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血祖

    血祖这尊凶人,即便是转世道君听了他的名头,也要畏惧三分。

    如今天驭道君听到血祖这尊狠人可能就在附近,顿时打了个哆嗦,思考着要不溜一遛。

    当然下一刻,他想明白了,有救了他的这一位存在在,想必血祖是不用怕的。

    绕是如此,他依旧探头探脑,想要看一看这血祖究竟在何方。

    “血祖出手,为的是吞噬血肉,如今还未到时候,要想他出手,只怕要等到战况焦灼,江南把其他几位道君转世困住的时候,那时候便一举可以吃道君了。”

    陆云开口道,目光望向了天驭道君,笑道:“当然,你若是想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看到。”

    陆云心意微动,目光往仙界一处看去,那里本来空无一物,但是在陆云的目光下,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漫天血雾。

    那血雾中鬼哭狼嚎,隐隐浮现出一具具庞大的尸身,在血雾中挣扎,哀嚎,恐怖无比!

    “血祖!”

    “血祖居然埋伏在玄州上空!”

    “奇怪,他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仙界中,诸多强大存在正在与江南麾下以及江南的外援相斗,陡然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急忙停战,打了个冷战。

    天荒无邪两位转世道君转身就走,圣魔天尊的面色苍白,急忙离开了大战之地。即便是神母道君,万咒道君与乾元仙帝等,也不再厮杀,面色凝重。

    血祖,一个在各个时代兴风作浪吞噬无数生灵的凶神,道君中的恐怖存在,非但没有转世仙界,反而在玄州的上空潜伏着,而他们竟然不曾发现。

    若是在他们大战的那一瞬间给他们来一下,只怕他们都要完蛋!

    “是哪个小鬼,让我的行踪暴露?”

    阴森森的声音传来,玄州的上空,顿时下起了血雨,砸在那些还在观战的仙人身上,顿时无数的血线缠绕而去,不仅缠绕在仙人的肉身,甚至还缠绕在仙人的体内,仙人的大道之上。

    不到一刹那,那些被缠绕的仙人便都化作了血水,继续往着玄州的生灵而去。

    血雾,血雨,血线。所过之处,一切能量皆被吞噬,甚至是转世道君,似乎也都难以抵挡这些血线的侵袭!

    转世道君的道君肉身,那是何等的强大,但是血线一旦粘上他们的肉身,便立刻开始吸收他们的力量,即便被他们震碎,下一刻又会有更多的血线扑来,要将他们吞噬一空。

    这尊凶神,在这一刹那的时间里,就几乎覆灭了几百万仙人!

    绝世凶神,从来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吃出来的。

    “我让你出来,只是让我的随从看到你,可没有让你吃这么多的仙人。”

    陆云摇摇头,身影显现而出。

    各大道君的面前,便出现了陆云以及天驭道君的身影。

    这一幕,立刻让各大道君惊讶莫名,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已经被江南ko的天驭道君活生生存在时,更是惊讶不已。

    尤其是江南。

    他清楚的知道,他已经将天驭道君击杀了,连道果都毁灭了,如今怎么还有一个天驭道君活生生立在那里,看起来,似乎还是以那位说话的存在为首。

    不待他想更多,他便看到玄州上空被血雨所覆盖的地方,时间开始回溯。

    的确是回溯!

    这是让各位道君无比震惊的一幕,但却真真切切发生在他们面前。

    时间回溯。

    那些被血线吞噬的仙人,一个个重新复活,依旧在做着血族刚出世时的事情。

    而血祖,也在同一时间发出无比痛恨的咆哮声。

    时间倒退!

    他竟然被时间倒退了。

    身为道君一级的存在,他被时间回溯了,这是骇人听闻的事。

    若是能回溯一刹那,是不是也代表着可以回溯几十刹那,乃是一个纪元?是不是可以回溯到他刚诞生的地方,将他击杀?

    仙界的雷罚呢?怎么还不出现?

    这可是违逆仙界天道的大事,违背了帝尊的道理?

    天罚何在?

    ……

    “不同的世界,时间回溯难度真不同。”

    而就在血祖这个往日里无视仙界天道如今却在等待仙界雷罚的时候,陆云亦若有所思。

    时间回溯,在不同的世界运用起来,难度都不一样。

    或许在一些天道法则不怎么强大的世界里,回溯也就罢了,天道天罚并不怎么厉害,尤其是一些小世界,他去了那个地方,天道就成了他,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但是在这种无上存在构造了仙界的地方,仙界的法则浓郁,更是有先天法宝维护仙界的秩序,时间的一维性几乎不能改变,谁想改变,不仅要遭到整个仙界规则的反击,更有改变时间带来的因果报应。

    种种反击之下,就算是道君,也要死无葬生之地。

    即便是狠人中的狠人,寂灭道人,也无法逆改时间。

    这一次陆云也只是能够将这一块地所在的时间逆流了。

    当然这一幕的出现,立刻震慑了在场无数存在,更是让血祖暴跳如雷。

    “你是谁,你敢阻拦我进食……”

    无边的血雾中,一只幽绿色眼眸渐渐浮现,硕大无朋,如同一轮绿色大日,接着一只只绿幽幽的眼睛张开,霎时间血雾中密密麻麻都是大日般大小的眼珠,齐刷刷向陆云看去,阴森骇人!

    整个玄州上空,一下子就绿了。

    之所以绿了,是因为血祖睁开了他的无数眼睛。

    一只眼睛太阳般大,无数只,就是无数个绿太阳。

    这一幕让其他的道君冷汗津津,一个个拔腿就跑。

    这幅景象他们并不陌生,早在无人禁区的时候,他们就见过很多次。

    每一次都是一场大屠杀。

    那些绿太阳,是血祖的眼睛。那些眼睛还在不断的移动,移动之时毫无规律。仿佛血祖的眼睛不是长在他的脸上,或者说血祖的脸上的眼睛可以在他脸上肆意游走,十分古怪邪异!

    没有人见过他的真身,无人禁区中的古老存在也没有见过,不过却有许多关于血祖真身的传闻。

    有的说血祖是一个蝙蝠,他的眼睛太多,甚至长在了肉翅上,翅膀展开,血眼浮现,翅膀移动,血眼也随之移动。

    也有的说血祖是一条浑身长着眼睛的毒蛇,以眼睛为鳞片,鳞片张合,层叠移动,便产生出眼睛移动的错觉。

    但是这些猜测都毫无根据,解释不了为何血祖的这些眼睛会无规律移动。

    不过血祖的恐怖,也可见一斑!

    “眼睛多就可以吓人么,打爆你的小眼睛!”

    陆云一巴掌打了下去,打爆万千眼睛。

    放在仙界生灵的眼里,那是一个个绿太阳被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