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衍纪

    不得不说,玄道君系统之主的威名,在混沌之中要比陆道人要响亮一些。

    那飘羽天尊听着陆道人三个大字,沉默了一些时间,还是没有想出谁是陆道人,哪怕这位陆道人一身实力高深莫测,可以匹敌天尊,更有种种无上神通,让他也忍不住为之动容。

    但是,他真想不起这位在混沌之中有什么威名。

    而如系统之主,飘羽天尊还是听过的!

    那现在许许多多的事,全部清楚了,感情是两位外来者来到了他们这个世界!

    对于外来者,他按照自家师尊的要求,那是分等级的。

    中低层次的来,尽管他闹腾,闹腾到一定程度,可以顺藤摸瓜,看一看他的背后是谁,是哪一个世界。

    至于同等级,而且有后台的,他们的一个分身或者投影来到了这个世界,你可以来,但不能太闹腾!

    毕竟,这里还是他们的世界!

    这也是他来此地的原因所在。

    雷罚天尊虽然得罪了外来者,但是过往无数年里执天之道,掌握雷霆天劫,对于整个世界有着不可磨灭的大功,他的师尊不允许一个有功之人就这么被外来者杀死,哪怕外来者比雷罚天尊强!

    好在外来者还是很容易说话,这一次的战争就此中断,而他依旧可以和外来者愉快的交流。

    一时之间,空气中又充满了愉悦的气息。

    只有那雷罚殿之中,是不断的雷霆闪电,威力惊人。

    那是雷罚天尊在愤怒。

    这一次他的面子可真是丢大了!

    甚至,若不是有飘羽天尊相救,他可能都活不下来。

    “咦,二师兄别来无恙啊!”

    含笑话语自逍遥殿而出,顺着虚空慢悠悠飘荡去了雷罚殿,落在了雷罚天尊的耳中。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自逍遥殿中浮现而出,他的脸上,微微露着笑意。

    “哼!”

    雷罚天尊一声冷哼,随即恢复常态,淡淡道:“逍遥师弟,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我不敌他,你就能敌?”

    随即,整个雷罚殿之中,又是滚滚雷音弥漫,将外界所有的声音屏蔽在外。

    雷罚天尊需要静一静。

    他是天地初开的时候便诞生的天尊,属于神界的原著居民,而逍遥天尊,却是下界的飞升者,在六千万亿年之前那场动荡了整个神界的天地大战中成就了最终的胜利者,夺得了天尊灵宝,彻底领悟时间法则而超越了神王,成就了至高无上的天尊境界。

    他们两个人,一个代表的是神界本土的势力,一个代表的是飞升者的势力,从一开始,便就注定了是处在敌对的极端。

    甚至在逍遥天尊成道的那一场大战里,他还设计了种种手段,想让自己的人成就另一个天尊。

    一门两天尊,那才是真正的显赫大家!

    他却没有想到,即便是他做了万全准备,还是没有阻挡得了。

    而这阻道之仇,虽然后来逍遥天尊不提,但是对于他,很是不满。

    他要做的事,逍遥必然反对,逍遥天尊要做的事,他也反对。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道平衡。

    他本来没有往这这层次想,今日一败,他的脑袋突然灵光了起来,许多的事都能想的明白了。

    “这神界创立以来,能与我坐而论道者不足三人,如今,又见两位道友,我飘羽幸甚至哉!”

    飘羽殿中,对坐三人,皆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莫名大道流转,透发着说不出的神秘奥妙,一点香茗,袅袅生烟,流转着的是天地之间最上乘的大道圣音。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是飘羽天尊所居之地,久而久之,被飘羽天尊道韵所感染,这里也是神界道韵最为丰富的洞天福地!

    几乎没有之一,如果……不将两位掌控者算进去的话。

    在这里,即便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也可以受着道韵影响,自后天反先天,有一个上好的资质,随随便便成就一个神王,不成问题!

    只可惜,飘羽天尊所居之地并非是所有人能够接近的地方,古往今来,亿万年岁月,来到这里的不超过一掌之数!

    这也是大道难求的一种体现。

    它虽然在,众人却没有途径!

    “道友难求,能坐而论道的道友,更是难得。”

    陆道人幽幽出声。

    虽然说混沌之中大世界众多,成就世界之主的,也是众多,但是能够坐而论道的,却不怎么多。

    许多的世界之主,总有着各种各样的癖好,要么把别人当病毒,要么收容,要么解剖。

    这样的生灵,想要坐而论道,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如陆道人这般和蔼可亲的,着实不多!

    而在这个世界,飘羽天尊能够坐而论道的,也就是他的师尊与师弟们。

    当然,师弟们的功夫,飘羽天尊觉得不怎么强,与其论道没什么用处。

    至于师尊,他们觉得与自己论道没什么用处……

    至于飘羽天尊的师尊林蒙,原著之中,等同道中人——星辰变主角秦羽,等了两个衍纪。

    衍纪,乃是这个大世界的时间计算方法,每六千万亿年,便是一个衍纪。

    不是六千万年,也不是六千亿年,而是六千万亿年。

    这,是一个衍纪!

    林蒙等秦羽,一等就是一万两千万万亿年!

    而林蒙的大哥鸿蒙,也就是鸿蒙道尊,他等同道中人——林蒙,等了一千多个衍纪。

    当一千乘上六千万亿年的时候,便可知鸿蒙道尊的心情。

    他在这个世界,等到天荒地老,世事变迁,见到的,都是许许多多的蝼蚁。

    几十亿,几百亿年过去,那些曾经在这方大世界存在过的文明,全部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也只有他,依旧永恒自在,看着这一个对于他来说永远平静的世界。

    无论是世俗王朝的纷争,还是所谓仙界的大佬纠纷,对于他来说都是小事情。

    终于,在历经无数年之后,又有一个生灵崛起,成长到了他的地步。

    他绝不是嫉妒,也不是想着除之而后快,只有满满的欢喜。

    与许多蝼蚁共处没什么意思,唯与道友论道,才有几分趣味。

    “我之道,是为玄,玄之又玄,有玄既往。”

    当三位道君坐而论道,玄道君如是说道。

    “难怪,道君的气息有些熟悉。”

    飘羽天尊恍然。

    其实——他也很喜欢说玄之又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