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雨馨

    太上忘情录,是一本坑书。

    修着修着,便成了别人的粮食。

    换一句话说,修太上忘情录,会修出一个太上忘情的自己,灭杀了原本的自己,然后以身合道,成了太上道理的一部分。

    这也是以身合道,不过是他人做了嫁妆,自身的一切成了太上这位存在的粮食。

    因此,比较坑……

    当然,这样的路数,陆道人也会。

    仙逆大世界那些修炼了他之道的,若是陆道人愿意,也可以将他们修的道理收回来。

    这正是春天种下许多修士,秋天收获道理。

    这样的手段,陆道人见识过,也用过。

    譬如永生大世界,法则被他那一尊分身设计的太过清晰明显,界王境——一个不曾成仙的境界便可以在体内修炼出世界法则,与其他世界的圣人表现都有些相似。

    只可惜,这界王境之上还有诸多境界,比如虚仙境,真仙境,天仙,金仙,元仙,祖仙,圣仙,天君,仙王。

    一场纪元大劫,体内修出世界法则,似乎可以媲美其他世界圣人的,纷纷陨落。

    天君之下的,什么金仙,元仙,祖仙,无人可活。

    天君之上,勉强可能度过大劫。

    那些死去的修士的道理,全部归于永生之门,进而被他的那一尊分身所领悟。

    这正是天道不仁,以众生为粮食。

    这个世界天道所做的事,与陆道人那尊分身所做之事,如出一辙。

    而如今这个大世界太上所做的事,亦在他的理解范围之类。

    当然,辰南并不能理解。

    辰南脸颊之上有泪水无声无息滚落而下,水雾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纵使他心如坚铁,也不禁心怀澎湃,潸然泪下,真的是万年前的那个雨馨。

    但是,这个音容相貌完全相同的雨馨却对他刀剑相向,似乎是置他于死地。

    山巅上的雨馨缓缓抬起右手,五根纤纤细指并拢在一起,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如玉雕一般,不过现在却等同于死神的利刃,晶莹的右掌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地轨迹,斜斩而下。

    一道璀璨无比的实质化神剑,自绝峰之山雨馨手掌前,一直延伸到辰南腰腹间,狠狠的劈斩在了上面。

    ?“当”!

    一声清脆金属颤音响起,璀璨神剑劈斩了在玄武甲之上,辰南口吐鲜血横飞出去百丈距离,而后“轰”地一声摔落在了尘埃中。

    在这一刻辰南心如死灰,明明感觉到到了雨馨的灵魂波动,但是她却向他挥动了神剑,用她傲世天界的剑气,相隔数百丈远重重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不是临行前,紫金神龙在他的内天地中换下玄武甲要他穿上,恐怕他已经被拦腰斩为两段了。

    他的身体受伤很重,而更重的,是心灵受伤。

    那明明是雨馨,他已经感觉到了熟悉的灵魂波动,却为什么要以神剑相向?

    “雨馨,你为什么要杀我……”

    口中鲜血狂喷,可是辰南没有做丝毫的抵抗,只是目光直直的盯着雨馨,想要一个回答。

    “我知道你是谁,可我就是要杀你。”

    山巅之上的绝色丽人再次抬手,绝世锋锐的剑气在她手中孕育。

    “你不是雨馨,你是谁?”

    辰南仰天怒吼,鲜血止不住的狂喷。

    这位仿佛集天地精华与一身的女子面容无比清秀,对于辰南和雨馨的一切往事都了如指掌。

    “我一切都知道,雁荡山……最后我还替你死去……”

    一句一句如同击在辰南的心间,让他心碎。

    追寻万年,曾经的恋人却对他生死相向。

    辰南疯狂的想要接近,却被一道惊天动地的剑气阻隔。

    绝世剑气没有再攻击他,在他面前劈出了一道几百丈的巨大裂缝。

    辰南死死盯着雨馨的一双眸子,不肯放过其一丝一毫的变动。

    绝世的剑气早已蓄势待发,却迟迟没有劈下。

    雨馨的左手直接将这道剑气拦下,右手却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剑芒,要将辰南枭首。

    “快走,离开这里……”

    雨馨的语气无比焦灼,面色无比温柔,气质突然转变,不复之前的冰冷,像是换了一个人。

    “你是谁?”

