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灭神王

    仙人出手,不能只以灵气多少应敌,这种仙人,若是灵气被断绝,岂不是又成了一个废物?

    真正的仙人对决,也非非要形成神魔之体,方才能够保住自己性命。

    当然,适当的阵法,还是必要的。

    仙人出手,当有道。

    何谓道?

    这水中月镜中花所代表的虚实便是道。

    当此种道理包裹整个战场,纵然那些神魔各个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依旧不能起任何作用。

    尤其是无间门的一干神魔,他们已经由实化作了虚,触摸不到现实界任何存在,他们的拳头似乎可以砸在对面神魔的脸上,但这种拳头实则与赤明道祖麾下的神魔处于不同的虚实空间,有如凡人一拳砸向别人的影子,却不能使得影子有任何变化。

    整个即将开始厮杀的战场,就被陆云这么一个道祖直接中断了。

    “这就是水中月镜中花。”

    战场之外,陆云对赤明道祖如是说道。

    “早就听说道友还是紫府境界之时对于虚实之道有极深的领悟,如今一见,道友的虚实之道,真的是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这个世界的虚实之道,也将因道友而发扬光大!”

    赤明道祖对于他这位曾经的弟子,如今的道友赞不绝口。

    他也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水中月镜中花!

    这真是一种莫大的神通伟力!

    战场之上,数十万百万神魔的交锋,就因着水中月镜中花而被终结。

    如果无间门的人没有领悟出破解这虚实之道的法门,那这一场厮杀也就没了进行的必要。

    你为虚,我为实,虚实不相见,这战争又如何能够继续的下去?

    “墨竹道祖,还请破一破。”

    陆云微笑出声,看向另一边的墨竹道祖。

    传闻这个道祖本体是一株竹,生命力顽强近乎不死,因此能够在上古的残酷战争中一直存活下来,直到了如今。

    却不知,这一位道祖又有什么样的神通道法?

    ……

    墨竹道祖如今感觉很不妙。

    他们无间门的情报的确很强大,但是对于这位新的道祖,情报并不多。

    他们只知道这一个道祖是一个天才,从小很厉害,长大后也很厉害,后来参加仙缘大会,拜了赤明道祖为师,然后,就不知怎么的,突破到了道祖境界。

    真的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破的,无间门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个天才转眼之间就突破了道祖境界,这似乎根本不符合逻辑。

    但是无论如何,这位新出现的道祖,已经成了他们突破大夏大世界一个重要的阻碍,尤其是那时光倒流之术,几乎让他们的手下丧失了斗志。好容易经过研究,决定发动一场界域战争,来看一看这一道法的破绽之处,却不想今日他们又见识了什么叫做虚实之道。

    虚实之道,作为一方道祖,他也是听说过的。

    不过虽然听说过,他却没有怎么亲眼见识过,他也没有领悟过这虚实之道。

    他是一株竹出身,领悟的自然与他的天赋有关,这虚实之道,对于他来说,有一些深奥了……

    但是现在,他却在战场之上遇到了领悟了虚实之道的道祖?

    如之奈何?

    那只能杀一杀对面的道祖了。

    道祖一死,道祖的神通自然而然破了。

    只是,他又如何破对面道祖的神通?

    他的心中很不爽,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打界域战争的。

    天仙真仙不打架,而是双方统帅在打架。

    这成何体统?

    ……

    “道友,依我看,这墨竹不会应战。”

    陆道人身旁,赤明道祖一旁立着。

    他很清楚对面的墨竹道祖什么想法。

    而且,如今他们这边有他和陆道友两个道祖,而对面只有一个,墨竹道祖哪里会傻乎乎的进攻?

    ……

    事实和赤明道祖想的一样,墨竹道祖并没有进攻,他撤兵了。

    当然,这一次他的撤兵,其实是他自己撤了……

    他的麾下,无数神魔,都在那虚界,与现实界相隔绝,他根本无法救出那些神魔,只能从长计议。

    他便孤零零的走了,去找自己的帮手——无间门名义上的统治者——神王。

    这是一片无尽广阔黑暗的世界。

    在世界的中央,高空当中悬浮着的万丈王座上,无间门名义上的管事者神王坐在那,右手放在扶手上,轻轻敲击着扶手。

    嘭,嘭,嘭……

    敲击声回荡在世界中。

    “这个新的道祖,究竟应该怎么杀?”

    神王的黑雾眸子闪烁着雷电。

    他是这一切战争的策划者,为了他的师尊——至高无上的心魔之主,他一定要挑起各方战争,但是如今,有人挡住了他的脚步。

    “时光回流?”

    “虚实之道?”

    “究竟是何方存在,这么强大?”

    神王也焦虑起来。

    他擅长的是人心操纵,将他的信徒拉到他的梦境之中,无声无息间渗透,但是对于这种掌握了几种道理的存在,实在是很难正面相对。

    “一个道祖,几使得我百万仙人大军毫无用武之地,所谓的界域之战成了道祖厮杀,真是不按逻辑出牌!”

    神王每每思考,就觉得很烦恼。

    过往的岁月里,他无间门离间了一个又一个大夏的天仙,使得战争一开始,就有许许多多的天仙倒戈,大力削弱了赤明道祖麾下的势力,这在过往是他得意的事,只是如今,他却无可奈何。

    道祖上阵,天仙真仙已经失去了作用。

    “既然这样,那就来一记狠的,让我方道祖直接屠戮对方天仙真仙!”

    神王刚觉得自己想了一个好主意,又想起了对方似乎可以时光回溯。

    “我就不信,这世上一个道祖出手,还杀不掉一个天仙?毁灭不了他的真灵!”

    神王越想越憋屈,一个时光回溯,让他的许多算计都几乎失去了作用。

    要不然,他可以利用人心牵绊,随意设计,让大夏各天仙真仙感受到莫大的痛苦,让他们直接因为亲朋好友被袭杀而怒火攻心,引起心魔滋生,最终自毁。

    “想的很多,可惜你已经死了。”

    陆云的身影出现在神王面前,数种道理并存,将还在思考的神王道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