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陆师叔

    黑白图是黑白学宫的命根子,而历代黑白学宫的弟子第一次观看黑白图,都会有所得,因此一个入门弟子的资质,都可以在第一次观看黑白图时显现无疑,这自然会吸引许多黑白学宫的高层,借着入门弟子第一次悟道观察弟子的一切。

    虚空之中,一穿着破烂乞丐衣的矮子老者躺在云雾之上,饮酒作乐,悠闲自得。

    周围的天地一切仿佛都是以他为中心,一切尽皆听他号令,那种自然而然的掌控感,显示出他身份的不凡。

    这是一位度过九之劫难的高手,与天争寿元,又有了九百年的寿元。

    能够度过劫之劫难,老者显然心情很好,仰头便咕咕咕喝了大口大口的仙家灵酒。

    片刻后,他便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将目光投向了黑白图之地。

    那里,有两个新来弟子——陆云与小胖子在悟道。

    “这怎么可能?”

    片刻后,矮子老者便惊叫了起来。

    他本来是以前辈的目光俯视下边的弟子,那是高高在上,审视的态度,但是当名叫陆云的弟子周遭显现出虚实,黑白,水火等诸多大道时,他的面色已经慎重了起来!

    一个紫府前期的,竟然能够领悟这么多道理,真的是不可思议。

    尤其是虚实大道。

    他活了多少年,还真没听说过有人领悟出了虚实大道。

    这种大道太难见了,亿万年甚至都可能没有人领悟出!

    虚实大道,虚实相生,使那真正存在的,化作虚无,使那不曾存在的,却变成真实,比起造化大道来似乎逊了一筹,但是其玄妙,也是非同他道!

    一个少年,更确切的说,一个小孩,他究竟是如何领悟出这么奇特的大道的?

    他的心里有些痒痒,恨不得立刻下去去问一问,但他也知道,这是入门弟子第一次悟道,容不得打扰。

    而几乎同时,伴随着数种大道的外显,虚空中又出现了三道身影,一名头戴高冠气度不凡的长须老者,他所走之处,仿佛便是皇帝出行,自然影响一方。一名散发着无尽寒气的稚嫩孩童,眼神却无比苍老。还有一名便是身上缠绕着锁链的高大汉子。

    他们三人都盯着下方。

    “虚实之道!”

    “还有黑白,水火之道!”

    “我黑白学宫又有了一个了不得的弟子。”

    这三人看向下方陆云的眼神都有着期待和激动。

    加上原先的矮子老者,这四位都俯看着,个个都不出声。

    嗖!

    又一道身影出现,这是一名无比俊美到妖异的白衣青年,白衣青年出现后,先是恭敬道:“见过众位师叔师伯。”

    “别出声。”

    矮子老者直接挥手。

    白衣青年点头,虽然贵为黑白学宫掌教,可是面对这几位他还是持晚辈礼,乖乖在一旁不再说话。

    ……

    陆云已经看完了黑白图。

    对于大道之间的糅合,他多了许多心得。

    黑白之道,水火之道,以及虚实之道,都是他自己释放出来的,更有许多道理,他没有释放。

    天才到这个境界已经可以了,再天才下去,反倒不是什么好事。

    他如今将目光看向了黑白图的旁边。

    黑白图的左右,各有一面石壁,散发着隐隐的白光。这里亦有很多的阵法,显然对于黑白学宫来说,这里是无比重要的地方。

    他的上面,是黑白学宫一代代高手的心得与感慨。

    一行行文字,赫然都在其中。

    “修仙之路,大争之道!”

    是大争之道,而不是大道之争,重在一个争字。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妖争。

    那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意志,让陆云不由想起了一句话:和天斗,其乐无穷,和地斗,其乐无穷,和人斗,其乐无穷……

    人之一生,就在于不断前进,不断争!

    这是一股大无畏的气势,可以促发人向上。

    “持谨慎之心,行悍勇之事。”

    这是另一个求道者,笔墨之中,蕴含了无形的冷酷。

    “心有所向,便所向披靡。”

    这是一个自信的修仙者,他相信里自己的心,一往无前,道心所定之路,便是谁都不可阻拦。阻拦者尽皆杀。

    “凡尘俗世尽可腐朽,我所求便只有二字——长生。”

    这一位修仙者,为的是无尽的寿元,这也是绝大多数修仙者的想法。

    ……

    或是霸道,或是傲然,或是冷厉,或是逍遥。

    每一个求道者,修仙者,皆有各自的道心,他们或许会在求道的路上陨落,但是他们这些字代表的道心却在黑白学宫中流传了下去,并将激励后来者!

    这是黑白学宫的财富,这也是黑白学宫无数年下来积攒的底蕴。

    强大自弱小起,没有谁生而无敌,那些未来路上的求道者,会因着这些底蕴而走向强大!

    “求道是为什么,为的是大自在。何以自在,无唯有强大,掌握自己命运,才是自在。”

    陆云喃喃自语。

    若是不强大,出门在外,唱个歌吃着火锅,也会转眼之间被麻匪绑了,自己性命难保!

    “自在!”

    陆云在墙壁之上,写下了这两个字。

    虽然是两个字,但是它蕴含的魔力,却同时让高空中观察的五位擦亮了眼睛。

    他们在这一副图中看到了很多很多!

    “那是——一些道?”

    长须老者俯瞰下方的自在二字,“我似乎看到了风之道?”

    稚嫩孩童点头:“不仅仅有风之道,水火我也是能够看出的,那黑白之道亦有体现,不过那虚实……”

    “没有特定的经历,又如何领悟虚实之道,我看我们黑白学宫,往后也只有他能够领悟出大成的黑白之道,你我都差了几分!”

    矮子老者感慨。

    “但即便如此,他的资质,实在是恐怖,又有谁能够做他的师尊呢,与他因果相连?”

    另一个老者开口。

    此话一出,几位老者同时一肃。

    “想那么多干嘛,总归是我们黑白学宫的弟子,跑不了。”

    另一个老者笑道。

    此话一出,空气中顿时充满了欢快的声音。

    的确是这样,总归是黑白学宫弟子,跑不了!

    ……

    时间一晃而逝,到了第三天,到了陆云与刘小胖拜师的时候了。

    陆云很是好奇谁会成为他的师尊。

    有俊美的不像话的黑白学宫掌教笑眯眯开口:“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陆师弟了。至于谁教师弟你,我们都觉得你自学吧。”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