    辰南的神色骤然警惕了起来,他觉察到了不对,疯狂的冲向雨馨,想要了解到更多的情况。

    面前的绝色丽人面容却又突然无比冰冷……

    落在辰南的眼里,似乎是两个灵魂在争夺身体的主权。

    “竟敢夺舍雨馨,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辰南的心,再一次活了过来。

    只是他的面上,却是杀机毕露。

    有人要夺舍他的心爱之人,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但以他如今的实力,又如何是一个仙子的对手?

    却在此时,陆道人终于出手。

    简简单单。

    陆道人心意微动,便封印了雨馨身体之中的另一个雨馨,原本的雨馨成功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

    “前辈,是你。”

    这一刻,辰南见着陆道人,似乎是看到了亲人一般。

    “她因为修炼了太上忘情录修炼出了一个另外的她,这个她太上忘情,想要吞噬原本的她。我刚才出手封印了太上忘情的她。”

    陆道人心意微动,有神识波动,将他的意思传递给了辰南。

    “多谢前辈。”

    辰南急忙见礼。

    ?“辰南……真的是你,我们终于再次相见了。我真的……好高兴……呜呜……”

    太上无情的雨馨被封印,原本单纯的雨馨重新掌控身体,这一刻,她见着辰南,像个无助地孩子一般哭泣了起来。

    ?“雨馨你不要伤心,不要害怕。”

    辰南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露出一个笑脸,坚定的道:“一切有我!”

    他不由想起当年这个如精灵般的女子,为了他死去,雨馨死去之前的话语,他还清晰的记得,“……当你老去的时候……如果还能想起一个叫雨馨的女孩……”

    一别就是万年,辰南心中各种情绪翻腾,抱着怀中的玉人,千言万语梗在喉咙,到头来却只说出一句。

    “再见到你真好!”

    “是啊!真好。”

    两人相拥而笑,眼边却都是泪水。

    断断续续,两人说了很多话。

    雨馨也告诉了辰南这些年发生的事。

    一万年前,她在古仙遗地百花谷九死一生,后来辰南的父亲再入遗地,以大法力再一次帮她强行扭转命局,终于使她活了下来。

    而天界的神灵,在那时遇到了极大的灾难,几乎死亡殆尽。

    有些侥幸未死的神灵躲到了人间界,结果却发生了混战,令人间大乱。

    辰战带领着雨馨反其道而行,上了天界。可是,刚刚平静的生活一段时间,未死的神灵又回来了一部分。结果天界无比动乱,天天有神灵找上门来。

    那是一段厮杀的岁月,不过有着辰战这一位大神通者,依旧可以护佑家人。

    但是有一天,辰战在天界遇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强大敌手,辰战就此一去未返,雨馨只好一个人试着活下去,她找到了一本奇书,名为《太上忘情录》,被称作天界第一奇功。

    结果,雨馨修炼《太上忘情录》后,修为确实突飞猛进,而且达到了书中所说的破茧重生境界,谁知新的“自己”已经取得了主导,将原本的“自己”杀的归于死寂。

    新的“自己”自号无情,杀退了动乱时代所有主动攻击她的强敌。从此,天界便多了一个冷酷的无情仙子,少了一个原本的“自己”一一雨馨”。

    “敢问前辈,雨馨体内这个无情的她能不能彻底除去?”

    辰南听完雨馨的描述,恭敬问道。

    “一修太上忘情录,便与一个名为太上的存在结了因果。要消除这段因果——”

    陆道人看向了虚空之上,似乎是看到了无比粗大的因果丝线,在这个名为雨馨的少女与另一个存在之间相连。

    “太上么,可以杀一杀,杀了,自然就没了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