吞掉了。

    却没有消化,而是遍布血祖的整个肉身之中,缠绕着血祖。

    他就真的饱了。

    血祖便没有任何想吃的念头,即便新鲜可口的仙人摆在他面前。

    “我应该是病了。”

    血祖恹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