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崛起的宿主(下)

    “支线任务:击杀妖兽。(书=-屋*0小-}说-+网)作为史上最牛天尊系统的宿主,你需要积累源源不断的战斗经验,那么请击杀一百头三阶妖兽,奖励:高级练体神通——阎罗真身。”

    一处场所中,陆道人悠悠而立,打量着面前虚拟投影,那是系统对小秦羽的提示。

    “这就是道友制造的最牛天尊系统,有一种打传奇的感觉……”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修行嘛,前期就像打游戏,要不断刷经验,刷地图,才能成长起来,那个修行的,不是这样?”

    玄道君淡然开口,她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早已经习以为常。

    “你就不是。”

    陆道人内心吐槽,却也没有多说。

    绝大多数的修行者的确如此,没有谁一出生就天下无敌,无敌终究是成长的结果,而成长包含了刷地图。

    只不过每个人刷地图的方式不同,有的是如萧炎那般去斩杀魔兽,增强自己的战斗技能,也有的,是多读书。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书读的多了,道理也就懂了。

    还有的,是做实验,小的以人为实验,大的以文明为实验,更大的,以世界为实验室。建立一个世界,世界就是实验室。

    往往这种修士,前期以文明为实验,随着自身的提高,便能够以世界为实验室,探查事物的发生,乃至他感兴趣的东西。

    风孝忠如此,太上老祖亦如此,这方大世界的主人鸿蒙道尊亦如此,只不过态度又有所不同,有的温和些,有的冷酷些。

    总而来说,还是刷地图。

    小秦羽便在史上最牛天尊系统的指导下,也开始了刷地图。

    潜龙大陆,人类众多,当然比人类还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妖兽,尤其是各大海域,妖兽无穷无尽。

    妖兽之间并没有一阶二阶三阶的说法,只不过史上最牛天尊系统说了,那便有了这个分级。

    小秦羽现在主刷三阶。

    三阶妖兽,对于现在的秦羽是一种压力,他用尽全力可以打死,但是稍有疏忽,自己也会被妖兽打死,所以正好用来磨炼。

    “话说如果小秦羽被这几头妖兽打死了怎么办?”

    陆道人看着画面中连连遇险的秦羽,悠悠问道。

    “理论上是有可能。主角这个生物,不是因为你拿到了我的系统就成了主角,而是你拿到我的系统在求道路途上又走到了最后。过往岁月里,有一些宿主拿到了我的系统,然后——他们死了,所以他们只是宿主,而不是主角。”

    玄道君沉思片刻,方才朗朗开口:“命运不定,主角不定,又没有规定妖兽不能成为主角,在很多人看来,妖兽的命似乎天生是用来给主角刷经验的,若是有一尊妖兽崛起了,要反抗这一切,是不是有些好玩。”

    玄道君越说越觉得有意思,兴致冲冲,自言自语道:“下一次就做一个妖王崛起系统,大概是一个不愿意被主角刷经验的妖兽得到了系统,一路崛起,反杀了原主角,自己当主角的故事。”

    “……”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

    你这么皮,你爸爸知道么?

    应该知道。

    陆道人在下一刻,已然想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过不得不说,玄道君的想法是有些道理的。

    世上哪有永恒的主角,每一个生灵都可能是主角,若是现在小秦羽面前的一只三阶妖兽得了一个史上最牛妖兽崛起系统,反杀了小秦羽,未必不可能。

    不过那么一来,主角刷妖兽被妖兽打死,便成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虽然反套路,却没多大的意义。

    陆道人并不感兴趣。

    小秦羽便成功刷了这个妖兽,向着更强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在他刷妖兽的时候,他的系统的制造者居然有给妖兽一个系统的心思,那对他来说,难度将大了许多,甚至有可能让他自己灰飞烟灭。

    不成道,终是蝼蚁。

    “主线任务:报仇雪恨!向你的父亲了解过往的真相,报仇雪恨去吧!”

    在小秦羽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他的系统任务,也发生了变化,而这个任务,让小秦羽内心一揪,似乎是想到了某种可能。

    “爹爹,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小秦羽何等聪明,可以想到报仇雪恨一词必然与他的一位亲人有关。往日里他的父亲说自己的娘亲是因为火灾而死,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羽儿,十四年前,你大哥过十岁的时候,那一次你娘她死了,那一天发生了一起很大的火灾。我过去都和你说……你娘是因为火灾死的。可是事实是……你娘被人害死的!”

    秦羽的父亲秦德听着秦羽说到这件事,也不再隐瞒,他的脸上肌肉都颤抖了起来,那是伤痛与仇恨。

    “轰!”

    秦羽脑袋一阵轰响,脸色陡然煞白。

    “娘亲她是被人害死的?”

    即便有了准备,证实了这个消息,秦羽脑中还是有些乱!

    他两岁的时候,他就没有了娘亲。

    两岁,那时候的他实在太小了,甚至记不得娘亲的影像。

    他只能浮现出一幅图像,那是自己出生不久满月的时候,自家爹爹请画师所画的画像,那画像上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婴儿,少妇微笑看着怀中的婴儿,那疼爱的目光中散发出母爱的光辉。

    当初年幼他不知道多少次傻傻站在那副图像中看,对自己说:“这就是娘亲。”

    他努力将心中的娘亲模样记住,许多次梦里萦绕的就是自己娘亲的模样,每次在炎京城看到其他孩子有自己的母亲,他就想要自己的娘亲。

    他多么的想要自己也有娘亲……只可惜,自己的娘亲已然不再!

    渐渐长大,他已经不再哭泣着要娘亲,每次想自己娘亲的时候,他就会看星星,因为连爷爷曾经说过,人死了会上天成为星星,这也是他喜欢看星星的一个原因。

    “谁害死了我娘亲!。”

    秦羽盯着秦德喊道,眼睛都赤红了起来。

    唯一的娘,那灵魂深处悸动的情感,脑中的母亲图像仿佛玻璃一样蓬然碎裂,一股灵魂深处爆发出的愤怒瞬间充斥了秦羽整个胸膛,那是恨,那是绝对的愤怒。

    “难道……”

    秦羽心中忽然一道亮光闪过,一下子就猜到一种可能,“父王,难道害死娘的人就是项家的人?”

    “对,就是项家的人,而且凶手就是如今的楚王朝皇帝项广,就是他害死了你的母亲。而且这一幕还是你大哥亲眼看到的。”

    秦德声音冰冷冷漠,整个密室之中,一瞬间没有了丝毫声音。

    ?“项广,他以为逼死了静怡再弄一火灾就神不知鬼不觉,他以为金蝉脱壳我会永远发现不了。可是……他不知道,十岁的风儿当初就躲在静怡的房里。”

    “那次如果不是风伯伯,我估计就死了,娘死的真相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秦风寒声说道。

    一切都真相大白。

    所有的一切都清楚了。

    “父王,我要灭了楚,为母亲报仇!”

    秦羽面色漠然。

    这多日的修炼,他已经不单纯是往日的小孩了,伴随着无数妖兽的死亡,成长的是他的杀伐果断。

    而且,母亲之仇,必须要报!

    “你我父子齐心合力,灭了项家!”

    秦德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只是,秦家势大,这件事我已经准备了很多年,还没有充分的把握。”

    “父亲放心,得天尊系统,若不能杀一项家,那天尊就跟大白菜没什么区别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